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待审]又去朝鲜

hn153 收藏 7 93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又去朝鲜

1996年终于站完了最后一班岗,退休后萌生的第一个想法是再去一次朝鲜。四十几年的沧桑没有销蚀旧的记忆,朝鲜,那是一个魂牵梦萦的地方,有着许多的少年时的快乐与失落,还有那客死异国的战友。

这个想法得到老伴的赞同,就与丹东一个旅行社取得联系。有一天打来电话让我们在那一天到丹东报到参团。闻讯后兴致匆匆的收拾行李与老伴如约赶到丹东,一出火车站就懵了,原先正对火车站是一条叫毛泽东大街的路,如今这条街名没有了,街也不是记忆中那样。打了个“的”到旅行社报了到,每人交三千五百元,留一个身份证复印件,再花三十二元买一个旅行药盒一包消毒药粉,告诉了一些注意事项及第二天八点集合,手续就办完了。

剩下的时间与老伴浏览了市容,参观镇江山公园里的抗美援朝纪念馆,其中一个展厅用透视的模式塑造了志愿军与美军交战的场面,近处的人物与真实的一般大,模拟一场战斗中的所有动作,往远方望去在灯光的映照下耳边彷佛响起爆炸声,枪声,军号声,还有那惨烈的喊杀声,场面逼真十分壮观。在门厅里张贴有全国各省区在朝鲜战场牺牲的人数共一十七万多人,以四川为最,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此时的丹东已不是当年的安东了,沿江一带高楼节次鳞比,街上车水马龙,入夜霓虹闪烁,一片繁荣景象反衬对岸的死寂昏暗。下午也曾来到鸭绿江边,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四十多年后江水还是那样的绿,那条炸断了的桥依旧只剩半截却重新粉刷过,与老伴和三三两两的游客一样在那断桥上照像留念,更走到尽头越过一座座没梁的桥墩眺望彼岸。(这座桥不知为什么朝方没有修建那半段,往上一点另外有桥联通两国),然后登上游船在江中漫游,那游船往下游走了一段就突然越过中间线驶向对岸,沿着对岸驶上来,船上游客一个个兴高采烈的纷纷以对岸为背景照像留念,而对岸能见到的人有坐江边,有的漫步行走,似乎对此种情景司空见惯并不以为忤。

第二天如约来到旅行社集合,全部团员三十多人,几位是大连某单位工会组织来的,几位是山东某县管工业的副镇长,几位是一个公司请的客人,还有三位广东游客,而老头老太太就咱与老伴。捡查完了人数,就让一辆大巴士拉到火车站,上了一节硬座客车,等了好一会,来了一辆捣站机把我们坐的这节硬座客车慢慢顶出车站,顶过了江桥来到了朝鲜的新义州,捣站机摘下客车原路返回中国。戴着绿色领章的朝鲜的边防人员上车捡查,在车厢里走了个来回并无留难就算过关了。接着朝鲜地陪三人登车,一个会说中国话被称辛导,还有两个不会说中国话也算导游。然后就是长久的等待,只见车下的朝鲜老乡褙着行李,行色匆匆赶路。视线越过铁轨往远看,车站外那个广场依稀记得,好像当年在那里与朝鲜人民联欢,受到过热情的欢送,还有那位舞伴,那位姑娘如今安在?四十年过去“人面不知何处去,广场依旧照时空。”不禁凑近车窗把像机镜头拉长拍下广场连同广场上的人物。

老伴不解地问:那是什么?

答:是站前广场。

又不是什么景点,省点胶卷吧。

回国那年在这里开过欢送会。

哦!

