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打入国民党的最大共谍 去世时国军战友给他寄白纸

狐狼001 收藏 4 12765
导读:核心提示:而郭汝瑰呢,被称为是打入国民党内部的最大的共谍……郭汝瑰在晚年写成的《郭汝瑰回忆录》出版之后,在台湾引起了一片哗然。有人在惊愕之余,把这一股的怨水也泼到了郭汝瑰的头上,大骂他是叛徒。有人甚至认为呢,没有郭汝瑰投共,国民党就不会败走台湾。1997年,郭汝瑰因车祸去世,昔日国军战友各寄一张白纸给他的家人。 凤凰卫视7月19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1949年10月31号,蒋介石在他63岁生日这一天的日记里这样写道,本日为余六十三岁初度生日,过去这一年,实为平生最黑暗、

核心提示:而郭汝瑰呢,被称为是打入国民党内部的最大的共谍……郭汝瑰在晚年写成的《郭汝瑰回忆录》出版之后,在台湾引起了一片哗然。有人在惊愕之余,把这一股的怨水也泼到了郭汝瑰的头上,大骂他是叛徒。有人甚至认为呢,没有郭汝瑰投共,国民党就不会败走台湾。1997年,郭汝瑰因车祸去世,昔日国军战友各寄一张白纸给他的家人。

凤凰卫视7月19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1949年10月31号,蒋介石在他63岁生日这一天的日记里这样写道,本日为余六十三岁初度生日,过去这一年,实为平生最黑暗、最悲惨之一年,而一年前的1948年5月20号,在为其举行总统就职大典那一天,蒋介石也曾经这样写道,心绪愁郁、精神沉闷,似乎到处都是黑暗、悲伤、凄惨。的确,这段时间蒋介石的心情可谓是坏到了极点,这不仅仅是因为战场上的节节失利,局势一日数变、一夕数惊,更是因为内部人的离心离德,最令他震怒的还是自己周围,竟然长期潜伏着共产党的间谍。这其中不仅有他的侍从室侍卫官段伯宇、段仲宇兄弟,更有国防部作战厅的厅长郭汝瑰。而郭汝瑰呢,被称为是打入国民党内部的最大的共谍。

田昭林:他这么大年纪,他对于中国古代的战例和一些名言、警语,他背诵如流。他作战的那个计划,国民党的军官只能看到一步两步,甚至于最多看到三步,就是说怎么样有发展,怎么有发展,他看到四步、五步、六步。

解说:1937年,八一三淞沪会战中,郭汝瑰率旅日军反复争夺七天七夜而阵地不失、名扬军界,受到陈诚的器重。武汉会战中,郭汝瑰保卫武汉,又不战于武汉的全新防御方案,更是获得陈诚的赏识。

田昭林(军事博物馆特约研究员):就是因为战略,就是防守武汉的计划的改变,而这是郭汝瑰的功劳,所以这样,陈诚就认为他高,所以在背后都说他好,所以顾祝同也想办法拉他,别人都说顾祝同要挖陈诚的墙脚嘛,何应钦也想拉他嘛。

王晓华(历史学者):正是由于他这方面的理论功底吧,就是他制定的一些作战计划,不但是蒋介石、顾祝同、陈诚这些人感到满意,就是包括当时这个美军顾问团,他有一个团长叫巴达维,就看到郭汝瑰制定的作战计划都认为不错。

解说:郭汝瑰是黄埔五期的学生,他在黄埔读书时,正值国共第一次合作,周恩来、恽代英等共产党人先后在学校任职,并公开宣传共产主义。郭汝瑰深受影响,就在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开始清共的时候,郭汝瑰秘密参加了共产党,并暗中筹划组织兵变,后暴动失败,郭汝瑰受重伤,堂兄郭汝栋送他去日本士官学校学习,他的组织关系也由此中断。日本学习期间,九一八事变爆发。

王晓华:作为黄埔军人又在日本学习,日本又是侵略中国把东三省都占了,郭汝瑰这些人当时就表示抗议,日本方面就把他们抓起来了,关起来了。后来通过中日方面交涉,这些人就放出来了。

