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开国大典中天安门城楼上的“女便衣们”

飞鹰兵团司令 收藏 0 3757
导读:核心提示:“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同志从中南海出发前,九局的贴身警卫通过专线保密电话通知我,我再把便衣路线警卫撒出去,分布在从中南海到天安门沿途。为了防止泄密,严禁过早通知,提前半小时才能发出信息,而便衣警卫必须在首长出门前20分钟到岗。” 本文来源:《渭南日报》2009年9月23日第07版,作者:佚名,原题:《揭秘开国大典前天安门扫雷行动》 1949年8月,北京护城河畔一处住宅内,一支600人的特殊队伍悄然成立,它的名字传奇而神秘:北京市公安局便衣警卫大队。六十年后的今天,时任大队政委的慕丰

核心提示:“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同志从中南海出发前,九局的贴身警卫通过专线保密电话通知我,我再把便衣路线警卫撒出去,分布在从中南海到天安门沿途。为了防止泄密,严禁过早通知,提前半小时才能发出信息,而便衣警卫必须在首长出门前20分钟到岗。”

本文来源:《渭南日报》2009年9月23日第07版,作者:佚名,原题:《揭秘开国大典前天安门扫雷行动》

1949年8月,北京护城河畔一处住宅内,一支600人的特殊队伍悄然成立,它的名字传奇而神秘:北京市公安局便衣警卫大队。六十年后的今天,时任大队政委的慕丰韵还能清楚地、一字一顿地重复周恩来的“死命令”:要保证开国大典“绝对安全”!

最关键的岗位给了女生队

1949年刚进入下半年,慕丰韵接到命令,组建便衣警卫大队,任务就是保卫全国政协第一次会议和开国大典。

便衣大队的600名警卫由三部分力量组成,“所有警卫人员都是我们亲自挑选的,政治素质好是先决条件,不怕牺牲是必要条件。”其中北平纠察总队抽调一个连队,负责担任路线警卫,他们的任务是散在领导出行沿途保卫安全;华北军区情报处抽调一部分侦察员,担负党和国家领导人住地、活动场所附近的秘密警卫。这两部分人员都是经过实战历练的大小伙子,“我对他们的要求只有一样,干什么像什么,卖什么吆喝什么,别只装个样子,便衣警卫们真的去拜师学艺。”于是,支起摊子卖水果、敲着小鼓收破烂、捉起针线修鞋……原本的军官就这么干起了“小买卖”。慕老至今想来仍然感慨:“都是排长、连长的干部,一声令下就变成小商贩,没人说一个不字。”

最特别的是第三支队伍,这是四十名从应届高中毕业生中抽调出的女生,任务就是在天安门城楼以服务员身份贴身保护领导和贵宾安全。

“我们把最关键的担子压给了女孩子。”慕丰韵说,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贴身卫士由中南海九局选派,这些女便衣最主要的任务就是保证城楼水源安全。“可别小看端茶倒水,当时特务最擅长下毒,天安门城楼上的水都是专供的,专人负责烧水看管,女生们必须保证从专人手中取水,再送到领导面前,过程中壶不能离手。服务之余女孩子们还要眼观六路,时刻注意城楼上动向,毕竟她们的身份是便衣警卫。”

身负暗杀任务的大特务落网

“大典前夕,截获的情报显示,国民党准备开飞机来轰炸,并派特务搞暗杀。空军部队在防空方面做了周密的部署,而我们警卫大队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提前抓获那些杀手特务。”

谈起戴云鹏,慕老多少有些后怕。戴云鹏是精英级别的特务,国民党保密局给他的任务只有一个:开国大典上刺杀毛泽东。戴云鹏曾经三次来京潜伏在朋友家中,刺探北京城里环境寻找下手时机。第四次入境时,情报部门通知慕丰韵立即展开擒获行动,情报中特别提醒便衣大队,该特务会武术,一身轻功能上房。“我当时就说他吹牛!”老人大手一挥,“我信他能把草席子扔房上。”当时的慕政委特别挑了4名彪形大汉守在深圳口岸,戴云鹏刚进关就被摁住。那时距离开国大典已经非常近了。

扫雷器过滤天安门城楼

开国大典一天天临近,慕丰韵和战友们的心也一天比一天紧张。“那年头也没别的武器,我们就怕炸药和地雷,大典前夜,战士们拿着扫雷器仔仔细细地把天安门城楼、观礼台探了一遍,每个座椅下面、每个旮旯边角,查了又查。安全了,马上派武装战士把天安门会场区域围起来,严密封锁。”当晚,周恩来亲临天安门城楼检查安保工作,特别把慕丰韵叫到身边详细询问了安保情况后,方才放心离去。

