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枪梦

13574554194 收藏 15 3140
导读:每个男孩在孩提时,就莫名地喜欢上了枪,就像刚生下来的婴儿就会吃奶一样,也许这就是男孩子的本能。我也不例外痴迷上了枪,为枪哭过、闹过,用彻夜难眠,茶饭不思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那时候,我们什么玩具也没有,也没有见过什么玩具,就更别提什么玩具枪了。爷爷是个锯木工,有一天爷爷照着手枪的样子,给我用木板锯了一把手枪。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把“枪”,我高兴的手舞足蹈。奶奶帮我喂饭我要拿着才肯吃,睡觉手也要握着才放心,心怕别人“偷”了。   上学后,我们学着用纸折枪,说来好笑,用稻草揩屁股的年代,纸也是

每个男孩在孩提时,就莫名地喜欢上了枪,就像刚生下来的婴儿就会吃奶一样,也许这就是男孩子的本能。我也不例外痴迷上了枪,为枪哭过、闹过,用彻夜难眠,茶饭不思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

那时候,我们什么玩具也没有,也没有见过什么玩具,就更别提什么玩具枪了。爷爷是个锯木工,有一天爷爷照着手枪的样子,给我用木板锯了一把手枪。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把“枪”,我高兴的手舞足蹈。奶奶帮我喂饭我要拿着才肯吃,睡觉手也要握着才放心,心怕别人“偷”了。

上学后,我们学着用纸折枪,说来好笑,用稻草揩屁股的年代,纸也是稀罕物,我们书包里除了一本语文书,一本算术书和各一本作业本外,根本没有多余的纸张来折腾。好在爸爸是老师,我偷偷地到阁楼上拿了几本书,同几个小伙伴一人折了一把纸枪,耀武扬威地在学校里、村子里显摆,后面常常跟着一些挂着鼻涕的小屁孩,因为他们抱着即使摸不到,也要多看几眼的态度。那种惬意啊,无与伦比。

有时候,我们捧着泥巴团,到晒谷坪用泥巴做枪,经常被生产队干部撵走。有时候,我们也会去偷别人家堆在墙角的瓦片,用石头敲出手枪的大致形状,然后到小溪边,或者水塘边的石头上去磨,使之变得光滑、不划手才作罢。

我们无忧无虑,每天开开心心,如同花果山上的小猴子,把安静祥和的山村折腾得七晕八素,鸡犬不宁。

一天,村里来了电影放映队,我们欢天喜地,个个喜上眉梢,好像过年一样。虽然现在我们的孩子们天天可以坐在电视机、电脑前,也可以捧着手机欣赏各种各样,丰富多彩的电视电影,玩电子游戏。但是,同我们小时候比起来,似乎缺少了一些趣味,缺少了一些孩子气,更缺少了一些与大自然的亲和力。

那天傍晚,我们连饭也没吃,就早早地背着凳子,来到学校操场上,占据有利的位置。 那晚放映《小兵张嘎》,电影中的嘎子深深的吸引了我们。嘎子腰系军用皮带,手中紧握一把枪的样子,令我们浮想联翩。回到家睡到床上,我辗转反侧几乎一夜未眠。第二天一大早,小伙伴们就把我叫醒了,我无精打采地同他们一起到了学校,同学们正在眉飞色舞的回忆电影情节,见我来了纷纷围过来。

我问:你们喜欢嘎子的那把手枪吗?说到枪,大家的眼睛都泛出贪婪的绿光。老师来了,我们丝毫不情愿地早读起来。

一天晚上,大队民兵连长在手摇电话里跟我爸爸说,星期天到我们村的学校里搞民兵训练。我听说后,兴奋得手舞足蹈。第二天早上我把这个激动人心的好消息告诉了大家,小伙伴们欢呼雀跃,奔走相告。

这一天终于来了,民兵们一人一支步枪,个个雄赳赳气昂昂,他们练双手持枪、抬枪上肩、背枪、放枪、站姿射击、卧姿射击,我看的入神了,竟然不知不觉地越过警戒线,被民兵连长拎起丢了出去,那天下午,我成了伙伴们的笑料。

