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 1970年蒋介石震惊世界的行动!强攻雅加达救出印尼华侨!

踩一脚刹车 收藏 5 1398
导读:民国59年(即西元1970年)9月,印尼掀起又一波排华浪潮,短短5天内有近百名华人被打死打伤,消息传出,世界震惊。数百名受害华人涌入中华民国驻印尼大使馆寻求庇护,大使馆即将容纳不下,又遭印尼军警围困,遂发急电向台北方面告急。 电文传到台北士林官邸已是9月7日晚上10点,先总统 蒋中正自赴台之后习惯于早睡早起之规律生活,但事态紧急,便破例于子夜12点召开特别会议讨论此事。 参与会议的众国军将领及国府官员皆感到状况棘手,遂不约而同的沉默不语。先总统 蒋公自受蒋夫人影响皈依基督以来,遇事不再如

民国59年(即西元1970年)9月,印尼掀起又一波排华浪潮,短短5天内有近百名华人被打死打伤,消息传出,世界震惊。数百名受害华人涌入中华民国驻印尼大使馆寻求庇护,大使馆即将容纳不下,又遭印尼军警围困,遂发急电向台北方面告急。

电文传到台北士林官邸已是9月7日晚上10点,先总统 蒋中正自赴台之后习惯于早睡早起之规律生活,但事态紧急,便破例于子夜12点召开特别会议讨论此事。

参与会议的众国军将领及国府官员皆感到状况棘手,遂不约而同的沉默不语。先总统 蒋公自受蒋夫人影响皈依基督以来,遇事不再如年轻时那般嫉恶如仇,此时 蒋公却露出其晚年难得一见之慷慨激昂,为众人曰:“我们中华民国,一向极为重视与各友邦之情谊,正如民国30年,我友邦美利坚之珍珠港遭倭寇无耻袭击,我国便忍无可忍,愤而对倭寇宣战,但是印尼今日如此凌辱、残害我中华血脉,就不再是我们的友邦,而是我中华民国七万万同胞共同之仇敌。今日窃据大陆的奸匪对华夏后裔之死活不管不问,我们既保存中华道统之最后余脉,断不可听之任之,令水深火热中的大陆人民和全世界炎黄子孙心寒齿冷!”

先总统 蒋中正随即部署对印尼华人之援救企划,其时正是戡乱动员时期预备反攻大陆的国军备战之高峰,我陆海空三军皆士气高昂、训练有素。先总统 蒋公也是点出两位国军名将、孙立人将军和黎玉玺将军分别作为此次救援行动的最高指挥官和运输行动指挥官。

孙立人将军曾留学美国,是国军中被称为战国时代名将白起之再世的超级将星,曾于抗战中屡立奇功,如在送沪会战之后率800国军宪兵于南京郊外大破日军精锐之梅村师团,虽因寡不敌众最后怀恨转进,但也令日寇闻“中华第一猛将孙”之威名而丧胆。民国31年孙将军率我远征军解救为日军包围之英国第7装甲师,获得西人赠与“东方隆美尔”的绰号,后又指挥驻印军于民国33年反攻缅北之伟大战役中消灭日军18师团及56师团两支骄横精锐部队,并曾下达“凡是到过中国的倭寇,都给我活埋,一个都不要留的”的著名命令,大扬国军之威风,亦令缅甸日寇越发胆寒。抗战后的戡乱战争中,孙将军曾于东北创下以新1军一军之众击破奸匪林彪部20万大军的伟绩,惜奸匪有苏俄提供之源源不断军火接济及百万倭人关东军俘虏补充,大陆戡乱局势日益糜烂,最后国军转进台湾以保存中华民国法统并为反攻基地。

至于我国海军名将,西人私下谓之“纳尔逊再世”的黎玉玺将军,则成名于民国26年击沉日寇旗舰“出云”号之役,黎公自海军电雷学校毕业后,即乘黄金十年之最后和平时光,指挥鱼雷快艇日夜操练,预备对日作战之事。“八一三”送沪会战打响之后,日寇借海军强大之利日夜以舰炮炮击我军之阵地,尤以侵华舰队之新锐旗舰“出云”号巡洋舰最为嚣张,黎公素怀慷慨报国之志,遂于得上级批准之后大胆率鱼雷快艇二艘携我国战前于德意志进口之新式威力巨大之93式酸素鱼雷4枚奇袭黄浦江口之日寇舰队。面对日寇如山一般的艨艟巨舰,黎公亲冒矢石冷静出击,威力巨大之93式酸素鱼雷4发4中,击沉日寇旗舰“出云”号及为之护航的驱逐舰“雪风”号,“出云”舰长、日海军中的著名炮术专家猪口敏平也被击毙。倭国海军遂大骇,一时纷纷前往外海避难。倭酋支那特遣舰队司令伏见宫亲王,本已策划好待出云突破江防,即调集主力长门、山城两舰炮击下关码头,听闻此变,不得不作罢。因我军鱼雷艇出击至倭人视野范围内至鱼雷命中出云舰仅仅5分钟有奇,战后日本防卫厅战史部编纂之公刊战史《支那事变海军作战记》称之为“命运の5分钟”。时倭人侵华海军第3分舰队司令,后成为日本联合舰队第32位司令官的角田觉治,在其1952年出版的回忆录中坦率承认:“华军虽舰艇不多,然以其鱼雷艇队为例,战意均无比坚强”……“吾平生尤以出云舰蒙难事为己海军生涯之第一壮烈及悲惨事。”戡乱战争中黎公指挥巡逻舰“永泰”号屡破奸匪得苏俄接济之军火由东北往关内海运之船团,并曾于民国36年10月5日,参加支援陆军攻击盘踞威海之奸匪,其时“永泰”舰之三吋大炮射击至为精准,每三发就有两发径射入奸匪之钢筋水泥机枪工事射口,可谓百发百中。国府退台后,黎公继续指挥残存国府舰队与获苏俄大笔军援之奸匪海军奋战,并有以下著名战果:1、民国44年2月18日,台山列岛海战大捷。击沉匪军大型炮艇6艘、登陆舰8艘、武装机帆船8艘。另据空军报,击沉匪军刚自苏俄获得之新式潜艇1艘。2、民国47年6月19日-22日,在闽江口击沉匪军鱼雷艇6艘。3、民国47年金门八二四海战。达成运送八英吋巨炮任务(轰雷行动),为该海战关键人物之一,击沉匪军鱼雷艇10艘、击伤5艘,俘获匪军3名。4、民国47年金门九二海战。击沉匪军鱼雷快艇3艘、大型炮艇8艘,击伤匪炮艇2艘,是为台山列岛大捷后的又一次空前大捷。仅以上四战合计,被击沉的的匪军舰艇即在50艘以上。再加上数年间的无数次小规模交战,黎将军一生击沉的匪军舰艇当在百艘之上。

