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中美军虐待志愿军战俘:向下体里灌辣椒水

狐狼001 收藏 6 8872

核心提示:对不屈服的战俘实施罚爬、罚跪、吊打、往肛门里灌辣椒水,甚至裸体塞进装了玻璃渣的汽油桶里在地上乱滚等残酷刑罚。

本文摘自:《世界知识》2004年11期,作者:何奇松,原题:《美国虐俘虐囚历史片断》

美国有个战俘博物馆

在美国佐治亚洲的安得森维尔,有一座“安得森维尔国家历史遗址公园”,它是美国国家公园体系中惟一一处纪念美国战俘的场所,1998年,美国在该遗址公园上修建了战俘博物馆,常年开放,供游客参观。

这个博物馆的所在地原是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南方军队建立的战俘营,是南军虐待北方战俘的历史见证。内战时期,南方军队用多种残酷手段对待被俘的同族兄弟。在这座战俘营存在的14个月中,先后有4。5万名北军战俘被关押在此。南军对战俘实施各种虐待。不给战俘饭吃、不给水喝,拳打脚踢战俘,是寻常之事。该监狱的卫生条件非常糟糕,导致疾病流行。战俘在此罹病得不到医治,因此而死去。许多士兵被折磨得精神失常,“眼神像受惊的动物似地呆滞”。南军在该战俘营折磨致死的战俘大约有1。3万人,约占整个战俘人数的1/3。

然而,安德森维尔国家历史遗址公园矗立的纪念碑并没有对美军起作用,或许美国政府只关注自己战俘被虐待的事件,却视侵略他国、虐待他国战俘而不顾。19世纪末美国入侵菲律宾时,美军就受命“可以采取强硬政策对待战俘和平民”。美军军官积极“贯彻”执行。其中一名叫雅各布·史密斯的将军下令不要留下一名俘虏,“我希望你去烧杀,烧杀的人越多我越满意……”他想把“敌视美国的人统统杀死”,因此得了“地狱般咆哮的杰克”的恶名。美军还曾把支持抗美的平民当成囚犯关进集中营,并对他们施以种种暴行,导致大批菲律宾人死亡。美国在菲律宾修建的关押战俘和平民的集中营被称为“地狱的郊区”。

二战期间:“死也不让你痛快地死”

二战期间,美国先后俘获德意日三国法西斯军队战俘。有一些战俘营缺乏必要的卫生设施,战俘除了承受挨饿、体罚等惩罚外,还受尽非人道的折磨。为了获得情报,美军严刑拷打战俘。对于负伤或患病的战俘不提供必要的医疗救护。美军有时还让战俘们从事危险的工作,如排雷,有数千名战俘在扫雷时被炸死。美国还把一些德国战俘“赠送”给法国,让他们充当法国战后重建的劳力,由于当时法军仇视德军,这些被转手的德国战俘在法国遭受的折磨更为严重。

美军对日本战俘更残暴,主要是因为日本人让他们在珍珠港蒙羞,而且日军的抵抗也最顽强,美军将领向士兵们灌输仇日情绪:“必须憎恨敌人,身上每一根神经都要充满对敌人的仇恨。”要勇敢地多杀死那些“黄色狗杂种的日本鬼子”。美军把仇恨倾洒在日军战俘身上,往往不让战俘痛快地死,而是让他们慢慢地、痛苦地死去。他们把日军战俘的生殖器割下来,包皮缝在战俘的嘴巴上,并给战俘挂上一块写着“死也不让你痛快死”的牌子。

朝鲜战争:对待战俘有许多“高招”

在三年的朝鲜战争中,中朝军队和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都有官兵成为对方的战俘。中朝军队按照国际公约对待战俘,但美军对待中朝军队战俘则是另外一个样子。除了卫生条件差、缺医少药、毒打战俘等手段外,美军还搞出许多“高招”折磨志愿军战俘。比如,美军让叛徒挖战俘的心脏和割战俘的肉,并让战俘们分而食之;把消防水龙头插进战俘的肛门,一桶桶凉水把他们的肚子涨得溜圆,慢慢地,战俘们连叫的力气也没有了;还用高分贝噪音、强光束照射、超强微波刺激等“高科技刑罚”残酷折磨战俘。