训练的间隙,步枪支成的三角杈一个连一个,一直连到我们的心里。枪啊,终于看到了真实的枪,可我们仍然不满足,我们还想摸摸,更想玩玩。

民兵连长见我喜欢抢,他拿过一把枪,教我怎样打枪,然后又把步枪拆卸下来,告诉我每个部分的名称,最后又把枪装配好,我第一次知道56式半自动步枪,由刺刀、枪管、瞄准具、枪机、枪托等部分组成,知道了什么是“三点成一线”。 我还想看 民兵的实弹射击训练,也就是打靶,出于安全考虑,民兵连长没有答应我的请求。

我们那时候家里穷,但我们模仿能力强,快过年了,看到比我们大一点的男孩子玩自制的“红炮枪”,羡慕得不得了。我们想我们也可以自己做呀,心动不如行动,没有铁丝,就把村子里的广播连地线偷偷地剪掉,没有小钢管,就到处找,甚至连附近的矿山垃圾场都去找过。经过一番折腾,我们终于拥有了一把属于自己的,会发出枪声的“红炮枪”。那时,我是我们村子里少有的,能够做出这种枪的其中一个。我的枪安全、美观、装填快(两粒红炮)、威力小。我爱不释手,别人也特别眼馋。有一个老师的孩子,为了得到我做的枪,竟请我的爸爸出面,才如愿以偿。

走入社会,我对枪的痴迷程度越发严重,本来想通过当兵达到自己与枪零距离接触的目的,一解我的“相思”之情,无奈身体不达标。于是我只好买了一把气枪,闲暇时,常常练习枪法,奇怪,我的枪法出奇的好,虽不是百步穿杨,倒也指哪打哪。打电线杆、窗棂子、树干这些线状物最容易,也不算什么,而打点状物除了有过人的天赋外,还非得刻苦练习不可,否则,歪打正着的惊喜也轮不到你来享受。

一次,我同女朋友到郴州玩,那时候郴州街面上经常有气枪打气球的摊位。为了卖弄自己的不俗的枪法,增加自己在女朋友心中的筹码,我指着其中的一个摊位对女朋友说,我能把这个摊位的气球全部打破。女朋友笑了,美丽的脸上露出求证的欲望,我端起气枪,瞄了瞄,随即扣动扳机,只听见啪啪啪的气球爆裂声。300个气球瞬间灰飞烟灭。良久,女朋友、摊主才从惊讶中缓过神来。

后来,女朋友送给我一把猎枪,我爱之如宝。几乎每天都擦拭,金属部件锃亮如镜,木托更是泛出诱人的古铜色的光泽。虽然拥有“他”好几年,我还没来得及领略用“他”打猎,带给我的凛然气慨,却在一次政府的缉枪行动中上交了。我为此痛心疾首了好多天。

慢慢地长大成人后,儿时的伙伴各奔东西,随着生活的压力与艰辛日渐增大,使得我们不再有玩“枪”的热血与冲动,心中对枪的那份痴迷,也随着时间的流逝得以稀释。

世间万物似乎有一种注定,当你曾经热衷的美好,与你渐行渐远时,她又会在不经意间与你不期而遇,带给你惊喜。

那年,儿时的一个伙伴从大学毕业分到公安局当警察,在一次交杯换盏中回忆起拥枪梦,兴奋之余,我们一起来到公安局的射击训练馆,什么56式半自动步枪、64式手枪、81式自动步枪、微冲各式各样的枪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我犹如刘姥姥进大观园。因为我出奇的枪法,我的伙伴曾经跟公安局的同事聊过,公安局领导准许我用54式手枪实弹射击五发子弹,为现场正在训练枪法的警察表演射击。听了教练标准的手枪射击方法简介,我抬起手,说时迟,那时快,五发子弹全部打了出去。一看靶,五个十环,赢来一片掌声。

一切回归现实,生活还得继续,枪只是成了茶余饭后偶尔的话题。不过,听到电影电视节目里的枪声,还会心猿意马,心旌摇荡。

唉,无可救药的男人呀!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一日笔·南国之彬

本文内容于 2013/7/22 16:01:20 被1357455419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