解说:有人继续留在日本,而郭汝瑰却选择了回国。回国后,他考进了陆军大学,当时蒋介石自任陆大校长,郭汝瑰又一次当上了天子门生。陆大毕业后不久,郭汝瑰进了陈诚的第18军。由于善于谋划、才干突出,郭汝瑰得到陈诚的赏识、晋升迅速。抗战胜利后,郭汝瑰已置身国军上层,已进入到国民党高层的郭汝瑰,开始接触军政要员。这时他亲眼目睹到国民党的腐败黑暗,便开始寻找机会设法与共产党恢复联系。

田昭林:如果郭汝瑰不是真正相信共产主义,如果他不是认为国民党腐败的肯定要垮了,那他也不会这样做。他认清了中国的发展前途还得共产党,在当时来比较起来是很明白,共产党多么的廉洁,共产党多么爱民,共产党多么精诚抗日。

解说:194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官至国民党军务署副署长的郭汝瑰,意外地和大革命时代的老朋友,地下党员任廉儒重逢,郭汝瑰的人生轨迹由此改变。在任廉儒的安排下,他与中共在重庆的代表董必武秘密会面,希望重新回到共产党的队伍中去,但董必武认为他在国民党内已身居高位,有利于获得国民党的绝密军事情报,便决定让郭汝瑰潜伏于此。此后的日子里每遇到一些重要的战役,郭汝瑰都会将制定好的作战方案报送蒋介石的同时,复制一份交给中共联络员任廉儒。

田昭林:他根据国民党军队所处在的位置,友军在哪里,都分布在什么地方,就是战略格局是什么样的。然后又考虑到我党的,共产党那边的军队主力在哪里,哪些军队在那里,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打起来以后,共产党军队得什么时候,才能够调动过来,国民党可能进到什么程度。他考虑得很周到,这样的话做对计划来,你一看那它前面都是很好的,但是打到一定程度之后了,国民党的将官一般的看不出来了。在这个时候,人家共产党正好又知道你的计划,那这不就很明显,他的军队也能调动过来了,这个时候呢,那你就起码要吃亏。

解说:1946年9月,郭汝瑰进入国防部第五厅任副厅长,负责编制和训练,两个月后升任厅长,国民党中枢对郭汝瑰的赏识与日俱增,次年3月被授予作战厅厅长一职。任职作战厅听长后,郭汝瑰周旋于陈诚、何应钦、顾祝同、白崇禧,四个军事要人之间如雨。

王晓华:对山东解放区的这个进攻,郭汝瑰就通过这个王葆真,把这个计划就送出来了。这个计划当中就告诉他,国民党准备对鲁南的这个解放区,发动一个大规模的一个进攻,或者一个包围吧,派了多少、多少部队,他说有这个李天霞的整八十三师,黄百韬的整二十五师,还有他说你们尤其要注意,还有这个整七十四师,就是张灵甫那个部队。后来是张灵甫包围了以后,蒋介石命令他们去增援,这些人也打了,但是不卖劲,最后张灵甫就被消灭了,所以这个张灵甫被消灭呢,多多少少跟这个郭汝瑰的情报是有一些关系的。

解说:淮海战役前夕,郭汝瑰拿出了一套作战计划,当时杜聿明也制定了一套,向山东共军进攻的计划。由于郭汝瑰的计划得到蒋介石、顾祝同的认可,杜聿明的计划并没有被采纳。

王晓华:他这个计划呢,主要是个什么特点呢?就是说国民党当时是沿陇海线和津浦县布防的,他认为呢,就是把部队,所有的部队集中,把徐州这个重要的据点给它放弃了,把郑州、徐州所有这个陇海线上重要的几个据点,商丘啊,都给它放弃。所有的部队呢,集中在哪儿呢,集中到这个蚌埠附近,沿着这个津浦线两边布防。比如说我几十万部队都集,都一块儿搁在这儿,你共产党的部队来,你攻你也攻不动我,你来得少了,我能把你消灭掉,他是这么一个计划。解说:但是由于共产党的部队突然集结,淮海战役爆发,郭汝瑰的计划未能实行。

陈晓楠:三大战役之后,遇到重创的蒋介石似乎感到败势已难挽回,他一面盘算着借长江天险和共产党隔江而治,将上海作为第二战场的中心,一面做着退守台湾的准备。1949年3月1号,蒋介石到达上海之后呢,单独见了伞兵司令张绪滋和刘农畯等人,绝决定把伞兵部队从上海调往福建,然后去台湾。不过,一个月之后的4月15号,这个被蒋介石视为心腹的伞兵三团在驶离吴淞口之后,却宣布起义了,蒋介石后来才得知策反刘农畯,并协助伞兵三团起义的人,正是他曾经的贴身侍从段伯宇、段仲宇兄弟。

