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6年的避孕教材

1956年的避孕教材

1956年的避孕教材

1956年的避孕教材

1956年的避孕教材

1956年的避孕教材

1956年的避孕教材

1956年的避孕教材

1956年的避孕教材

1956年的避孕教材

1956年的避孕教材

1956年的避孕教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中国今天的人口是毛主席说人多力量大批判了马寅初吗?

流 波

要说新中国这样庞大的人口,首先得看看历史,研究一下中国人口的变化脉络。据《国语》记载,周宣王时中国就已进行过人口调查。根据战国时期各国兵力及资料推算,估计总人口数在2000万左右。秦汉人口由秦末汉初的1650万左右攀升到高峰值时的5767万左右。三国魏晋南北朝人口数随时局变化起落,在1000万到3000万之间增减。隋唐五代时期,人口数低时在4000万左右,高峰期到9000万左右。宋辽金元时期人口从几千万到高值时突破1亿。明洪武廿六年(1393年)人口数有7270万,崇祯末年增至1.5亿人口。清代康熙年间全国人口已有1.6亿,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至3.115亿,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为3.831亿,咸丰元年(1851年)为4.36亿。后来由于清朝的腐败没落,中华民族受到近代西方列强的侵略,也造就了关于人口的一句著名的话,叫“四万万五千万同胞”的4.5亿。1936(民国廿六年)年内政部统计为4.8亿,开始占人类的四分之一。那么,从清代康熙年间的1.6亿开始了在亿的单园内的持续增长,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康熙五十年(1711年)后实行“盛世滋生人丁,永不加赋”,土地却按从头分的政策,这样的政策对当时农业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作用,当然人口的增长也是必然的。

那么到了1949年新中国诞生之时,共和国的人口基数将近6亿,国际上因为政治、军事上对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已经是无可奈何,于是西方想借用中国这样庞大的人口做文章,其意就是用人口恐慌来幻想搞乱年轻的共和国。如美国政府的发言人艾奇逊散布中国由于人口过多,老百姓没有饭吃就必然起来造反的谬论,毛主席在《唯心历史观的破产》一文中针锋相对地质问其“革命的发生是由于人口太多的缘故么?古今中外有过很多的革命,都是由于人口太多么?中国几千年以来的很多次的革命,也是由于人口太多么?美国一百七十四年以前的反英革命,也是由于人口太多么?”一连串的质问之后,结论是“艾奇逊的历史知识等于零”。针对西方用人口理论的政治压力,毛主席化刚为柔:“中国人口众多是一件极大的好事。”“除了党的领导之外,六亿人口是一个决定的因素,人多议论多,热气高,干劲大。”“除了别的特点之外,中国六亿人口的显著特点是一穷二白,这看起来是坏事,其实是好事。穷则思变,要干,要革命。一张白纸,没有负担,好写最新最美的文字,好画最新最美的图画。”“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在共产党领导下,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也可以造出来。”

毛主席历来就是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是高度重视。从1956年开始,毛泽东分析研究国情的着重点集中到探索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上来,指出:“我们作计划、办事、想问题,都要从我国有六亿人口这一点出发,千万不要忘记这一点。”(《毛泽东选集》第5卷第387页)1954年1月中央批准了卫生部《关于节育问题的报告》,第一次以正式文件形式发出了《关于控制人口问题的指示》。1956年,毛泽东主持制订了《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规定除少数民族地区外,在一切人口稠密的地区,宣传和推广计划生育,提倡有计划的生育子女,使家庭避免过重的生活负担,使子女受到良好的教育,并且得到充分的就业机会。这一认识在党的八大有关决议中得到体现,“生育方面加以适当控制”的人口政策第一次被纳入发展国民经济的五年计划。1957年10月,毛泽东在党的八届三中全会上谈到人口问题时说:“计划生育,也来个十年规划。少数民族地区不要去推广,人少的地方也不要去推广。就是在人口多的地方,也要进行试点,逐步推广,逐步达到普遍计划生育。计划生育,要公开作教育,无非也是来个大鸣大放、大辩论。人类在生育上头完全是无政府状态,自己不能控制自己。将来要做到完全有计划的生育,没有一个社会力量,不是大家同意,不是大家一起来做,那是不行的。”(《毛泽东选集》第5卷第471页)。1962年,国务院成立了计划生育办公室,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认真提倡计划生育的通知》,明确指出:“在城市和人口稠密的农村提倡计划生育,适当控制人口自然增长率,使生育从完全无计划的状态逐渐走向有计划状态,这是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既定政策。”这个通知还要求做好宣传工作和技术工作。1973年,国务院成立了计划生育领导小组,各地区各基层单位也陆续开始建立计划生育机构,国务院提出了“四五”期间人口增长计划,这是我国第一个人口增长计划。1973年12月,全国第一次计划生育工作汇报会在北京召开,会议贯彻了毛泽东提出的避孕药具一律免费并送货上门的要求,提出“晚、稀、少”的宣传口号,并针对不同地方不同情况作了具体部署。1974年底,病重中的毛泽东在国家计委《关于1975年国民经济计划的报告》上作了“人口非控制不可”的批示,再次强调了人口控制对国民经济发展的重大作用。由于这样的长期努力,人口自然增长率逐年下降,到1977年净增人口从1971年的1950多万减少到1100万,6年中少增加了3100多万人,自然增长率下降了11.3%,70年代人口平均增长率比50年代和60年代减少了3.1个千分点。

但由于是从6亿这样大的人口基数上的努力,尽管中国实行了几十年的计划生育政策,但人口的缓解必定是一个几十年甚至于上百年的过程。了解了历史的真相后,我们对右派、西方造谣说是毛主席的意识造成了今天中国人口问题应该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了。

至于马寅初“新人口论”受到当时批判的问题,既是历史的误解,也是历史的必然。为什么?不管外国的马尔萨斯还是中国的马寅初,提出人口一多问题就来了这样的理论本身是没有多少质疑的,这些并不是什么高升的课题;问题在于你在什么时候提出来,提出来的背景、目的是什么?比如西方当时就是利用这些人口理论来想压制新中国,这样的目的是显然的;而正是在这样背景下,马寅初发表他的类似的观点,必然要受到当时政治形势的考验。1957年10月4日《人民日报》发表《不许右派利用人口问题进行政治阴谋》的文章,不点名地批判了马寅初。1958年5月4日,在北京大学庆祝建校60周年大会上,陈伯达点名批评了马寅初:“马老要对他的《新人口论》作检讨。”7月1日康生向北大师生作报告时讲:“听说你们北大出了个‘新人口论’,作者也姓马,这是哪家的马啊?是马克思的马吗?是马尔萨斯的马吗?我看是马尔萨斯的马!”在以后短短的两年内,全国各地共发表了200多人署名的批评文章。

后来右派燕子翻身,一古老儿将能扯上的问题全泼到主席的身上,如人口问题是“批错了一个人,增加了几亿人”,等等。其实,这几亿人你批不批都照样,这是由当时中国的人口基数决定的;相反,如果没有毛主席共产党的英明领导,实行了计划生育,后来中国的人口还会多了几个亿也说不准。更有意思的是,毛泽东早在1920年开始探索中国革命和中华振兴之路时,就针对生育上的无政府状态和盲目性,指出人口如不控制,“其结局必至于人满为患”(《毛泽东书信选集》第8页)。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