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在红二、四方面军的干部会上,张国焘又公开诋毁毛泽东。任弼时严厉地警告说:“我们二方面军的同志,很多是从井冈山来的。对毛主席是有感情的,你如果强迫他们反对毛主席,他们就要翻脸,他们是不认识你的!”

1936年任弼时严厉警告张国焘:再诋毁毛泽东就翻脸

本文摘自:《党史文苑》2013年第6期,作者:武文笑,原题为:《毛泽东和任弼时的至真情谊》

毛泽东和任弼时同为湖南人,毛泽东比任弼时大11岁。任弼时少年时就认识毛泽东,并热衷于参加毛泽东组织的活动。1920年暑假,经毛泽东介绍,从长郡中学毕业的任弼时赴俄勤工俭学,接受了马克思主义,走上了革命道路。从此,毛泽东和任弼时成为了相互尊重、相互信任、相互支持、配合默契的亲密战友,并肩战斗在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和中国人民的幸福生活鞠躬尽瘁、奉献才智的大风大浪中。

我不同意张国焘那一套

任弼时1904年4月30日诞生于湖南湘阴县,早年在本乡读书。1915年夏天,任弼时背着包袱,跟着父亲,步行60多里地,来到了长沙南门外妙高峰下,进入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开办的附属高小部读书。

任弼时到了这里,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第一师范有个学生自治会,经常组织学生开展演讲。任弼时很快就听说其中有一位名为毛泽东的高年级学长,是学校里品学兼优的学生,在师生中名声鹊起,他很是仰慕,很想亲眼目睹一下这位不寻常的人物。不久,任弼时见到了毛泽东。那是在学生自治会组织的一次讨论会上,毛泽东和几名高年级的同学正在热烈地谈论国家大事。任弼时等几个高小部的学生听见后,好奇地走进去,要求参加讨论。身穿长衫的毛泽东放下手中的一张报纸,微笑着走向他们,握着任弼时的手,热情地说:“欢迎来参加,太好了!”毛泽东热情地向这些低年级的弟妹们介绍了学生自治会的一些情况,同时勉励他们好好学习,锻炼好身体,将来为改造社会做出成绩。这次一见,毛泽东给任弼时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时,长沙学生运动的一批骨干纷纷集会。第一师范的毛泽东、蔡和森与长郡中学的任弼时等,宣布成立湖南学生联合会,决定全体罢课,同时他们也深入民间宣传。毛泽东主编《湘江评论》,发表《民众的大联合》一文。任弼时则联合多所学校里的湘阴籍同学,组成一个宣传团,回湘阴老家向民众进行宣传。毛泽东和任弼时都以很大的激情,投入到这场爱国运动中去。

1920年,赴法勤工俭学的热潮已在全国各地掀起。湖南在毛泽东的倡导和组织下,也去了一大批。任弼时也想到法国去,但错过了机会,最后,他和同学萧劲光决定去俄国。毛泽东也曾想到俄国去,可由于各种原因,最终没有去,而他却积极支持任弼时去。当时,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附属小学任主事。毛泽东热情接待了任弼时,并告诉他,关于他和萧劲光去俄国学习的事,已经写信与上海方面联系好了,可以启程。

此后,任弼时赴俄学习,而毛泽东在国内投入到了风起云涌的斗争里。

1924年,任弼时回国,参加团中央工作,先后任团中央组织部长、代理书记、总书记。

1926年,任弼时离开上海,代表团中央去苏联参加少共国际代表大会。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任弼时从苏联回国,到了武汉。这时,毛泽东也在武汉,分别多年的同乡、校友再次相遇。任弼时和毛泽东交流了上海和湖南工农运动方面的情况。

1927年8月7日,在汉口旧俄租界三教街41号楼3楼上的一位俄侨家里,举行了一次特别的“酒会”,这就是著名的“八七会议”。毛泽东在会上提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著名论断。任弼时十分兴奋,他发言表示完全支持毛泽东的主张,说共青团是党的助手,我代表团中央拥护党的决议。会议只开了一天,夜色中,任弼时与即将赴湖南的毛泽东握手告别。

1931年3月,党组织派任弼时到毛泽东、朱德领导创建的中央革命根据地,任中共苏区中央局委员兼组织部长。

在长汀一间农家的土砖屋里,毛泽东走了出来。他身穿粗布的红军制服,脚踏一双布鞋,快步走上前去,与任弼时紧紧握手。任弼时望着又黑又瘦的毛泽东,既兴奋又心酸。

毛泽东向任弼时介绍了苏区的大体情况,回顾了从井冈山到赣南、闽西这一段战斗历程。毛泽东关于实行红色割据、建立革命根据地、建立人民军队、开展反“围剿”斗争的一些看法,深深打动了任弼时。

9月,毛泽东来到瑞金,和任弼时同住在叶坪村中央局的小楼上。任弼时协助毛泽东处理根据地的各项工作。11月7日,第一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在瑞金召开。大会成立了中央工农政府,选举毛泽东为政府主席。任弼时由衷地为毛泽东感到高兴。

1932年6月,蒋介石对中央苏区发动第四次“围剿”。这时,以王明为代表的“左”倾教条主义路线已统治全党。毛泽东的正确领导已被排斥,但是,毛泽东的军事思想在红军中有很深的影响,任弼时同周恩来、朱德一起,仍然主张按毛泽东的战略战术原则来对付敌人,胜利地粉碎了第四次“围剿”。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央红军被迫实行战略大转移。1935年6月16日,毛泽东、周恩来等率领的中央红军和张国焘率领的红四方面军会合,中央决定两军主力向北进攻,先取甘肃南部,以创建川陕甘根据地,但张国焘不同意中央北上的战略决策,党内展开了激烈的斗争。张国焘最后公开搞分裂活动,另立中央。

由于通讯不便,领导红二方面军的任弼时、贺龙并不了解张国焘的反党阴谋。1936年7月,红二、四方面军在甘孜会合时,张国焘企图把红二方面军拉过去,共同反对中央。开始,张国焘故作热情,极力拉拢。但任弼时识破了他的心计,同他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

两军会合后,任弼时首先到当时受张国焘排挤的朱德那里,深夜长谈,较详细地了解了张国焘的罪恶行径,并坚决表示说:“我不同意张国焘那一套!”

张国焘依旧高傲自大,一意孤行。一次,张国焘派人送来一批文件,内有攻击党中央和红一方面军北上是“逃跑”,并指名道姓地诽谤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博古等领导人的内容。

任弼时见状,立即指示:不准进行反中央的宣传,送来的材料一律不准下发。文件材料保留一份,其余的全部烧掉。他气愤地说:“张国焘,你要反党中央,反毛泽东,你算个什么党员,算什么老党员!”

在红二、四方面军的干部会上,张国焘又公开诋毁毛泽东。任弼时严厉地警告说:“我们二方面军的同志,很多是从井冈山来的。对毛主席是有感情的,你如果强迫他们反对毛主席,他们就要翻脸,他们是不认识你的!”

任弼时和朱德一方面严厉地批评张国焘的错误,同时又严肃而耐心地做他的思想工作。任弼时找红四方面军的领导干部谈心,宣传团结统一和北上抗日的重要意义,广大指战员逐渐觉悟,张国焘孤立了。最后,张国焘只得表示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