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世忠有四位夫人:即白氏、梁氏、茅氏、周氏,见赵雄所撰《韩蕲王神道碑》(载《琬琰集删存》卷一)。前三人皆因韩世忠战功受封秦国夫人,而梁氏、周氏身世、事迹可考,尤以梁氏夫人知名度最高。在南宋抗金战争中,她协助韩世忠屡破金兵,功绩卓著,一身几乎系南宋军政大局的安危,生前受封两国夫人,开功臣夫人封两国的先例。可以说,她是宋代乃至中国历史上一位杰出的女性。

韩世忠发妻为白氏,封秦国夫人。此封号应是追封,因为史书记载梁氏都是直书“世忠妻”,不及白氏,所以白氏很可能在韩世忠南渡之前即已去世,或因南北悬隔而失踪。

次妻为梁氏。民间称其为梁红玉。有关梁氏夫人的事迹,史书所载其实并不多见。但所关事件却都颇为重大,是所谓系国安危的几件。其中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各卷所载,稍有涉及,却是我们仅知的值得珍重的史料。

第一件事,建炎三年(1129)三月,宋高宗自扬州逃往临安,御营统制苗傅、刘正彦发动叛乱,诛杀宦官康履及枢密使王渊,逼高宗退位,立魏国公旉,隆祐太后听政。其时韩世忠带兵由海道至平江,会同张浚等起兵勤王平叛。而梁氏夫人与子亮适在临安,被苗刘扣为人质。《要录》卷二一,此月壬寅记事。

(初,苗傅闻韩世忠在秀州,取其妻梁氏及其子保义郎亮于军中以为质。朱胜非闻之,乃好谓傅曰:“今当启太后,招二人慰抚,使报知平江诸人,益安矣。”傅许诺。胜非喜曰:“二凶真无能为矣。”太后招梁氏入见,封为安国夫人,锡予甚渥。后执其手曰:“国家艰危至此,太尉首来救驾,可令速清岩陛。”梁氏驰出都城,遇苗翊(苗傅弟)于途,告之故,翊色动,手自捽其耳。梁氏觉翊非善,愈疾驰,一日夜会世忠于秀州。)

当苗刘之变凶焰张大之际,宰相朱胜非、隆祐孟后同二凶虚与周旋,却内无依靠,外无强援,且与平江救驾兵互不沟通。故欲借助梁氏夫人,表面上是去说服韩世忠归朝,其实是令其疾速勤王。梁氏夫人以其忠诚和机智,摆脱纠缠,圆满完成了这一任务,为平叛做出了贡献。《韩世忠神道碑》亦载此事 。但神道碑称梁氏为杨国夫人,与要录略有不同。要录记载封安国夫人后改封和国夫人。

第二件事,即建炎四年(1130)三月,韩世忠于京口黄天荡围困兀朮,梁夫人桴鼓助阵事。但各书所载均极为简略。《要录》卷三二:(金人至镇江府,浙西制置使韩世忠屯焦山寺以邀之。……完颜宗弼遣使通问,世忠亦遣使臣石皋报之,约日会战。世忠谓诸将曰:“是间形势,无如金山龙王庙者,敌必登此觇我虚实。”乃遣偏将苏德将二百卒伏庙中,又遣二百卒伏庙下,戒之曰:“闻江中鼓声,岸兵先入,庙兵继出。”敌至,果有五骑趣龙王庙,庙中之伏喜,先鼓而出,五骑振策以驰。仅得其二,有一人红袍玉带,既坠复跳驰而脱,诘二人者,即宗弼也。既而战数十合,世忠妻和国夫人梁氏在行间,亲执桴鼓,敌终不得济。)

第三件是绍兴五年(1135)三月甲申,淮东宣抚使韩世忠移屯淮东楚州。《要录》卷八七载:

(淮东宣抚使韩世以大军发镇江。……翌日赵鼎进呈世忠已过淮南,乞遣中使抚问。……以手札劳之曰:“今闻全师渡江,威声遐畅,卿妻子同行否?乍到,医药饮食,恐或未备,有所须,一一奏来也。”时山阳残弊之余,世忠披荆棘,立军府,与士同力役。其夫人梁氏亲织薄为屋。 )

楚州是韩世忠开辟的前线阵地。在一切草创之际,韩世忠能“披荆棘”,“与士同力役”,恐怕也与梁氏夫人的鼓励有关。其夫妇同心协力,为士卒之先,作为国夫人,亲自织帘遮蔽风雨,与全军共甘苦,是所率军队具有战斗力的根源所在。所以《要录》卷八八有这样的记载:“诏韩世忠纪律严明,岳飞治军有法,并令学士院降诏奖谕。时世忠移屯淮甸,军行整肃,秋毫无犯。”

第四件事是《要录》卷九二于绍兴五年八月丁卯仅有“淮东宣抚使韩世忠妻秦国夫人梁氏卒,诏赐银帛五百匹两”的记事,尽管这已是开史书记载功臣夫人死亡的先例,使梁氏有一个明确的卒年,已经极不寻常,至于梁氏是病故还是阵亡皆有可能。但跟据邓广铭先生的韩世忠年谱中所述(《续资治通鉴》卷一百十六),绍兴五年八月(韩世忠)遣统领官韩彦臣等袭伪齐镇淮军,获其知军王拱等,献于朝。说明此间发生过战斗,梁氏阵亡可能性较大。

第三任妻是茅氏,资料更少,只知道他是韩世忠长子韩彦直的生母。因为长子彦直是绍兴十八年进士,而《绍兴十八年同年小录》记载了韩彦直的详细身世资料: 第四甲第一百八人韩彦直,字子温,小名檀僧,小字旃郎。年十八,六月二十八日生,外氏茅氏,其庆下第一,兄弟四人。……父世忠。韩彦直生于绍兴元年,可知茅氏在梁氏生前已入韩府。而梁氏所生子可能早卒。

韩世忠第四妻为周氏,《要录》卷一六,张俊破秀州,以周氏归韩世忠,事在建炎二年(1128)六月。则纳周氏时,在梁氏生前。后周氏封蕲国夫人,生韩彦古,《神道碑》有“彦古方居蕲国夫人忧”语,说明周氏之死在《神道碑》之后,即宋孝宗淳熙改元之初(1174)仍健在,上距韩世忠之卒,已有二十余年,于四夫人中最为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