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第一个遭国民党捕杀的政治局常委是谁?

狐狼001 收藏 0 2948
导读:核心提示:罗亦农牺牲时年仅26岁,成为第一位牺牲的中央政治局常委。 (图为:罗亦农与李哲时,图片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本文摘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作者:何立波,原题:《罗亦农与李哲时:“假戏真做”的革命夫妻》 罗亦农是中共早期的一位著名领袖。他曾参与领导五卅运动、省港大罢工和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曾任中共中央长江局书记、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组织局主任,是当时最年轻的政治局常委。1928年4月,26岁的罗亦农在上海被捕遇害,成为第一位牺牲的政治局常委。他与李哲时是一对“假戏真做”

核心提示:罗亦农牺牲时年仅26岁,成为第一位牺牲的中央政治局常委。

中共第一个遭国民党捕杀的政治局常委是谁?

(图为:罗亦农与李哲时,图片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本文摘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作者:何立波,原题:《罗亦农与李哲时:“假戏真做”的革命夫妻》

罗亦农是中共早期的一位著名领袖。他曾参与领导五卅运动、省港大罢工和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曾任中共中央长江局书记、临时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组织局主任,是当时最年轻的政治局常委。1928年4月,26岁的罗亦农在上海被捕遇害,成为第一位牺牲的政治局常委。他与李哲时是一对“假戏真做”的革命夫妻。在此之前,他与陈碧兰、诸有伦有过两段短暂的婚姻,并与诸有伦生下他唯一的孩子罗西北。他与李哲时相识是在大革命失败之后。过早牺牲的罗亦农,让李哲时牵挂一生。

假戏真做的甜蜜爱情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以后,罗亦农任中共江西省委书记,两个月后又调到湖北,接替张太雷任中共湖北省委书记。随着汪精卫的叛变,武汉转入白色恐怖。国民党反动派从各级政府部门和国民党党部清除共产党员,中共组织被迫转入地下。到武汉后,罗亦农认识了李哲时(新中国成立后改名为李文宜)。

李哲时少女时期曾就读于湖北省立女子师范学校,和陈碧兰是同期不同班的同学。在校求学时,她就受到学校老师陈潭秋等人的革命思想熏陶。之后,又参加了来校任教的董必武组织的妇女读书会、湖北女权同盟会,学习和接受马克思主义理论,团结同学参加反对封建礼教的学生运动,在斗争中成长起来,成为进步学生运动的骨干。1924年,李哲时从湖北女师毕业,毕业考试的成绩名列第三,但因她带头闹学潮,被扣了“品行”分50分。毕业后别的同学都被武汉各小学聘去当教员,唯独李哲时没人敢聘请。后来经好友介绍,才到武昌大学附小任教。1926年3月3日,李哲时加入中国共产党。当时,党组织还没有公开,和她秘密并肩战斗的还有蔡畅、赵君陶等。

为了适应国共合作的需要,按照党的派遣,李哲时于1926年加入改组后的国民党,担任武昌大学附小国民党分部书记,领导妇女解放运动,使湖北妇女运动成为北伐战争中崛起的一支有生革命力量。

1927年大革命失败,李哲时第一次见到罗亦农。这天,李哲时去看望董必武,董必武神情严肃,沉默不语。坐在董必武旁边的中共早期著名教育家钱介盘告诉李哲时,李汉俊(时任湖北省政府委员兼教育厅长)在詹大悲(湖北省政府委员兼财政厅长)处下棋,两人同时被捕,都被国民党反对派杀害。钱介盘要李哲时少出来活动,因为包括李哲时在内许多共产党人都被国民党反对派通缉。李哲时并不灰心,决心要跟共产党走。正在这时,中央妇委书记向警予通知她,有一位党的负责同志做形势报告,问她去不去听?李哲时欣然前往。做报告的同志穿了一身浅蓝色的夹衣裤,两脚踩在一条长凳上,讲得汗流浃背。他说,现在的革命形势已经恶劣到危险的关头,但只要大家团结一致齐心奋斗,一定能够度过这一关。他讲得非常鼓舞人心,悲观的气氛一扫而空。李哲时向别人打听,做报告的人是谁。别人告诉她说,他就是中共湖北省委书记罗亦农。

8月初的一天,李哲时到中共湖北省委机关向罗亦农汇报请示工作。罗亦农笑着对她说:“你的具体工作待省委研究后再通知你。”几天后,李哲时接到通知,到湖北省委工作,担任湖北省委书记罗亦农的秘书。罗亦农在家里常常请客打牌,借以掩护在这里召开的会议。根据组织的安排,李哲时住在罗亦农家里,扮女主人。