解说:侍从室是蒋介石的权力核心机构,掌握军机、党政、人事大权。规模虽然不大,但地位却凌驾于国民党政府各部门之上。侍从室的人不仅可以左右蒋介石对人事的罢黜,甚至可以决定将何种情报上呈给蒋,其影响性冠绝一时。

夏继诚(《打入蒋介石侍从室》作者):侍从室这个单位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多少人对它,就是一听到侍从室三个字,敬而远之,包括像何应钦这样子的国民党的元老,都说侍从室是挟天子以令诸候,就是我们这些人都要听蒋介石的,蒋介石不直接找我们,就找侍从室。

解说:对于进入侍从室工作的人,都要经过严格审查,蒋介石还要一一亲自会见。那么段氏兄弟,又是如何取得蒋介石的信任,而进入侍从室的呢?

夏继诚:段老进侍从室,他是有一个人给他推荐的,是当时侍从室的主任叫钱大钧,钱大钧跟宋美龄的关系都是很好的,是国民党里,也是蒋介石很宠幸的一个亲信。他是通过他把他介绍进了侍从室的。

段仲宇(侍从室上校参谋95岁):凡是团以上独立单位的首长、领导任命之前,他都要接见。还有一种他要调到他跟前去,调进侍从室都要见过。

夏继诚:钱大钧就跟他打招呼了,说委座对进侍从室的人要求很高,不仅要政治上要绝对忠诚,忠于党国,而且你的生活上仪表上都很讲究,礼节上各方面都很注意。那么段仲宇因为他是黄埔,他是从黄埔学校,后来叫中央军校正规军校毕业,后来又陆军大学毕业,所以军事上面是个养成,作为我们部队的用语养成方面他非常讲究,所以他自己讲他是在国民党里头的标准军人,是标准军人,一个他的个头也很好,仪表堂堂是吧,生活上各方面,一穿上军装非常神气的。

解说:段仲宇1934年毕业于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九期,五年后的1939年,他又考入陆军大学第十七期,之后留校任教官。1944年随远征军入印度,任驻印度总指挥部军务处科长、处长,同年从印度奉调回国后,得到侍从室一处主任钱大钧的保荐,再加上父亲段云峰,同蒋介石是保定姚村,速成武备学堂同学的这层关系,终于得到蒋介石的首肯,在侍从室待了下来。哥哥段伯宇却走上了另外一条路,段伯宇原本毕业于保定河北大学医科,但是学医并不是他的心愿,他从小就立志要做一名军人。当他从报纸上得知,黄埔军校第一期招生的消息后,立即要去报考,可身为军人的父亲却坚决反对,认为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去参军是条绝路,还不如学医来得实际些,不过在河北大学就读期,段伯宇因多次参加学生运动,被学校开除。抗战爆发后,他曾到太行山寻找八路军未果,后随国民党第三十二军南下。1938年春,他只身奔赴延安,参加抗大学习。8月初,他返回原部队,由中共秘密党员王兴纲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一年后的1939年,他在重庆见到了周恩来。

夏继诚:周恩来就当面交代他,就是说你这个父亲有很多社会关系,你想想有什么办法能不能进到蒋介石身边去工作。段老段伯宇他自己告诉他说,我就说,我想了想可以,我得想办法要进去,但是要进去也很难,因为他说我这样子,那么蒋介石这个用人标准一个是黄埔,一个陆大,一个浙江,我不是浙江人,我也不是黄埔,但是我要想办法进陆军大学,结果他就去考陆大。

解说:1943年10月,段伯宇考入陆军大学第七期特别班,经过两年多的学习,终于迎来毕业的一天。1946年3月10日,这一天是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七期,在重庆举行毕业典礼的日子,蒋介石以校长的名义带领国防部长何应钦,军令部长徐永昌,以及在重庆的高级将领亲临学校主持典礼。

