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坚持冒险政策有家庭原因 或要给外祖父雪耻

jiwuy 收藏 0 13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金融时报》中文版网站22日发表了题为《安倍,务实还是好战?》的文章,全文如下:

在日本西部山口县(Yamaguchi)白色粉墙的中世纪城堡小城萩市(Hagi),有一座小小的铜像。其主人是封建领主毛利元就(Motonari Mori),他曾给自己的三个儿子讲“三矢之训”这个寓言。他解释说,三兄弟若不团结一致,就会像一支一支的箭那样容易被折断;但若是三支箭合在一起,就不那么容易被折断了。

安倍晋三(Shinzo Abe)借用了这个民间智慧来解释“安倍经济学”(Abenomics)的三大支柱,即货币、财政和供应方政策,其总目标是重振日本经济。他的政治灵感有很大一部分可追溯到19世纪60年代那种深刻保守主义和改革派热情的混合体,当时山口县加入另外三个反叛地区的行列,开启明治维新(Meiji Restoration)运动,推动日本走上现代化的道路。

这些事件看上去也许和昨天日本参议院的选举毫无关系;星期天,日本公众(至少是那些愿意去投票站投票的人)让安倍的自民党(LDP)在国会上院赢得了多数席位,以此肯定了安倍上任七个月来的表现。由于自民党已经控制国会下院,这将使安倍在推动立法时具有更大的自由度。

安倍的动力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他在山口县的政治根基;19世纪时,这里被称为长州藩(Choshu)。国家利益的概念正是在这里孕育的。在明治时期,这意味着学习西方的技术和组织机能,以便击退西方殖民主义。也正是在长州藩,高杉晋作(Shinsaku Takasugi)摒弃了只有武士才能配备武器的概念,倡导组建一支专业化军队。(安倍晋三的父亲就是因为崇拜高杉晋作,所以在自己和儿子的名字中都加了“晋”字)。

然而,对安倍晋三影响最大的是他的外祖父、另一位山口县人岸信介(Nobusuke Kishi)。岸信介是日本战时内阁成员,最初曾被列为甲级战犯,但后来未予起诉,最后他还成为首相。对安倍来说,他的外祖父是战败耻辱和美国强加给日本的战后秩序(用右翼分子的话说就是“胜者的正义”)的象征。这就是为什么他想要改写在占领时期成文的日本宪法,包括其中禁止日本拥有军队、并将天皇削弱为毫无实权的一个国家象征符号的条款。

“他们有一种受害者心态,”东京大学(Tokyo University)国际政治学教授Kiichi Fujiwara在谈到安倍的同僚时表示。安倍的这些同僚相信,日本一直遭受着特别的诬蔑。Kiichi Fujiwara指出,“他们认为:‘那些人一直在撒日本的谎,我们的形象不佳,就是因为有那些谎言。’”

安倍的意识形态根源使一些人感到不安,他们认为,在获得更强大民意授权之后,他将放手推进民族主义的议程。一些人担心,他将参拜靖国神社(Yasakuni shrine)——那是一个中韩仇恨的民族主义象征,或者修改日本战后道歉的措辞。鉴于历史的强烈影响和持续不断的领土纠纷,此类举动肯定会引发区域紧张。

然而,正如新闻界人士、日本再建基金会(Rebuild Japan Initiative Foundation)主席船桥洋一(Yoichi Funabashi)所指出的:“无论他的意识形态倾向如何……他也是一名现实主义者。”船桥称,5月份的市场波动(当时债券收益率剧烈震荡、股价下挫20%)也许最终证明是一件好事,因为顾问们“能够告诉他,安倍经济学仍不稳固,他应该专注于经济”。

的确,许多人预期安倍将把自己的政治资本用于兑现经济承诺,而不是修订宪法。这意味着削减公司税;顶住农民和医生等群体的反对,加入《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上调消费税;以及终结通缩。

民调似乎表明,日本公众渴望有一个稳定的政府,但他们不信任安倍的修正主义倾向。很多人将期盼,他所受的山口县影响的另一个元素——强烈的务实传统——将胜过意识形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