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试论在新时期如何提高服刑人员的劳动改造积极性

之见 收藏 1 970
导读:劳动改造是我国监狱改造服刑人员的一种重要方式,在我国监狱的发展史上这种方式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可以说居功至伟。但是,随着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发展,以往管理服刑人员劳动改造的思想,方法就显的单纯与滞后了;可以说已经是“老办法用不上,新办法不够用”,笔者就是针对这种状况提出自己一点个人的看法。 一 新时期服刑人员构成的变化 1 服刑人员的年龄呈现年轻化的趋势 以四川省某监狱为例,在5年的时间里服刑人员的平均年龄下降了2.4岁,而且随着未成年管教所中服刑的罪犯年龄达到了18岁,这种趋势越

劳动改造是我国监狱改造服刑人员的一种重要方式,在我国监狱的发展史上这种方式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可以说居功至伟。但是,随着时代的进步,社会的发展,以往管理服刑人员劳动改造的思想,方法就显的单纯与滞后了;可以说已经是“老办法用不上,新办法不够用”,笔者就是针对这种状况提出自己一点个人的看法。

一 新时期服刑人员构成的变化

1 服刑人员的年龄呈现年轻化的趋势

以四川省某监狱为例,在5年的时间里服刑人员的平均年龄下降了2.4岁,而且随着未成年管教所中服刑的罪犯年龄达到了18岁,这种趋势越发明显。这些罪犯明显存在着偷奸耍滑,好逸恶劳的现象。

2 城市型罪犯所占比例逐渐高于农村型罪犯

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城市里的犯罪案件呈高发态势,某监狱服刑的罪犯城市型罪犯就达到56.21%。这种变化体现在罪犯的具体表现就是罪犯家庭的财产性收入增加,而劳动收入下降,很多罪犯流行一句话“十技在身不如铺面三间”;许多罪犯就是抱着这样的心理投入劳动改造,不仅自己不认真学习劳动技能,还挖苦打击其他认真劳动改造的罪犯,在犯群中起到了很坏的作用。

3 罪犯的功利性改造越来越突出

监狱在转型的过程中,有许多与以往不适应的规定逐渐被淘汰,但是新的具有可操作性的规定却还没有建立,因此给一部分功利心重的罪犯提供了可乘之机。这些罪犯在劳动过程中拈轻怕重,小病大养,对监狱民警安排的劳动任务不是坚决执行,反而是讲价钱,摆困难,提要求,这种情况的出现极大的影响,破坏了正常的监管程序。

4 短刑期罪犯数量增多

在这里笔者不仅指原判刑期短的罪犯,也包括了余刑短的罪犯。因为看守所管理的进一步规范化,余刑在两个月以上的罪犯都要转移到监狱服刑,这些罪犯可以说连基本的劳动技能都还没有培训出来就面临着刑满释放的现状,而言、这些罪犯很大一部分不仅自己不劳动,还在带坏其他罪犯。同时,出监监狱,出监监区在逐步完善中,这种现象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影响中监狱。

二 社会环境的变化

1 罪犯五费的保障

根据《监狱法》的相关规定,罪犯的五费是财政全额保障;但是在具体层面,往往流于口号,因此监狱在组织罪犯生产时,劳动改造与其说是一种改造的手段,不如说是一种不能不采取的生存方式,以笔者的亲身经历而言,在从事外劳队工作时,罪犯的无费以及民警的工资还要靠自己挣,这不能不说显的滑稽与辛酸。而随着财政保障的逐步完善,罪犯的劳动改造逐渐恢复他本来的意义,只应该是一种改造的手段,而非谋取利润的方式。

2 社会看法的变化

以往由于国家经济的落后,人民生活水平低,社会上对罪犯的看法往往就是他们必须参加劳动,必须自己养活自己,尤其是必须参加危险程度高,体力消耗大的劳动,罪犯作为犯了罪的人凭什么要用纳税人的钱,等等。这些观点的存在使的相当数量的监狱民警,甚至一些监狱领导都认为罪犯参加劳动天经地义,是他们自己养活自己的方式。而现在随着社会的发展,对于罪犯参加劳动又有了新的变化,尤其是罪犯使从事的工种不应该是危险程度高的工种,这样只会增加罪犯的恐惧感,而非有利于他的思想改造。

在这里,笔者不想去讨论前后观点的正确与否,也不想讨论外界观点在多大程度上影响着监狱的具体工作。笔者只是想说社会看法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共识,就是罪犯在监狱服刑不仅应该自食其力,也应该思想改造,而劳动改造恰恰能够将这二者结合起来。

