(3)这里还要说一说缅甸

小国在国际政治中无足轻重,但它如果处在一个关键的地理位置,就可能成为地缘政治的节点,影响到大国的博弈,缅甸就是这样的国家。

原本缅甸跟我国是友好临邦,但是现在在美国的拉拢下正在离我们越来越远了,不排除今后成为钉子的可能。

中缅交往史比较长,唐以前与云南是一个国度,为南诏疆域;唐开始便与缅甸有了深厚交往。据史料记载,缅甸骠国王子率乐工35人到中国亲善,唐朝著名诗人白居易曾赋诗《骠国乐》,赞美骠国乐工的精彩表演。

明、清两朝,朝廷开设翻译机构“缅甸馆”,聘请缅甸学者从事教授缅文和翻译工作。

在抗日战争时期,为了保持后方供应和国际通道,长达1146公里的滇缅公路,成为国际援助抗战物资进入中国的战略大通道,有力地支持了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

新中国成立仅两个多月,缅甸即宣布承认新中国,成为非社会主义国家中最早承认新中国的国家之一。1950年6月8日,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并互派大使。

1954年,中缅两国与印度共同倡导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六十年代,两国率先圆满解决了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由于政治上的孤立,建交的国家不多,为了更多的争取友邦,中国在划定版图边界非常照顾缅甸,中国地图在这里拐了个大弯,那一块给了缅甸,缅甸非常高兴。

1988年,缅甸政府执政后,中国本着不干涉内政的原则与缅保持交往,两国关系继续稳步发展。

2000年,为庆祝中缅建交50周年,双方签署了《中缅关于未来双边合作框架文件的联合声明》,中缅一直保持友好关系。

自从2010年缅甸政治变革加速以来,就开始吸引了西方特别是美国更多的关注。2012年底奥巴马对缅甸的访问,以及2013年5月17日缅甸总统吴登盛访美,再次把美缅关系提高到了一个新的水平。

进入2013年,日本、印度等地区大国的高官均已或将要访问缅甸,争夺地区影响力的意图明显。在这种情况下,与美、日、印均存在不同程度地区博弈的中国该如何应对?中缅关系会走向何方?要判断两国关系的变化,除了分析具体事态,更重要的是看双边关系的利益基础是否或可能发生变化。共同利益增进合作,利益分歧则助长冲突,这是国际政治中的永恒规律。

缅甸与越南相对于中国来说作用不相同。缅甸临近印度洋,是中国未来走向印度洋的出海口;而缅甸由于邻近印度,也希望与中国保持友好关系。越南不同,他们与中国在海洋和海岛主权上有争议。

在政治上,中缅虽然政治制度不同,但有一点是共同的,都面临着来自西方政治上的压力,两者的政治制度都受到了西方特别是美国民主、人权外交的挑战。如果缅甸的****继续搞下去,它与西方政治制度的差距可能越来越小,而与中国的差异则越来越大,双方关系的政治基础因此可能受到巨大冲击,这也是我说的,缅甸在慢慢离中国而去。

在主权、领土等问题上,关于南坎和江心坡约7万平方公里的土地,1960年《中缅边境条约》中承认丧失其主权,换取一边境城市,只是台湾不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签署的协定,其他边界不存在纠纷问题。目前的挑战在于缅甸北部的民族冲突没有得到妥善解决,一有战事许多人就涌向中缅边境地区,从而给双方的边境管理与安全合作带来矛盾。

在经济上,长期以来,由于缅甸遭受西方制裁,中国一直是其主要贸易伙伴和最大的投资来源国。2011年,中缅贸易超过了50亿美元,这对中国可能微不足道,但占了缅甸当年贸易总额的1/4还多。中国对缅主要出口成套设备、机电产品和纺织品等,主要进口是原木、锯材和农矿产品等。投资方面,截至2012年5月,中国在缅甸被批准的投资项目达14个,总额达138.7亿美元。

但美国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为了争取这一颗尚未掌握的钉子,对缅甸的制裁已经逐步放松,2012年美国解除了对吴登盛等两人及9家企业的制裁,中国对缅甸经济方面的影响日趋减小。

缅甸总统吴登盛已年近七旬,而推动缅甸政治转型、据说仍然在幕后发挥影响力的前缅甸最高领导人丹瑞大将出生于1932年,目前已是八十高龄。而改革派的代表人物,昂山素季获释后重受国际关注,并在2013年6月初明确表示将竞选缅甸总统,本次政治变革发生于从中东阿拉伯世界刮起的民主风暴。而美国,说好听点,由于其传统的民主、人权外交需要,特别是亚太战略的需要,对缅甸民主变革显示了较对其他地区与国家更加积极的态度,并从各方予以推动,说白了就是背后的大力支持。