一天,李维汉、瞿秋白、罗亦农等人正在楼上开会,李哲时在楼下放哨。不一会,罗亦农下来告诉李哲时,刚才他们发现对面的草地上有几个形迹可疑的人在走动,恐怕是特务。会议提前结束,罗亦农和大家相继从后门离开。几天后,罗亦农回来了,手上提了一个留声机,他对李哲时说:“你一个人待在机关很寂寞吧,我买了几张唱片给你听。”罗亦农关怀的语言,使李哲时从内心涌出一股爱的暖流。罗亦农偶尔有空闲,就和李哲时到河边堤岸散步。美丽的夕阳笼罩着他们全身,彼此之间越来越亲近,终于坠入爱河。

在1927年的八七会议上,罗亦农被选为临时中央政治局委员。八七会议以后,在共产国际代表罗米纳兹的亲自安排下,选举瞿秋白、苏兆征、李维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罗亦农在担任中共湖北省委书记的同时,“事实上仍可参加常委”工作。1927年9月,党中央陆续向上海迁移。罗亦农得到通知,要他赴上海参加11月召开的党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他定于11月初动身。

11月4日,罗亦农和李哲时一起登上了去上海的长江轮。经过3天航行到达上海,罗亦农和李哲时暂住在跑马场旁的新惠中旅社。在11月9日、10日的临时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周恩来、罗亦农被补选为政治局常委,罗亦农还担任中央组织局主任。根据组织的安排,罗亦农和李哲时租了新闸路新闸里28号作为住处,同时作为党中央组织局的机关。当时为了避人耳目,机关必须家庭化。所以李哲时只得扮成家庭主妇,她和罗亦农也就正式同居了。

11月25日,罗亦农作为中央巡视员巡视两湖地区工作,又去了武汉。12月13日,罗亦农离开武汉回到上海。此时,李哲时已经考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有天晚上,罗亦农问李哲时:“我们到农村去工作,你能吃苦吗?我原名罗觉,改名亦农,就是可以为工人服务,也可以为农民服务。”对于罗亦农的这些话,李哲时当时没有在意。直到有一次她为罗亦农抄稿,才发现他在武汉期间发生了事情。

原来罗亦农10月从长沙回到武汉后,听到中共湖北省委决定立即举行武装起义,夺取武汉政权的汇报,就召开了长江局扩大会议。会上,通过了罗亦农起草的决议:继续深入教育和发动群众,聚集和扩大工农的阶级力量,加紧农村中土地革命的发展,为新的革命高潮到来准备条件,停止原计划在武汉三镇夺取政权的总罢工。11月中旬,共青团长江局书记刘昌群和共青团湖北省委书记韩光汉到上海出席共青团中央扩大会议,他们于12月3日联名给团中央和党中央写报告,控告罗亦农和湖北省委常委“临时畏缩不前”,“犯了极严重的机会主义错误”,“要求中央彻底查究”。中央立即组织了由苏兆征、贺昌、郭亮组成的特别委员会,于12月9日到达武汉。特委宣布停止罗亦农中央巡视员职权,还取消了省委同志在扩大会上的发言权,并请求中央批准开除罗亦农、陈乔年(中共湖北省委书记)中央委员的资格。罗亦农得不到申辩的机会,被迫离汉回沪。在12月24日举行的临时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才确认罗亦农在湖北工作的政治指导是正确的,仍由罗亦农担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组织局主任。

这场被称为“罗亦农事件”的党内分歧解决后,罗亦农心情舒畅,伏案写了几十张结婚请柬。1928年元旦这天,瞿秋白、杨之华夫妇,周恩来、邓颖超夫妇,李富春、蔡畅夫妇等,还有王若飞及中央秘书处的同志们都来了。大家向罗亦农和李哲时贺喜,气氛十分融洽。王若飞还学着李哲时的话说:“盛会难再。”

然而,罗亦农和李哲时的新婚日子过了没有多久,噩耗就传来了……

“灵若有知,将永远拥抱你”

1928年4月,罗亦农从武汉回到上海,每天忙于工作,新的住处还没有找好,李哲时只好又回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住校去了。4月8日,罗亦农为李哲时叫了辆黄包车,付了车钱。李哲时上车后,回头望了他一眼。不料,这一望竟成永诀……

原来4月15日这天上午,罗亦农和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的邓小平在自己的住处谈工作。谈完工作后,邓小平刚从后门离开,巡捕就从前门进入罗亦农的住处,逮捕了罗亦农。邓小平出门后,看见前门一名扮成鞋匠的特科同志向他悄悄用手一指。邓小平就知道罗亦农出事了,立刻快步离开。从邓小平离开,到罗亦农被捕,前后只差一分钟。