3 网络的作用

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信息传播的速度和广度超出了以往任何时候,而由此产生的影响也超出了想象。几年前某监狱为了“人性化”而人性化的为罪犯大办婚礼,居然动用警车开道,引起了网民“劳改光荣”的戏说。而某监狱的罪犯因为从事来料加工生产,经常性的加班加点,网民又有不尊重罪犯人权的说法;这些观点不一而足。有一些观点击中了监狱工作的症结,而有一些观点则是插科打诨的无聊之词。 4 成都地区监狱过于集中,不利于劳动价格的提高

成都地区作为四川省的省会,经济发达,厂商云集,便于监狱展开来料加工等生产项目的开展。但是成都地区监狱过于集中,且布局不合理,一个成都市就集中了10家监狱,大邑县就有2家监狱。如此多的监狱集中在一起就存在恶性竞争,给相关厂商提供了压价的空间。

三 措施建议

1 建立完善有效的激励制度

在以往的监狱工作中关于罪犯参加劳动改造,更多的是侧重于劳动,而非改造;而现在随着监狱执法的越来越规范,旧的方法用不上,新的方法出不来,基层民警在组织罪犯劳动时往往是回避问题,给罪犯以可乘之机。边沁说“人都是有追求功利的,就是看你给他的利益有多大。”罪犯在服刑之前我问都是追名逐利的,在进入监狱服刑后我们不能够幻想他立刻就幡然醒悟,淡泊名利。同样,我们也不能够奢望梅几次个别谈话就让罪犯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因此,建立一个有效的激励机制是最现实的考量。笔者认为,就罪犯而言劳动是强制性的,改造是主动性的;对于认真学习技术,踏实参加劳动的罪犯,其本身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准备回到社会后能够自食其力的,因此对于这样的罪犯就应该以奖为主,不仅是在假减保,也包括各种处遇待遇和生活待遇上。而对于那些其本身具备完成劳动任务的罪犯,不仅不认真完成劳动生产任务,还教唆他犯逃避,抗拒劳动,对于这样的罪犯就只有惩罚。奖勤罚懒就是所有激励机制的根本,而如何配比,落实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2 互帮组制度

互帮组制度是罪犯管理中的基础性措施,而以往由于监狱生产的特殊性,分散性,这种制度更多的是体现在罪犯管理和思想改造方面。而现在监狱生产呈现出集中化,流水线的特点,互帮组制度能够在生产现场得到落实,笔者认为可以将罪犯按照劳动能力的大小,优劣编组,以优带劣,从而在搞好互帮组的同时也可以搞好罪犯的劳动。

3 量化罪犯的劳动

罪犯的个人能力有不同,而从事的劳动岗位也有不同,在纺织劳动岗位上干的好罪犯,不代表他在纺织管理岗位上也能够干的好。而一些罪犯往往认为自己的改造是自己的血汗换来的,管理岗位上的事务犯却是耍出来的;而这些干不好现象的存在不仅不利于罪犯的劳动改造,同样不利于罪犯的思想改造,使一些罪犯对出狱以后对自己的前途悲观失望,丧失信心,从而在监狱服刑过程中就自暴自弃。因此,笔者认为应该量化罪犯,每一个岗位,每一个工序的劳动分值是多少需要向罪犯量化,让罪犯做到心中有数。这样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做到公开,透明。

4 监狱生产项目的固定

针对个别地区的监狱过于集中,提供的劳务过于单一,且罪犯从事的生产项目变化过快,不仅给相关厂商提供了压价的空间,也不利于监狱生产的继续扩大,以及罪犯谋身手段的提高,笔者建议将各个监狱的生产项目固定化,从而有利于罪犯安心改造,安心劳动,也有利于监狱劳务生产品牌的建立。

5 严厉打击破坏劳动改造的罪犯

罪犯之所以是罪犯除了其本身的所犯罪行的罪大恶极,更深层次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其好逸恶劳的表现,而这种现象不会因为成为罪犯就立竿见影的消失,更大可能是更加具有隐蔽性,欺骗性,其中一小撮罪犯不仅自己逃避,抗拒劳动改造,还经常会挖苦讽刺踏实改造的罪犯,甚至对他犯的踏实改造采取阻拦,破坏。对于这种罪犯的行为就应该严厉打击,只有激浊才能扬清,只有奖勤才能罚懒。

6 留有余地的制度

不确定性理论告诉我们,环境是永远在变化中的,任何一种机制都不会是一劳永逸的;只有在动态的环境变化中不断的调整自己的理念,行为,才能够与时俱进。因此,在制定相关制度,规定时应该留有余地,给一线工作人员学习的机会,调整的时间,甚至是犯错的空间,这样才能够让一些工作人员真正做到用心谋事,用心干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