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雷迪夫网站7月19日报道]中国对印度拟在中印边境组建山地打击军的计划反应谨慎,官方媒体则对这一动向予以忽略。

中国外交部书面回答印度报业托拉斯对中方反应的询问时表示,中印两国政府签署了多份关于维护边境地区和平与安宁及在军事领域采取增强信任措施的协议。

简短的回复中没有直接提及印度政府批准组建山地军一事,而只是表示,两国边境地区的总体形势是和平、稳定的,中方愿意同印方共同努力维持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

为增强印度军队在实际控制线一带的作战能力,政府17日批准斥资约6500亿卢比(约合670亿元人民币———本报注)组建一支部队,包括在与中国交界地带增加部署5万名军人。

迄今为止,北京的官方媒体对印度组建山地军一事未予以报道。

[印度雷迪夫网站7月19日文章]题:印度是如何向中国学习的(作者印度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中国问题专家斯里坎特·孔达帕利)

经过了为确定部队构成、预算分配、军种的角色与使命以及因为国防与外交/安全部门之间的官僚扯皮而引起的延宕,在得到内阁安全委员会的批准之后,组建打击军团的方案具体成形了———这是印度第四支这样的部队,不过也是最新一支专门用来打山地战的部队。

这个拟议中的军团将下辖3个师的兵力。一旦边境对面的国家胆敢入侵印度,那么这个军团可望把战争引入西藏,从而加大对方的损失。

尽管有人对组建这样一个打击军团的必要性表示怀疑,但是整件事的来龙去脉支持了这一设想。

第一,时任陆军参谋长的迪帕克·卡普尔上将在2009年末曾宣称,除了考虑巴基斯坦和中国的核武器因素之外,印度军队正在加紧适应核态势下两个战区同时交战的情况———其中一个战区针对的是巴基斯坦,另一个则是中国。

第二,中国崛起所导致的中印之间日益加剧的军力不对称明显表现为印度对邻国的谈虎色变。中国最近提出了多项领土收复的主张。

这种日益加剧的不对称反映在了军事预算的划拨以及实际的军力上。中国的军费(官方数字是1200亿美元)是印度国防预算的3倍以上。在今后20年里,预料中国的国防开支将超过美国,达到1万亿美元以上。

在这些数字中,估计中国把军费的将近四分之一用在中印边境,具体表现为过去两年在西藏及周围地区进行的30多次军事演习,包括最近派驻的歼-10和苏-27多用途战斗机在内的军事部署,以及官方媒体故意发出的关于中国导弹现在具有陆路/铁路机动能力的核威慑信号。

军力的不对称还反映在部队兵力上。印度现有4个军团———即第14、第3、第4和第33军团,它们下辖10个山地步兵师,总兵力将近22万;而中国负责与印度接壤地区作战任务的成都和兰州两个军区下辖4个集团军,分别是第13、第14、第21和第47集团军,总兵力约为40万。

在增兵5万作为打击军团建制的一部分的情况下,印度可以一定程度上减轻这种军力的不对称。

第三,自从印度1998年进行核试验以来,中方边境巡逻部队对实际控制线的越界明显增多。在两国边境的东段和西段,这种越界行动的平均次数估计达到了3位数。

实施组建打击军团的决定表明印度正在向中国学习。在国家安全问题上,中国一向当断则断———不管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中国在朝鲜战争中的全力以赴解释了这种绝不含糊的立场,即便它对抗的是当时最先进的美军。印度需要从中获得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