终于我们的硬座车挂在了一列朝鲜客车的尾端被拉着开向平壤。一路上田园风光,远处农舍整齐划一,田里水稻长势良好,一派恬静安详。开午饭时间到了,地陪辛导把大伙领到餐车就餐。原来咱的硬座车就挂在餐车上有门相通,但是再往前去的车门却是锁死的,餐车仅供咱中国游客使用。开出来的午饭还好,除了必有的泡菜还有鸡肉,以老人的胃纳能够吃饱。不过其他团友可能就不够,好在出发时按旅行社的提醒带了不少泡面之类,镇长们还带了成箱的白酒。饭间才注意到朝鲜的客车相当陈旧,一扇车窗没有玻璃竟用一块胶合板代替。连餐车都这样对付其他车厢虽不能去但车况但可以想像得到。

饭后回到咱的硬座车不久整趟列车就站外停车,前不着村后不巴店,据说前面路坏了,什么时间能修复不知到。等得久了团友纷纷跳下车在野地里溜达,四位(不知何时多了一位)导游也跟了下来,直到看见新添的那位把一个过路的朝鲜人撵离游客才感觉有异,莫非他是内务部的人员?出发前旅行社的提醒得到了应验。路上的延误让我们到达平壤时已是晚上八点来钟,轮到游客出站时车站为了节电把灯都关了,三个导游一个在前两个在后摸黑把大伙领(押)出站台上了那辆久等的日野大巴,走过昏暗的街道一下就拉到下榻的西山饭店,直接就进了灯火通明的餐厅,让人眼睛一亮。晚餐还好菜的量不大盘子却多,米饭管够很得团友称赞。

翌晨乘电梯下楼,电梯司机是一中年汉子,见面就说:坦伯一少?本想给他一包可我不会抽烟,只好回答:毛鹿各少,很扫他的兴。已经是1996年了饭店的电梯还没有自动也是很落后了。

当日的行程是去板门店。辛导一上车就宣布昨晚挨批了,三位广东团友晚饭后上街夜游,惊动了内务部,要求游客以后不要自己外出。那三位老广说晚上出去看看市容,回来时忘了路,碰见个少年问路,那少年一定要学雷锋送他们回饭店,还报告了内务部,是小题大做了。十多年前老广比较开放,夜晚出去寻花问柳也不一定呢,到了朝鲜这套可就吃不开了。

车出平壤行走在高等级公路上,来往车辆很少,就见咱这辆车行驶快速又平稳。导游例行的对行程,旅游的安排,朝鲜的地理,文化,风俗等作了介绍,接着讲了笑话,唱了中国流行歌曲,然后请团友们唱歌。轮到我唱了一支“将军之歌”,长白山绵延山岭沾满血印,鸭绿江水曲曲弯弯漂着血痕,不朽的游击战士他是谁?卓越的爱国者他是谁?啊――英明的将军敬爱你金日成,啊――伟大的将军我们的领袖金日成。“那时,部队集会都先唱三支歌,一唱东方红,二唱将军之歌,三唱斯大林颂,事隔四十几年仍然记得歌词。完了再用朝鲜话唱了一遍,让那三位导游及司机十分激动。乌里能充国英民机文棍,使他们括目相看。

车进非军事区后,气氛陡然肃穆,道路狭窄,两边堆放巨大的混凝土预制圆柱体,据说发生战争时用来堵塞坦克。走过了这段要隘来到板门店,在讲解厅里挂有介绍的图表,由一位人民军军官讲解。与事先知道的一样,完全不提中国志愿军。要知道,当年这个地方正是自称天下第一军的防区呢。讲解结束后在厅外拉了一位年青的军官站在一起让老伴照像,顺便又说了一句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朝鲜话,对方毫无反应,与四十多年前的热烈真是天壤之别。

参观停战签字大厅大门上方缀有一只和平鸽,四十多年前曾为此起过纠纷。停战协定签字地点决定在我方控制区,签字大厅由我方负责修建,建成时即装饰有毕加索的和平鸽,美方认为是有特定含意的标志不符合对等原则拒绝进厅,为避免纠缠就临时把和平鸽装饰拆除,才消除了障碍顺利地举行了签字仪式。我方南日大将,美方哈里逊空军中将代表交战双方在中,英,朝三种文字协定书上签字。美方代表在最后又提出他的中文名不叫哈里逊要叫海立胜,于是也在中文协定书上改写为海立胜,实际他并没胜。这次看到的和平鸽大概是签字以后又重新安装上去的,大厅在咱控制区内他老美管不着。