美军还有一种酷刑———刺笼,就是把大铁丝网分成很多小圈,每个小圈长1.5米,高1。5米,宽1米,朝里的铁刺被磨得尖尖的。关进去的战俘,站不能直腰,躺不能伸腿,靠又不能靠,只能缩成一团呆在中间,常常被扎得满身是血。能活着从刺笼里出来的战俘,大都是遍体鳞伤,气息奄奄,有的人出来后长达十多天不能动,有的终身残废。美军对志愿军战俘强制实施“遣返志愿甄别”,强行将志愿军战俘划分为“愿回大陆”和“要去台湾”两部分并加以分别关押。美军和变节者们采用了一切手段阻止被俘人员表达回归祖国意愿,他们用坦克机枪扫射愿回祖国的志愿军战俘。1952年4月间,美军把坦克开进釜山第一、第三伤病战俘收容所,造成战俘伤亡达300余人。1952年10月1日,美军动用11辆坦克和两个营的士兵向志愿军战俘扫射,造成近200名战俘伤亡。

美军还派一些神父、牧师来“传教”,给志愿军战俘“洗脑”,在他们身上刺上“反共”等字,使他们远离“共产主义魔鬼”。对不屈服的战俘实施罚爬、罚跪、吊打、往肛门里灌辣椒水,甚至裸体塞进装了玻璃渣的汽油桶里在地上乱滚等残酷刑罚。

越南战争:战俘营成了“屠杀工厂”

为防止在东南亚出现共产主义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美国“毅然”承担起收拾法国留下的烂摊子的责任,参加了越南战争。为了彻底消灭越共领导的反美力量,美军极其残暴地屠杀战俘和平民,战俘营成为“屠杀工厂”。尤其在战斗激烈之时,美军更是如此,毫无仁慈地杀死受伤的战俘。究竟屠杀了多少越南战俘,恐怕连美军自己都说不清楚。

美军除了残暴杀死战俘外,还以极其残忍的手段折磨战俘。他们把战俘捆绑后塞进直升机,在一阵拳打脚踢之后,把他们推下高速飞行的直升机,还很“幽默”地说,“这些战俘试图从湄公河上空逃走”。

美军有许多虐待战俘的花样,比如,白天把五花大绑的战俘放在太阳下烤晒,晚上则在战俘的身上涂抹吸引蚊虫的液体,让蚊虫来叮咬战俘。还有,美军把一块稻田灌满水,然后再倒入大量的人畜粪便,臭气熏天,让这一块稻田成为名副其实的“厕所”。美军把双手捆在背后的战俘拖上小船,接着,在“厕所”里转圈的小船上开始审讯战俘,如果美军得不到满意的回答,就把这些双手被捆着不能浮水的战俘推进“厕所”里,喝上几口“水”,“解渴”后,再把他们捞上来,接着审讯。

美军还利用越南热带雨林中的巨蟒,威胁战俘,从他们口中得到情报。只要战俘不讲话或回答得不能让美军满意,美军就把战俘和巨蟒一道关进屋子或笼子里。虽然巨蟒无毒,但会咬人。战俘们往往被巨蟒咬得血淋淋,发出凄惨的喊叫声,有时美军觉得叫喊声太大,有损他们的耳膜,就干脆把战俘的嘴巴封住。据说美军通过这种审讯方式能得到不少情报。

“非法战斗人员”对待战俘的又一花招

美军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也曾残酷地虐待甚至屠杀伊拉克战俘。美国第24步兵师师长巴里·麦卡弗莱将军领导的部队曾多次屠杀伊拉克人,此人现任美国联邦政府反毒品局局长。

在2001年的阿富汗反恐战争中,美军抓获了大量的“基地”组织成员和塔利班士兵。美军把这些战俘万里迢迢地运往设在古巴的关塔那摩海军基地。美国公然宣布关押在此基地的被俘人员不是战俘,不能享有《日内瓦公约》所规定的权利保障。美军知道,一旦这些被俘人员被美军宣布为战俘,那么战俘们可以根据国际法所享有的权利保持沉默,拒绝透露有关军事情报。一方面,美国政府深知这些人是关押在美国领土之外的外国人,按照美国法律,他们无权享受美国宪法规定的诸如有权获得律师帮助和在未受到起诉的情况下不能无限期地被关押等权利;另一方面,不承认其“战俘”身份,这些人自然也就享受不到国际法规定的战俘应当享有的权利。而如果他们被视为“非法战斗人员”,那就另当别论了,美方不仅可以对他们进行内容广泛的审讯,同时也可以将他们无限期关押,直到美军“满意”为止。这是美国无视《日内瓦公约》而耍的又一花招。

美军为了获得情报,对这些战俘实施了各种残酷折磨,诸如剥夺睡眠、高分贝噪音、脱掉他们的全部衣服等20多种折磨方法。据有关报道,美军虐待被俘的“基地”组织成员和塔利班战士是“经常性”的行为。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