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被前男友泼硫酸毁容 称悔恨当初心太软

女孩被前男友泼硫酸毁容 称悔恨当初心太软

目前行凶者尚未宣判,受害人急需治疗费用

如果不是被前男友泼硫酸致面部毁容,阿凤(化名)还在享受着灿烂的青春。谈起自己的遭遇,她声声叹息,“不够了解,千万不要贸然与人同居……”

昨日,记者在武警广东总队医院住院部见到21岁的阿凤,额前长长的留海挡住她半个脸,始终埋着头,但仍可见脸上、颈部大面积烧伤愈后深深浅浅的疙瘩。

2011年11月18日晚,白云区嘉禾,阿凤正和两位工友吃完夜宵准备回宿舍,突然迎面被人泼来一股液体,惨叫中阿凤还记得泼她的前男友葛某恶狠狠地甩下一句:“你去死吧!”阿凤95%的脸上皮肤、20%胸颈及手脚皮肤烧伤,治疗了四五个月,伤口才算愈合,但已面目尽毁。

原来,阿凤17岁就到了白云区潭村的电子厂打工,认识了29岁的葛某,他像大哥哥一样哄着阿凤,交往几个月后,他们便租了小房子同居。然而不久,葛某凶恶的一面便显露了,“他不许我与男人讲话,后来甚至女同事也不让我交往。我每个月挣的工资要悉数交给他,身份证、银行卡也被他掌握。”阿凤稍有不从,葛某便又打又骂。

2011年7月,不堪忍受的阿凤最终离开了葛某。恼羞成怒的葛某仍不停骚扰她,还将她的裸照放上网,并索要3000元分手费。后来,葛某将硫酸泼向了阿凤。

目前,葛某仍被拘留,案件正移交司法部门审理。

■对话

“没想到他真的这么残忍”

新快报:为什么不早点离开他?

阿凤:不敢。身上没钱,身份证在他那,他还威胁我,不准将我们事告诉家里人,否则就伤害家人。而且,我被哄一下开心了又跟回他,我心太软了。

新快报:你有没有想过怎么彻底摆脱他?

阿凤:后来我把电话换了就以为没事了。

新快报:你会想到他用硫酸泼你吗?

阿凤:没想到他真的这么残忍。感觉他跟踪我很久了,硫酸泼我预谋了很久的。

新快报:现在你面临什么困难?

阿凤:我已经花光了家中所有积蓄,治疗还需要几十万元,希望能有好心人帮帮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