言归正传,救援印尼华侨之企划最终由先总统 蒋公亲自住持,抽调全军200余名菁英军官组成国光企划室,制定了作战计划。孙立人将军与黎玉玺将军遂按照先总统 蒋公之部署组建“印尼紧急事件特战行动司令部”,以海军陆战队之精锐“海龙”部队为地面作战骨干,军舰则有“丹阳”号、“剑门”号、“章江”号、“中权”号、“太平”号、“永昌”号、“沱江”号和“东江”号。空军另行抽调P2V型侦察机1架作为先期情报之用;时为新锐之美造UH-1型直升飞机8架以为救援部队突入雅加达市区及救援华侨返航之工具。部队集结完毕后,各军种又分别制定具体行动计划,具体为海军的“国威行动”,空军的“粉碎行动”,海军陆战队的“无畏行动”,另有用于后勤保障的“铙钹行动”。

民国59年9月13日,救援部队齐集高雄左营军港,于《军舰进行曲》的雄壮音乐中向南出击,前往雅加达方向。15日下午,救援舰队到达雅加达以西120公里之海域,此时空军的P2V型侦察机由“九三一”大海战后为国军收复的原越占岛屿黑岩岛上的机场起飞,前往雅加达侦查敌情,哪知印方早有准备并悍然以高射炮火射击我机,我机不幸机翼中弹,幸赖我飞行员技术高超,完成任务后方带伤返航

得到由黑岩岛经新竹基地拍发的印尼方面部署情报的我救援舰队当即出击,8架直升机直接起飞冒着印方愈发猛烈之高射炮火直抵雅加达我大使馆,各舰则逼近印尼海岸以为威慑及支援目的。

印尼军警原本腐化以争权夺利及压榨良善为能事,面对呼啸而至的国军直升机和随之而下的菁英“海龙”队员,围困使馆之印尼军警当即溃散,我特战队员顺利突入使馆,与华侨汇合,随即于使馆外部署警戒线以防印尼军警反扑,并开始安排华侨乘国军直升机撤离。

UH-1型直升机原本运力有限,但各飞行员皆为技艺精湛之菁英,并有热爱我华夏子孙之赤诚,遂纷纷尽力装载,并不计辛劳往返于外海舰队与雅加达我使馆之间运送华侨。

印尼当局闻讯,当即狂性大发,调集大批军警全力进攻我使馆,一时枪弹横飞,腥风血雨,印尼方面以奸匪惯用之人海战术屡屡冲击我使馆正门,“海龙”部队廖钧少尉以美造M-60式机枪猛烈扫射印军人浪,又指挥部下与侧面偷袭之印军部队展开英勇无畏之手榴弹战,最后以刺刀、工兵铲白刃相搏,击溃印军一个机甲步兵团,亲手击杀敌军不下百人,印军在付出重大伤亡后暂停攻势。廖钧少尉遂以“雅加达之兽”威名震惊世界。

至16日落日,滞留我雅加达大使馆之574名华侨和大使馆工作人员全数为直升机救援往海上舰队处,我“海龙”部队127名队员成功阻滞印尼军警12次人海冲锋,毙伤无算,我军亦付出12人阵亡、23人负伤之巨大代价。

当最后一架携带着海龙队员和大使馆工作人员的直升机降落到“丹阳”舰后甲板时,此次震惊世界的救援行动终于结束,残暴的印尼当局随即受到我国府及国际上一致猛烈谴责,于9月18日下令禁止排华行为。

事后,孙立人将军、黎玉玺将军及行动中表现突出的廖钧少尉等人均获升职及表彰,先总统 蒋公更是下令设立“雅加达救援作战”纪念盾章授予所有参战及指挥、支援人员,因其数量稀少,目前于收藏市场极为珍贵抢手,据称其海外拍卖价已超过50万美元一枚。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