1949年10月1日早上8点半,慕丰韵准时到岗,他的指挥部设在金水桥畔的观礼台中,头顶就是天安门城楼,公安部长罗瑞卿始终站在毛主席身后。那一刻,站在城楼下的他除了紧张还是紧张,“就一个念头,千万别出事。”“毛主席等中央领导同志从中南海出发前,九局的贴身警卫通过专线保密电话通知我,我再把便衣路线警卫撒出去,分布在从中南海到天安门沿途。为了防止泄密,严禁过早通知,提前半小时才能发出信息,而便衣警卫必须在首长出门前20分钟到岗。”

就这10分钟的时间,便衣警卫用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车。“哪里有什么汽车、无线电通话器呀,只能沿途设几个固定电话站,警卫发现异常就蹬上自行车打电话汇报。”想起手下的小伙子,老人不由得竖起大拇指:“都是好样的,素质真好。”

毛主席等中央领导的车出了中南海,慕丰韵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直到领导们平安走上天安门城楼,大家的心脏算是归位了。回想当年这场没有硝烟的暗战,慕丰韵淡淡地说:“1949年10月1日,平安无事。” 新中国“开国第一宴”:600多位贵宾吃什么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结束后,中央人民政府在北京饭店设宴,招待前来参加开国大典的贵宾,此次宴会被誉为“开国第一宴”。

开国大典从10月1日下午3时开始,大约在5时结束。主要贵宾包括中共中央负责人、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社会各界知名人士、国民党军队的起义将领、少数民族代表,还有工人、农民、解放军代表,共600多人。

北京饭店过去只做西餐,尤以法式大餐最为有名。真正举行大型规模的中餐宴会,是在筹备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政治协商会议期间。当时,为了调和众人的口味,不仅饭店的“头头”们劳神费心,连政务院(现在的国务院)典礼局局长余心清也亲自出马,操持此事。

余心清是礼宾专家,他对北京饮食业了如指掌。余心清和饭店经理王韧商量后认为,在所有的菜系中,淮扬菜系口味比较适中,北方人、南方人都可以接受。于是他们决定从“玉华台”引进淮扬菜。“玉华台”是京城有名的淮扬饭庄,原来在王府井附近的锡拉胡同经营,其麾下聚集着一批名厨。余心清亲自登门,做了许多工作,才调来了朱殿荣、孙久富、王杜昆、杨启荣等几位名厨。

此次,举办“开国第一宴”,自然还是要由这几位厨师担纲。“开国第一宴”的策划和实施都是由余心清亲自布置的。这个值得载入历史的菜谱是,冷菜四种:五香鱼,油淋鸡,炝黄瓜,肴肉;头道菜:燕菜汤;热菜八种:红烧鱼翅、烧四宝、干焖大虾、烧鸡块、鲜蘑菜心、红扒鸭、红烧鲤鱼、红烧狮子头。第二道和第三道热菜之间上四种点心,咸点有:菜肉烧卖、春卷;甜点有:豆沙包、千层油糕。点心、冷菜可以先做好,但热菜则必须现做现上桌。

在宴会的现场,得有一位总指挥,当时称“宴会总管”,后来又叫“宴会设计师”。这一职务由北京饭店的郑连富担任,后来,他还第一个获得新中国“宴会设计师”的专业称号,可谓餐饮业中的“国宝”级人物。

宴会的总厨师长则由朱殿荣担任。他出身鼎镬世家,14岁起师从名厨,练就了做大菜、办筵席的过硬本领。其他几位厨师也身手不凡、各怀绝技。比如孙久富,号称“孙快手”。他不但干活精细,动作麻利,而且制作出来的点心非常有特色。他做的“淮扬汤包”和“火腿江米烧卖”软糯鲜香、满兜汤汁,而且从不破皮。仅烧饼,他就能做出四五十种之多,如“黄桥烧饼”、“萝卜丝烧饼”、“冬菜肉末烧饼”、“焖炉烧饼”等等。

同时,饭店对所有的原料都进行了严格的检验,包括肉取哪个部位,菜用哪个地方的,都有明确的规定。此外,还临时扩充了中餐厨房。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