罗亦农的被捕,是中共中央自武汉迁回上海后所遭受的第一次重大破坏。周恩来得知罗亦农被捕的消息后,立即通知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命令他负责组织营救,并照顾好罗亦农的妻子李哲时。4月15日当天下午,一名中央特科的工作人员来到罗亦农的住处,要李哲时立即到愚园路亨昌里的一处秘密机关。在这里,李哲时见到了顾顺章,获悉丈夫被捕的噩耗。顾顺章还对她说,原来的住所很可能暴露,不能再回去了,已经为她安排好一家旅馆。此后几天,李哲时每天都更换住处,提心吊胆地等待丈夫的消息。

中央特科打算用伪装送葬的方式营救罗亦农,将枪支藏在棺材里,让李哲时披麻戴孝,作为死者的家属随伪装送葬队伍走在棺材后面,等到囚车经过时,大家一齐行动把罗亦农救下来。中央特科的计划是可行的,只是敌人已经知道了罗亦农的身份,下手更快。他们提前引渡,将罗亦农送往龙华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在狱中,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与威逼利诱,罗亦农始终坚贞不屈。4月21日,罗亦农被蒋介石下令枪决。从罗亦农被捕到牺牲,前后只有6天时间,中央特科的营救未能成功。

罗亦农牺牲时年仅26岁,成为第一位牺牲的中央政治局常委。1928年4月22日的《申报》报道说:临刑前的罗亦农“身穿直贡呢马褂,灰色哔叽长袍,衣冠甚为整齐”,“态度仍极从容,并书遗嘱一纸”。

4月22日一早,顾顺章来到李哲时的住处,对她说:“你马上到龙华去,在文治大学的那个马路口右边的第一根电线杆上,去看看贴了什么样的纸条。”李哲时匆匆雇了一辆黄包车赶往龙华。在顾顺章所说的那根电线杆上,她果然看到了一张布告:“奉蒋总司令命,共党要犯罗亦农着即枪决。淞沪警备司令钱大钧民国十七年四月二十一日。”

悲恸欲绝的李哲时决定要寻找丈夫的遗骸。在罗亦农就义的刑场,有一滩鲜红的血泊,在血泊旁边丢着一根贴在竹竿上的纸标,上面赫然写着“共党要犯罗亦农”。李哲时看到罗亦农的名字后,顿时昏倒在地。醒过来时,她看见周围站着几个当地的百姓,便向他们打听,这个被枪毙的共产党的尸体移到哪里去了。一个50多岁的老人领着她向前走了一会,把一个黄土孤坟用手指给她。坟里埋的究竟是不是罗亦农?是谁掩埋的,是自己的同志,还是专行善事的经善堂用薄木棺材埋的?李哲时站在坟前想了好久,最后决定回去向组织汇报后再来查明。

4月23日清晨,中央秘书处工作人员杨庆兰找到李哲时,要她立即转移到新的住所。李哲时到了地方才知道,这里的主人是牺牲于广州起义中的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广州起义总指挥张太雷的遗孀王一知。当天晚上,周恩来代表中央到这里看望两位烈士的遗属。周恩来交给李哲时一张字条,是罗亦农的遗言,上面写着:“哲时,永别了,望你学我之所学以慰我,灵若有知,将永远拥抱你。”看完字条,李哲时泪如泉涌,她决定遵其遗嘱,学他的所学,继续在革命的道路上前进。

遵照周恩来的指示,最后查出,和罗亦农同住在一栋楼上的何家兴、贺稚华夫妇,是出卖罗亦农的叛徒。1928年4月25日凌晨,陈赓带领中央特科行动科(“红队”)队员闯进何家兴夫妇住的法租界蒲石路178号二楼,何家兴被当场击毙,贺稚华额上被击一枪,但没有死。

1928年5月,根据党中央的安排,李哲时和瞿秋白的夫人杨之华以及她的女儿瞿独伊一同登上了一艘开往大连的货轮,再经中东铁路到达莫斯科。一个月后,李哲时进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直到1930年才回国。

鉴于罗亦农的牺牲,李哲时在后来的人生旅途中得到了同志们的照顾。在李哲时的一生中,罗亦农是她永远的怀念。1982年,李哲时在《人民日报》发表回忆罗亦农的文章:“五十四年弹指而过了。我们的国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亦农同志为之献身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事业早已胜利完成了。我们社会主义的祖国,正在向四个现代化的伟大目标进军。亦农同志如英魂有知,一定又会为之放怀大笑了:‘哈哈!真是妙不可言!’他那高大的身影、爽朗的笑声,他那机警而沉静的神情、热情而幽默的性格……将永远地、深深地珍藏在我的记忆中。”1997年5月9日,94岁的李哲时在北京病逝,重新回到了她记忆中的罗亦农的身边。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