夏继诚:陆大毕业典礼上,蒋介石就去了,去了以后,就特别点名,段伯宇同学到上面来,不是讲别的人啦,就上去了。上去了以后,他就问,蒋介石当面问他,你父亲是干什么干什么的,当面就问。最后就问他,你陆大毕业准备干什么?段伯宇他也精得很,他说我报告校长,我写了一篇论文,论文里就讲到我毕业以后要带兵、要打仗,我要和较量较量。他要和共产党较量较量,蒋介石听了很开心,而且讲你们家门父子,你们一家三个陆大毕业生,在我们建国是很少的。

解说:受蒋介石召见不久,段伯宇就接到通知,到军事委员会军务局报到。此时,侍从室已经在抗战结束后撤销,另设了政务局和军务局,由军务局统一掌管原先侍从室的业务。其实在此之前,段仲宇离开侍从室,就任上海港口副司令一职时,就已经向军务局长俞济时推荐了自己的哥哥段伯宇。

段仲宇:是侍从室主任跟我谈话,你走了谁来接,跟我说,说你走了,谁来接。这个我不敢这么说,我就说可以考虑这个人怎么样,然后他去审核,我介绍了我哥哥。

解说:1946年6月,段伯宇随军务局从重庆到了南京,不久就晋升为少将,并被任命为军务局第四情报科科长。

陈晓楠:情报科掌握着全国各地的形势报告和国民党内部的政治、军事、经济、外交等等,方方面面的信息资料,每天都有大量的机密情报,从各个系统报上来,这让段伯宇有机会掌握大量的机密情报。蒋介石当然怎样也不会想到,他亲自挑选的侍从参谋,竟是共产党员,身居要职的段伯宇实现周恩来先前的战略部署的同时,利用自己在军务局的有利条件和部分陆大同学的联系,加强了策反工作。弟弟段仲宇在哥哥段伯宇的影响之下,也逐渐转向了共产党一边。

1949年3月,在哥哥的介绍之下,段仲宇秘密加入了共产党。1948年,中共上海局的地下工作者,获悉了蒋介石的策划空军伞兵团南下出逃的意图,就派人和段伯宇取得联系。段伯宇和刘农畯同为陆大二十一期的同学,中共地下党指示,段伯宇以隶属关系和同窗之谊接近刘农畯。老同学见面自然非常亲切和随意,经过几次交往,刘农畯铭表明了心意愿意投奔共产党。段伯宇向刘农畯转达了中共上海局的指示,利用南撤之机在海上举行起义,然后掉头北上直驰苏北连云港中共解放区。

解说:1949年4月14日,伞兵三团2500名国民党官兵,在团长刘农畯的带领下,在上海前往福州的途中调转船头驶向青岛,将船直接开到了连云港中共解放区宣布起义。夏继诚:这个伞兵是天之骄子啊,对不对,这个伞兵起义还得了啊。那么当时就觉得,那么当时就怀疑段仲宇,所以这个汤恩伯召见他。

段仲宇:所以他才说那个话,你不要胡闹,胡闹我要杀你的头,他怎么走我怎么知道的,我有时候反问,好像我与他,我跟这个伞三团一定粘连都没有,工作关系,那一笔一笔的都有根据的。不该说的一句不说,不该亲手做的一个行动也没有,很干净、很利索,不能黏黏糊糊的。

夏继诚:汤恩伯也抓不到证据对不对,只能警告他你不要胡闹,胡闹我杀你的头,已经有一点怀疑他了,后来他又怀疑电话局窃听,中统窃听他的电话。后来他有那个中统站长那个书里写了,上海中统上海站的站长两个人搞好关系了,搞好关系了以后就是这个事情,也就化险为夷了。

解说:段仲宇机智地躲过了一劫,伞兵三团起义五天后的4月20日晚,解放军突破长江天险,被视为固若金汤的陆海空长江立体防御体系,一夜之间土崩瓦解。郭汝瑰为中共提供绝密的军事情报,其实已有明眼人察觉,这个人就是杜聿明。早在1948年春,顾祝同任参谋总长时,杜聿明就曾对顾祝同说过,郭汝瑰与解放军有联系,反对郭汝瑰任第三厅厅长。顾祝同当时批评杜聿明,让他不要疑神疑鬼。在淮海战役前夕,杜聿明就已经不再让郭汝瑰知道自己的作战方案,如果郭汝瑰知道了,他就不再按原方案执行。

