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浇菜拉枝一头午 想想也是很幸福

鲁中客 收藏 3 1585

今年四月的一个周六,休班,清晨贪睡近1小时起床后,懒洋洋地回想起老婆上班前交代的几个事项,最主要的是先吃饭,再为她种的一席子大蒜浇透水,迷迷糊糊地就想起了这么多了。可是自己寻思着另件事,虽然于己相距遥远、风马牛不相及,但谁让牵挂已久、念念不忘、难以释怀呢。

最近朝鲜半岛局势异常紧张,美韩军演本来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又连续增调2B、F22、航母、核潜艇,明显含有威逼剿杀朝鲜意图,偏偏金三就是不信邪,继提醒国际社会和南韩撤出驻朝使馆人员后,又东移舞水端导弹、宣称进行第四次核试验,大有“东风吹战鼓擂,当今社会谁怕谁”叫战之势,弄得半岛剑拔弩张,随时都有擦枪走火可能。关注、紧张、兴奋,心情复杂紧张,思绪老是扭不过来。今天态势如何,通过央视新闻了解一下也可了却记挂。打开手机8点了,打开电视,新闻已过,晚了!好不可惜。

怅然若失片刻间洗刷已毕,到厨房取出老婆作的蛋炒米饭吃了,还真香,这是老婆拿手绝活,有机会偷着学学介绍给各位看官。略作休整,赶紧完成老婆交代的作业要紧。之所以记录下来,还想发帖,主要是为自己,也为同样关心国际风云、时事,又神经紧张的网友放松放松压力与心情。

本次作业,地点就在家门口左侧沿大街一长遛小菜园,属违规“自留地”,总宽1步、长13步,面积总共不足13平方步。没米尺,拆迁临时租房,将就凑合着混吧。水源就在大院水龙头侧2号大皮瓮内,距地头20余步。整个菜地别看面积不大,老婆却硬是给分成了大小不均的5块地:

一席子大蒜,长4步、宽1步,约算4平方步,算最大的一块地,是本次作业主攻堡垒。

一席子菠菜,面积2平方步。去年深秋种的,经一冬麻雀觅食,剩下的三分之二菠菜绿油油的,很是养眼。前天老婆挖了一把,凉拌了个粉皮鸡蛋菠菜,还真好吃,纯绿色、无污染,吃着放心,要不 抽时间介绍介绍。唉,其实在各位美食家眼里,这些饭菜瞎胡闹、庄户局,不谈也罢。

一席子杂菜,不足4平方步。这席子菜已经播种,现尚未出苗,明显干涩了,不过不在安排作业之内。

最小又特别的那块,天可怜见不足1平方步,种上了香菜,之所以特别,是因为被用地膜特意覆盖着,细看似乎有了丝丝绿意;还有一块空地,2平方步,据说是特意预留的机动地。

观看明了,立马就干。水具呢?费了一刻钟,找到大小塑料水桶各一个,两桶相比有三分之一容积的差距,用起来可能稍偏沉,不过右手比左手劲大,将就着提吧。开始浇水,一气提了3趟6桶水,不大的一席蒜浇透了。

一番欣赏,洋洋自得间,八十多岁的魏老先生笑嘻嘻地凑过来,看了一会,慢悠悠地说“人勤地不懒,你两口子真能干”。我急忙接着话头说,弄着玩罢了,不会理整,节气都不知道用,听说种菜靠把握好节气。老人上了年纪,听力不好,一手半掩着右耳,仔细听我说话,尽管明显听错了,还是笑嘻嘻地附和着边点头、边指导,“清明谷雨,这些菜都可以种了”。说着说着,俯下身子,指着那块杂菜席子说: “他嫂子(指我老婆)种的这席子菠菜快芽干了,需要淋水浇”。老先生所指那席子菠菜,其实是由菠菜、白菜、油菜、油麦、生菜掺在一起的集合体,席子面积不大,也就上面提到的不足4平方步。浇不浇?犹豫不决时灵机一动,刚得到老先生表扬,总的有个态度,再说也算给老婆一个惊喜。连忙频频点头,那就是—浇!魏老先生笑了,满意地说了两个“好”后,慢悠悠地回家喝大茶去了。

怎么浇,没有喷淋器、洒壶,用炊帚又麻烦,只有漫灌了。为防止浇水过急,冲出已播下的菜种,得先铺缓冲垫,哪有啊,只得用蛇皮袋代替了。一气又漫灌了2趟半,5桶水。完成老婆布置的硬性作业和附加作业后,跺蹭掉脚上沾满的泥巴,浑身感觉微微发热,背部都出汗了,真舒服。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日上三竿,九点多了。正要准备看央视午间新闻,隔着玻璃窗看见房东井大嫂骑着暗红色电动车来了,赶紧出屋相应。

几个月不见,不免寒暄几句,得知她老伴尿毒症好转心情随之放松了许多。老井年近60岁,中等身材,身穿暗红色黑斑点上衣,佩戴米黄色黑条纹纱巾,着藏蓝色裤子、黑色皮鞋,浓眉大眼,鼻直口方,粗硬半白的短发更显面色憔悴。说来房东家去年年前年后确实不算轻松,老伴老刘尿毒症住院、长子长媳感冒住院、长孙女学校摔伤脚踝住院,自己又累又急也得感冒,硬是陪护在院打点滴,全家仅刚大学毕业就工电业局的次子没病过,一切家务照例一肩挑,确实难为她了。

抛开以上短期不顺,老井全家可算县城郊区上好家庭。城里2处、城区2处,共4套房产。其中,我临时租住一套,另一套租给了卖花的。我在城里的住房,因建设大型综合商务区被拆迁,拆迁三年还未回迁,提起建设进度就来气,不说了,还说老井家。老井老伴电业局内退返聘、长子县委办秘书长、长媳质监局办公室主任、次子国考进电业局、一个孙女上小学,就自己是退休工人,全部家务包揽一身,又能过日子,老家房前屋后没有空闲地,你说她忙不忙。

这不,现在正是樱桃开花季节,今天是来修整院内院外十几棵樱桃果树的,主要是拉枝。一个女人,踏高架三角铁杌梯,爬上爬下拉果树枝,挺不容易。我作为大男人不能看着不管,便自告奋勇爬杌梯、结布条拉绳,让老井在地上搭帮手。上天爬屋、忙前忙后2个多小时,好不容易完成院内院外樱桃树的拉枝任务,累得腰酸背疼腿发软,不得不下地休息一番。井大嫂欣赏着拉枝效果,频频点头,笑嘻嘻地说我快出徒了,今后再教我打头、理枝、施肥、浇水、喷药、采果,听听农活还真多、真不容易。日久知心,可她忘了本客快要搬迁了。习以为常,尽管基本习惯农村生活,甚爱田园风光,长久租住城郊也不算正常办法。遐想连篇,想远了,再回来。

樱桃好吃树难栽,服了。再过几个月,花满枝头,硕果累累,黄红樱桃熟了后,摘上一颗慢慢品尝,口水都提前流出来了……

唉,电视、电视,又晚了。还好,老婆来了!今天上午,一杯两杯的好酒有着落了。

(本文本应早发表,聊为众友解闷,可惜因事忙忘了。直到夜晚闲聊,得知今年每个樱桃大蓬收入十万、三五十万不等,忽然想起前段拉樱枝的琐碎文章。现今拟个题目传上网,可谓大不敬,也请谅解了,总不能码了半天字废了心血,岂不可惜,算留作即将搬迁的纪念与大伙的消遣了。同年7月补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