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离开营区的时候,泪如雨下,伤心得不得了.

英子想给周子龙一个惊喜,在没有预告的情况下,兴冲冲来到部队,她要告诉一个惊人的消息,可一见面,周子龙冷冰冰的表怀让她的心凉了半截.没想到周子龙见面的第一句话是 “我说不过你不要来找我了,你怎么还来呢?”

英子真的没有想以他会说出这样的话,这也太无理,太伤人了,英子气得要命,转身就跑,可眼睛不争气,流出了不争气的眼泪………

她为了让周子龙得到最大程度的惊喜曾反复推敲的词句,一句也没说出口,就被周子龙无情地”赶走了.;

周子龙傻呆呆地站在原地,傻呆呆地看着英子跑去的背影,心 里酸酸的,充满歉意……他不知道这样快刀斩乱麻是对还是错?也许爱真的没有对与错,爱有多销魂,就有多伤人.没有过来人能告诉他答案,因为还没有一个战友知道他内心的秘密和痛苦.就是他的老乡,也不知道他和英子是那一档子事.他轻声地自言自语:英子,请原谅,我不是不爱你,只是纪律,让我不能接受你的爱.

周子龙寻寻觅觅回到宿舍,站在军容镜前仔细端洋:英俊的脸庞覆盖着一层浓浓的愁霜,忧郁的眼神暗淡无光,从未有过的丢魂模样.周子龙越看越觉得陌生,越看越不像自己,甚至怀疑这不是他本人,不是英子深爱的那个 “阳光男孩”:

是的,周子龙怀疑的东西太多了,与项子的爱恋不是一个如幻如梦的爱情童话?短短的两个月学校军训,周子龙只当一名普通军训教官,却让当教师的英子意乱情迷神魂颠倒,让他们的小学生都看得出来,教师对教官”有一点点动心”,一见钟情!每当周子龙从热火朝天的训练场下来,英子都会拿一条冰凉的湿毛巾给他,有时还想帮他擦一把脸上的汗水,只是周子龙很难为情,才没有让她动手.英子站在旁边咯咯的笑,眼睛盯着周子龙含情脉脉.

这可能吗?周子龙心想,英子有深圳户口,有房有车同,家境富裕,又温柔漂亮,毕业名牌大学,英语六级,软件非常优越,自已呢?来自贵州一个贫困山区,家徒四壁,清贫如洗.虽然幸运来深圳当兵,可周子龙不是 “官”,月收入只有一千四五百元,杯水车薪解决不了多少问题.

两人差距太大了!周子龙跟英子说,英子不以为然,她说::”爱情创造平等,但不追求平等”.

多么漂亮的一句话,多么轻松美妙的回答!周子龙清楚,这其实是一句言.但这么浪漫的事只出现在小说里,生活中可从来没听说过,但每次看到英子那副认真的样子,又仿佛不像在开玩笑.要是说有半点不真实,那只能说英子的演技太高了.

周子龙想了想,最后说,还是不行.

英子问为什么.

周子龙说,部队不允许战士在驻地找对象,纪律明方规定的,我们部队驻在特区,纪律比其他部队更严,更加忌讳这一点,跟驻地女孩子交往过多就是拉拉扯扯

英子不解地问,有这个情况?

是的.周子龙点头.

难怪你跟我交往躲躲藏藏,像见不得人似的…….我不管,我要嫁给你,英子沉默良久后,认真地说.

周子龙想想这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身子像抽去了筋骨一样,沉重乏力,两打腿仿佛支撑不起身子,一屁股跌落在沙发上,精疲力竭.

“现在播放深圳新闻……”电视机突然开了,声音很大,周子龙吓了一跳.原来周子龙坐到了电视机遥控器上.

周子龙无意识地瞟了一眼电视机画面,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英子!周子龙像打了一针兴奋剂,,立即聚精会神收看.

所道说,英子是第一个响应深圳市政府号召,去贵州山区扶贫教学的,而她与其他志愿者不同的是,她把户口迁了过去.记者问她为什么要把户口迁过去,英子落落大方地对着镜头说,她爱贵州,她想做一个贵州人……报道最后说,教学扶贫队伍今天下午4点半在深圳市汽车站启程欢迎广大市民前去欢送.

周子龙激动起来,原来英子今天来道别的,还为爱情做出了如此的牺牲,可是…….周子龙一看手表,已是下午3点55分,他请了假,极速跑出营区同,拦下一辆的士,直奔汽车站.

开的士的是一个老司机中,,在周子龙的要求下,他把车子开得飞快,每小时120公里.周子龙瘫躺在座位上,长长地舒了一品气,多谢老天爷保佑,时间还赶得到.i

的士在公路上飞奔,不久,交通阻塞,的士不得已慢了下来,一步一步地向前移动,周子龙心急如焚……..

4点25分.的士终于来到了汽车站.

广场上送行的队伍人山人海,挨肩擦背.周子龙努力推扒开拥挤的人群,冲到最前面,足足花了5分钟.

送行仪工举行完毕.'

志愿者们纷纷登上豪华大巴.

就在汽车启动的一刹那.周子龙看到了英子.她正坐在大巴的窗口边,神情忧伤地东张西望,眼睛里闪着晶莹的泪花.

当她看见挤到最前排的周子龙向她挥手时,她突然叫了起来,破涕为笑,可周子龙在外面听不见她说什么,只好张大嘴巴回应她,她才意识到车外听不见声音.

她急忙在车窗玻璃上哈了一口气,然后用手指在上面写了几个英文字母: “LOVE”

周子龙点了点头,心领神会.

英子把手掩在嘴唇上,然后朝周子龙一挥,飘去一个飞吻.周子龙涨红了脸.

摄影记得抢拍了这个镜头,刊登在当天晚报的第一版上,标题制作得大大的.非常醒目: “流泪的飞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