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手机丢失被人“捡” 对方要求:拿裸照来换

7月19日12:10,夏女士(化名)来电:昨天下午3点20分左右,我的手机在庆春广场这边的KTV805包厢里落下了,不到10分钟,我回去拿手机,手机没了。我看了监控,有个男服务生进去过。但没办法证明手机是他拿的,因为包厢里没有监控。但是,我昨天晚上联系上用我手机的人了,他用我手机登了他的QQ和我的微信,他说对我的手机没有兴趣,但是一定要我拍几张黄色的照片,也就是裸照什么的,让他看了满意,再考虑还我。

我抱着一线希望和他聊天,一直聊到今天凌晨4点,他还是不肯还我。昨天(7月18日)我们报过警,来了两个民警,到现在为止,店家也没有给我答复,我的手机是三星note2,当时买来3000多元……

记者金洁洁核实报道:昨天下午,我去了夏女士家。夏女士齐耳短发,发梢有点卷。一件蓝T恤,一条短裤,清清爽爽,如果她自己不说,一点也看不出她有三十岁了,而且还是个7岁孩子的妈。不过,昨天看上去,她很没精神。她说她这几天被这只手机折腾死了,没了就没了,还遇上这么个人……

她手机不见后,有人用她的手机上了自己的QQ和她的微信。夏女士问:要多少钱肯还手机?对方说,“我不要钱,对手机也不感兴趣,只要你。” 夏女士认定手机是在KTV丢的

7月18日,夏女士和两个小姐妹到KTV唱歌,下午1点多开唱,70块钱可以唱到晚上7点,但因为4点半,夏女士有个网络面试,职位是服装店店长,唱到3点20分,她出门找网吧,刚好隔壁就是网吧,夏女士在网吧前台交了10块钱上网费,进去上网,两个小姐妹去逛万象城。

一坐下,她习惯性地到包里摸手机,找不到!

“下午3:15,我还看过手机,一定落在包厢里。”夏女士急忙返回KTV包厢,找了找,没有,她要求查监控。

“从监控上看,我们走了后,一个男服务生走了进去,戴着眼镜,瘦瘦的。只有他一个人进去过,呆了有两分钟。那天,我们也没吃很多东西,就三瓶水、一点葡萄干和话梅干。他出来时,手里却拿了个垃圾袋,然后去了消毒间。”夏女士说。

夏女士认为手机肯定是落在包厢里,“我拎起对面沙发上的包就走了,走的时候没留意放在屁股旁边的手机,也就10分钟时间,不可能在别的地方丢的,网吧前台的监控我也看过了。”

小姐妹闻讯赶来,帮夏女士报了警。

“的确是有人进包厢了,但没法确定是有人拿了,民警说这个属于遗忘物品,立不了案。”夏女士说,当时拨打自己手机时,已提示关机。

丢的这款手机是大屏幕型的,当初是看中看小说方便,今年3月才买的。

一个人网上跟她联系:

满足我要求手机就还你

那天傍晚回家,夏女士跟老公说了这事,老公拨那个电话,少说也有十多个,通是通了,就是没人接。

没想到,晚上对方发短信过来了,问她是谁。

“我们说是这个手机的机主。”夏女士老公一开始以为好好说,对方会把手机还来,就说,咱俩有缘,能不能见个面?

对方可能看到她手机里的照片了,说,你儿子都这么大了,还装女孩子。

“先是叫我们请他吃夜宵,后面是一串省略号。”夏女士老公插话道。

这几天,夏女士想拿回自己的手机,一直用QQ跟对方联系,QQ资料显示,这个“ID”是个男的,21岁,90后,江苏盐城人。

从聊天记录看,男子白天在线,但在每晚10点后出来聊天,第一次聊天聊到凌晨4点。

男子说手机会还的,但要满足他的要求——用她的裸照来换。

夏女士抱着一线希望,把朋友从网上找来的裸体照片发给他,一开始发了一张局部的,男子来劲了说,局部的怎么知道是你呢?要全身的!夏女士又发给他一张从网上找的脸部打马赛克的裸体照,男子很不满意地说,脸遮住了,怎么知道是你?

男子要求发真人裸照,“那才有感觉,”他说,“这对你来说,你基本没什么损失,我要的是感觉。”

昨天,看了聊天记录后,建议夏女士再报一次警。夏女士说,这次应该会立案吧?

夏女士说,他既然跟她联系了,总还抱着一线希望,毕竟手机里有她和孩子的照片,还有很多联系方式、信息,丢了蛮可惜的。其实手机里就只有她的4张照片,都是很正常的那种,她是做销售的,平时也不穿暴露的衣服,“我人长得又不漂亮,个子155,小孩都这么大了,真不知道这个男子是什么心态。我想给他两千块,他说他对钱不感兴趣。”

服务员:我没拿

昨天下午,我们来到这家KTV,这里有60个包厢,开了六七年了,夏女士来过的805包厢空着,在黑色沙发的布置下,灯光显得更昏暗,在包厢门口站了不到一分钟,一个男服务生站到我旁边,戴眼镜,瘦瘦的,我想起夏女士描述的那个服务生的样子,一下就认出了他。

他说他是江西人,23岁,在这当服务生一年多。

我说起夏女士丢手机的事。

他问我是谁,有什么目的?

我说了解情况。

他说:“她既然报警了,叫警察来处理好了……既然认为是我拿的,我也没离开店里过,肯定在的,一个手机那么大,我们店长亲自搜过消毒间,拿电筒角落都照过,没有。什么事都要有证据的。我进去就绕了下话筒线,清理了下桌面。”

我说,有个男的拿了这只手机,跟当事人提了一些无理要求。

他说,“一般人就算拿了,卡拔掉,干吗还要联系她?要她照片干吗?那不是很无聊?我也不会做那么无聊的事。”

KTV领班陆先生说,找手机那天他也在。确实是这个服务生进去过,但那也是去检查、整理包厢。当事人找来的时候,服务生被拉到办公室,他很委屈,说确实没有拿。他们也不是傻子,都有监控的。即使有顾客落下的手机,他们也会交到前台。就这个服务生,他曾经捡过好几个iPhone4s都交到了前台。

夏女士说,那天她穿了条紫色连衣裙、高跟鞋,化了淡妆,应该没什么特别的,她也想不出,怎么就会遇上这样的事情。她说她会再报警的。因为现在已经不是单纯丢手机的事了,她觉得自己被污辱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