王晓华:有这么一个事儿,就是官邸汇报的时候,杜聿明他就不说,他说郭小鬼子在场我就不说。顾祝同当时呢就劝他,因为顾祝同是他们的老师,都是黄埔的,他是黄埔的教官,杜聿明是一期的学生,郭汝瑰是五期的学生。说我们黄埔学生之间,黄埔之间不要闹,不要内讧对吧,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如果我们自己再内讧就没办法了,杜聿明就说那他是共产党。那顾祝同就说了,你说郭汝瑰是共产党可以,你拿出证据来,我们好向校长汇报。如果你拿不出证据,那就是在这个国难这个临头的,在这个关头吧,你自己搞内讧,那肯定是不利于团结,不利于作战的。

解说:淮海战役结束后,郭汝瑰向国防部递交辞呈,关于辞职的事,郭汝瑰晚年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有这样详细的描述。近来我多少有点敏感,觉得有人中伤我,蒋介石已经开始对我不信任,一想到万一事情败露,被严刑拷打、血肉横飞,确实有点不寒而栗,不如引咎辞职,早日离开受怀疑的境地为好。

王晓华:国防部的这个作战厅,制定了这个徐蚌会战计划,后来包括这个淮海战役,国民党最后对于把主力全部丧失。蒋介石这个人他是要找这个替罪羊的,郭汝瑰就害怕蒋介石会指责他,你们制定的计划,为什么我们每次打败仗,这个是一个问题,逃不了的。另外这个跟这个郭汝瑰,单线联系的一个重要的人物,就是我们前头说过的那个王葆真,带着郭汝瑰的情报到上海以后,他被捕了,但是这个人呢,因为他参加过辛亥革命,在国民党内部有一点关系,再加上他就是打死都不说,没有把这个郭汝瑰给他暴露出来,但是郭汝瑰知道王葆真被捕了,他认为他在这个位置上岌岌可危了。

解说:杜聿明也曾直接向蒋介石明述,怀疑郭汝瑰是共产党,只是由于蒋介石太过信任郭汝瑰,根本没有把杜聿明的话当回事,再加上杜聿明又拿不出任何证据,他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

田昭林:杜聿明怀疑,但是他跟蒋介石说不行,为什么?有个笑话、故事当时。他跟蒋介石汇报了,他就说什么呢?说郭汝瑰有嫌疑,因为蒋介石比较信任他,他说你怎么看有嫌疑?他说我就够,就是说廉洁的啦,说他比我还廉洁啊,他的生活这么俭朴,什么东西看见没有。蒋介石一听火了,就说了,那你说我们国民党里面就都是贪污犯了嘛,廉洁就是共产党吗?杜聿明不好说了。

解说:杜聿明后来在《淮海战役始末》中曾这样写道,我想质问郭汝瑰不照原定计划将主力撤到蚌埠附近,正在犹豫不决之际,见顾祝同等人都同意郭汝瑰报告的这一方案,觉得争亦无益,一个人孤掌难鸣,争吵起来反而失去了蒋介石的宠信。杜聿明的怀疑一直没有停止过,直到他1959年大赦,做了全国政协委员病逝前,郭汝瑰去探望,他还抓住郭汝瑰的手说,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当时是不是共产党?郭汝瑰断断续续地说,我们是属于政见不同。1949年12月11日,郭汝瑰以国民党二十二兵团司令兼七十二军军长的身份,率部在四川宜宾起义。

陈晓楠:郭汝瑰在晚年写成的《郭汝瑰回忆录》出版之后,在台湾引起了一片哗然。有人在惊愕之余,把这一股的怨水也泼到了郭汝瑰的头上,大骂他是叛徒。有人甚至认为呢,没有郭汝瑰投共,国民党就不会败走台湾。1997年,郭汝瑰因车祸去世,昔日国军战友各寄一张白纸给他的家人。不过,鲜为人知的是这位1927年就加入中共的老党员,在共产党成立之后的三十多年的时间里,只有一个国民党起义军人的身份。直到1970年,他才被批准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段伯宇在建国之后,长期在外交部和科学院工作,2000年在北京逝世。段仲宇如今已经是九十五岁高龄了,在南京干休所安度晚年。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为什么只有共党能打入国军内部,国军无法打进共党内部,这个才是关键问题!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