参观军事分界线,两房之间一条约20公分宽的水泥线就代表东西绵延二百多公里的分界,与分界线近在咫尺的三名朝鲜军人垂手直立两人相向,一人向南表情严肃,对游客的拍照,录像犹若无物视而不见。再看南边美军戴墨镜,美式稍息,两手后背,两脚分开,一边一个,半边身子掩在房后半边身子露出来,就这样相持了四十多年。

从板门店出来,导游把我们带到了一处高地,那里架设有好几台炮队镜,让游客们通过镜子辽望南朝鲜。把双眼凑上目镜,调整焦距镜子顿时清晰起来,只见那非军事区里植被茂密,四十几年没有大规模的人类活动,自然生态保持十分完好。军事分界线不知在那一年由当初的白布改成了界桩与铁网,两边巡逻的小径依稀可辩,远处一面太极旗在一座高耸的铁架上飘扬。

有人民军军官指点某处屯有伪军,某处屯有坦克云云,因为太远也不甚了然,倒是觉得气氛还是蛮紧张的。在非军事区里也不时有冲突发生,曾有报导;在板门店附近,美军为砍掉一棵对他有影响的树与人民军发生冲突,之前美军曾派一架B-52沿非军事区飞行威慑支援。但还是被人民军用斧头砍死美军一人,非军事区里是不能携带大枪和连发武器的,人民军的特种部队贴身博斗有优势,没有吃眼前亏。事后双方互相指责不了了之。

接着,游览开城,被车拉到一处古代建筑园林参观。开城曾是朝鲜古代都城之一,这里大概就是王宫之类吧。但那是小的太可怜了,在国内见过的园林庙宇那个都比他大,实在没什么看头,虚应了一下故事就去一处宾馆就餐。古都的风貌在餐桌上得到了体现,清一色的铜碗大大小小十几个摆在桌上明光铮亮,菜肴当然还是腌泡菜为主。记得有牛肉,是朝鲜的传统荤菜,有小河虾,大米饭盛在铜钵里。朝鲜的碗就是咱的钵,圆得溜的是不能端的。使用朝鲜特有的那种浅浅的铜匙舀上往嘴里送,大概就是真正的朝式用餐了。

记得四十多年在一户朝鲜人家就餐好像也是用铜碗铜匙吃饭吧。

第二天的行程观光平壤市,万景台是导游非带去不可的。参观了老金的出生地,当然有很多的颂扬,对经过“文革”的人来说是似曾相识的啦。接着还得向老金塑像献花,在他那高大气势逼人的铜像下自不觉得就矮了一头,看见旁边朝鲜人的虔诚膜拜,不免入乡随俗行礼如仪。

志愿军纪念碑是我们非去不可的。

我记得以前在平壤是有一个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纪念碑的,还是在撤军之前就建成了,这次导游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叫友谊塔的地方。底座上树起一座绿颜色的有大屋顶的碑,竖排三个熘金朝鲜字,导游说三个字是友谊塔,他补充说叫朝中友谊塔。

他妈的!为什么不全写上?

塔势倒也巍峨壮观,在入口有卖苍兰花,10圆人民币一束,给老伴和我各买一束,团友们也都买了花,上得碑前纷纷将那火红的花束摆放在碑脚下,大家站成一排由我司仪,高喊:立正!向烈士致敬,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礼毕,稍息。

就是周恩来一个批示;处处青山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把你们留在他国异乡。几十年里你们的高堂呢?恐怕已在九泉团聚了,你们的后人呢?恐怕还没来得及娶妻生子就牺牲了,你们的战友呢?这回能来祭奠的恐怕就是我一个了。呜呼!

