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萌榆先生被害

朱预道 收藏 7 415

杨萌榆先生的名字已经不为很多人知道了,而少数知道她的人恐怕也是来得之于那篇著名的中学课文《纪念刘和珍君》。

真实的杨萌榆先生却有着很多亮点,早年大胆反抗封建包办婚姻,终生致力于女子教育事业,除此之外,先生还有一个极大的光辉之处:那就是晚节可嘉,当目睹周围邻居饱受日军烧杀抢掠之苦之时,她不惧日寇淫威,挺身而出,凛然斥敌,最终被日军杀害。

关于杨荫榆之死,苏雪林在《杨荫榆之死及其它》一文中是这样记叙的:

“数月前一位旧同学从桂林来信告诉我说:‘女教育家杨荫榆先生已于苏州沦陷时殉难了。’死的情况,她没有说明白,因为这消息也不过从苏州逃难出来的朋友口中听来。只说荫榆先生办了一个女子补习学校,苏州危急时,有家的女生都随父母逃走了,还有五六个远方来的学生为了归路已断,只好寄居校中,荫榆先生本可以随其亲属向上海走的,因要保护这几个学生,竟也留下了。‘皇军’进城,当然要照例表演他们那一套烧杀淫掳的拿手戏,有数兵闯入杨校,见女生欲行非礼,荫榆先生正言厉色责以大义,敌人老羞成怒,将她乱刀刺死,所有女生仍不免受了污辱云云。……前日高君珊先生来嘉定看朋友,谈起荫榆先生,才知道她是真死了。不过并非死于乱刀之下,而是死于水中。是被敌军赐下桥去,又加上一枪致命的。她的尸首随流漂去,至今还没有寻获。死状之惨烈,我想谁听了都要为之发指,为之心酸的吧。”

而杨绛先生在《回忆我的姑母》一文中对这件事是这样记述的:

“日寇髦占苏州,我父母带了两个姑母一同逃到香山暂住。香山沦陷前夕,我母亲病危,两个姑母往别处逃避,就和我父母分手了。我母亲去世后,父亲带着我的姐姐妹妹逃回苏州,两个姑母过些时也回到苏州,各回自己的家。三姑母住在盘门,四邻是小户人家,都深受敌军的蹂躏。据那里的传闻,三姑母不止一次跑去见日本军官,责备他纵容部下奸淫掳掠。军官就勒令他部下的兵退还他们从三姑母四邻抢到的财物。街坊上的妇女怕日本兵挨户找‘花姑娘’,都躲到三姑母家里去。一九三八年一月一日,两个日本兵到三姑母家去,不知用什么话哄她出门,走到一座桥顶上,一个兵就向她开一枪,另一个就把她抛入河里。他们发现三姑母还在游泳,就连发几枪,见河水泛红,才扬长而去。邻近为她造房子的一个木工把水里捞出来的遗体入殓。棺木太薄,不管用,家属领尸的时候,已不能更换棺材,也没有现成的特大棺材可以套在外面,只好赶紧在棺外加钉一层厚厚的木板。”

杨荫榆身为一名弱女子,面对凶残的日本兽兵,能做出这样的壮举,这该需要何等的胆气!故她的这一行为赢得了后人的高度评价:“慷慨孤怀,颠危不惑;遑恤身家,惟念邦国,是旧知识分子在国难期间觉醒并为国捐躯的杰出人物!”

然而令人感到十分遗憾的是,现在能知道她这一壮举的人已经太少了,正如杨绛先生在《回忆我的姑母》一文中所说的那样:“如今她已作古人;提及她而骂她的人还不少,记得她而知道她的人已不多了!”

鲁迅先生如活着,听闻杨萌榆先生被害,是不是要还先生一个歉意,或许也会再写出一篇纪念杨萌榆君的文章?

本文内容于 2013/7/23 10:32:45 被朱预道编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