能够在东南亚地区与中国开展全面影响力竞争的,还是美国。尽管缅甸未来任何政府都很难实行向美国“一边倒”的政策,但美国通过对缅关系的改善而提升在东南亚的地缘政治影响,却是极可能的。因为缅甸是中国避开马六甲海峡,直接通过陆路进入印度洋的一个关键通道,如果这条路也被美国钉死,那我们在合围之势中将举步维艰。

再看看日本对缅甸的最新态度

2013年4月中旬,缅甸最大在野党国民民主联盟领导人昂山素季刚刚访问过日本,并表示她参加2015年缅甸大选的意愿。5月24日-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缅甸进行了为期3天的访问。此访系1977年福田赳夫之后日本首相首次访缅,这也充分体现出日方紧锣密鼓推动日缅关系的发展。

26日上午,安倍与缅甸总统吴登盛会谈。安倍表示,日本政府将领跑国际社会,解决缅方拖欠债务问题,实行对缅的广泛援助,并称“日方将举力推动缅经济发展和民主化进程”。足见安倍推动日缅双边关系意愿之强烈,为支援缅甸民主化进程,日方将于年内实施的对缅援助共计910亿日元,免除缅方拖欠债务共达5000亿日元,新增项目包括无偿贷款和技术合作资金,用于改善缅甸的投资环境,这次又是一次大手笔。

安倍还表示,日方将从软硬件两个方面实施对缅援助。硬件方面,主要是火力发电、高速通信网、给排水线路、道路港湾等基础建设;软件方面,则主要是民主化法律体系的搭建及相关法律专家与人才的培养。看,又是大枣政策,送钱、送援助、送好处,日本擅长这一手段,对越南如此,对缅甸也是一样,他知道你需要什么。

2013年5月吴登盛访美,自1966年以来首位访美的缅甸领导人,但之后美方尚未进一步解除对缅制裁,大半缅甸主要企业仍在美方制裁名单之上,日资企业与它们的商贸往来也备受限制。

我认为,美国还需要观察缅甸的态度,以及中国的反应,再确定采取下一步措施的必要性,但不管怎样,缅甸已经成为美拉拢的下一个目标了。日本和美国公开合力应对亚洲问题,用两国合力的影响力抗击一国,拉拢缅甸,明确对付中国,安倍希望通过加大对缅甸的经济援助力度,加强对缅民主化进程的干预,不断扩大在缅甸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进一步构建“日缅特殊关系”,同时充实对中国的合围的钉子群体,增强对华牵制能力。

所以中国必须以一种新的方式准备与一个新的缅甸打交道,否则,将逐步丧失缅甸这一友邦。缅甸和中国的关系并不是太稳固的,中国对缅甸的需求要远大于缅甸对中国的依赖,缅甸与中国关系一直较好,那是因为其政权一直受到西方国家的制裁,使其无二选择,一旦西方解除了对缅甸的制裁,缅甸以其地理位置的优越,很有可能对中国进行更多利益的勒索,甚至成为美国的钉子之一参与对中国的合围。

我觉得应该致力于把中缅两国间在战略、安全、经济等领域的关系通过制度化的框架固定下来,特别是军事上的援助,缅甸与泰国存在边界纠纷,我们就要主动靠上去,发挥大国优势,大胆一点的以大国姿态帮助其解决问题,参与其多方会谈,我们不像美国那样到处插手别国内政,只是帮助解决问题,有何不可?这样才能不断树立大国威信,让这些小国对我们的依附有足够的安全感,才不至于被挖墙脚,不要再像以前那样建立在政治上的相互需要这一基础上,或者光靠送钱、送物博得好感,其他国家像日本也可以这样做,而且人家送去的技术比我们还成熟,在这方面你根本竞争不过人家。这个态度不光是对缅甸,对其他众多小国都应该转变思想。

这里在回复中有的同志提出来了,请注意我说的是靠上去,参与解决问题,而不是帮着缅甸针对泰国,试想能在两个吵架的人中做调停者的都是什么人?大哥级的人物,说话有分量的人物,而且缅甸小国在战略眼光上必然是略输一筹的,基于此等原因,我们主动站出来调停,我觉得未必是坏事,什么事情都躲在后面,中国从明末清初开始在世界上就懦弱下去,建国后,在1979年开始又变得安静了多少年,为什么不能站出来,至少在亚洲要为第三世界国家做一担当,重新争取第三世界国家的信任,从美国手中把孤立的外交渐渐夺回来,我看未必是坏事!!!

朝鲜半岛、日本、台湾、南海……这就是冷战期间美国为中国准备的第一岛链。现在不是中国冲击第一岛链的问题,而是美国在不断钉紧这根链上的各个钉子的问题。

本文内容于 2013/7/23 18:21:21 被qiancheng232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