在战火纷飞,枪林弹雨里你们前仆后继为国战死在他乡,连个姓名都没有留下,既无名也无利,来到你们的灵前吊唁不胜地痛惜,可告慰的是你们为之牺牲的祖国在邓小平的代领下终于走上了富强之路,托他的福我才能再来朝鲜给你们献花。

战友们,前辈们,安息吧!你们的血没有白流。

然后下到塔座的地下室里参观,四面墙上有壁画五幅,画的是志愿军与美军战斗的场面,在地下室的中央有一案子,上置志愿军烈士花名册,翻了几页也没见到熟人,比如;黄继光,邱少云,杨根思等,其真实性无法考证,也算是一种纪念吧。

从室内的陈设,壁画都比较新鲜来看,这个塔建成时间不长。老金毁碑又重建的传言是真的。1958年撤军以前,志愿军发行的一本杂志叫志愿军战士,还有一份报纸叫志愿军报,都曾刊登过志愿军烈士纪念碑在平壤落成的图片,那上面写的是汉字,与人民军的烈士纪念碑相距不远,如今这个真是两国关系交好后重建的?但还是掩盖志愿军的功绩,对外叫友谊塔不叫纪念碑。

这帮王八犊子,那父子俩都不是好饼。

离开了友谊塔,在平壤参观了市容,宽阔的街道,整齐划一的楼舍,雄伟的大型建筑如;凯旋门,主体思想塔,体育场,地铁,大学习堂,少年宫,千里马纪念塔,金日成广场等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53年停战以后整个社会主义阵营支持朝鲜重建,中国就拿出了十万亿人民币,1954年发行新人民币一元折旧币一万元也有十亿元。那时战士一月津贴六元,一个月火食费加了三元的出国费才十五元。十个亿是很多的。好像苏联也拿了十亿卢布,东欧兄弟也都伸手相助,还收养培养了很多的孤儿后来都成了建设的骨干,为的是与西方帝国主义阵营竞赛。老金拿了这笔钱在我们国内瞎折腾的十来年里把朝鲜建设相当的先进,不光是平壤市区就连农村的房舍都由国家统一兴建,全民的医疗,住房,教育包括衣服鞋子统统地“一络凯”。六十年代人均GDP两千多美元,当时老金踌躇满志,主动提出用电力支援南朝鲜,提出以高丽共和国名统一南北。对当时的中国正值中苏分裂外援断决,内部大跃进,人民公社再加上三年自然灾害经济极度地困难,老金根本没把中国放在眼里。印像最深的是六三年志愿军一个代表团赴朝参加纪念会,老金在玉流馆设宴招待,那个豪华,那个得意,电影画面里那个志愿军代表团长(不是个名角)就像个乡下佬,在老金的气势下显得手足无措,那是老金的极盛时期。

曾几何时,苏联破灭东欧色变,平壤,朝鲜好时光不再。小金胶柱鼓瑟不思权变,死守家天下的衣钵把国内经济搞成一潭死水,与南朝鲜的差距拉大,连咱后来赶超的才十几年也明显的比他强多了。去商店看了一下,既没有顾客也没有货物,比咱的困难时期还惨。有团友提出要买像机电池,导游把大伙带到美元商店,有进口商品,只收美元。那个规模小得像个小县城里的百货店,两个老广有用美元上柜台交易,其他人参观,此时门口来了一辆奔驰,下来一位贵妇,短衣长裙烫发气慨不凡,从营业员的态度看似乎店里常客。这情景不禁让人想起了咱当年的外汇卷商店。

在千里马纪念塔下一个很漂亮小广场里小憩,终于看见两个美丽的女子穿白套服,白头巾扎在后脑勺上在买冰棍,让人眼睛一亮,急忙趋前给老伴和自己各买一支白水甜冰棍,这就是在朝鲜进行的第一次商业活动。

游览过市容,导游带大伙来到大同江边,江水清澈干净,缓缓地流过把平壤分成两半,主体思想塔与金日成广场隔江相望。下了码头见江里停泊着一艘漆成蓝灰色的船舰,听导游介绍才知是赫赫有名的《普韦布洛》号间谍船。按现在的说法叫电子侦察船。1968年在海上监听朝鲜的电子信息被朝鲜海军舰艇俘获,船上80余人成了俘虏,于是双方互相抗议,美军急的跳脚拉开架式要打要杀,老金不为所动,船和人都在手里稳操胜卷。最后还是美国服软认错道歉才把人领了回去,船就成了老金的战利品永久停泊在大同江里。上船看过,只见空壳一个,什么电子仪器不说连动力,操舟等设备全都拆掉了,在空空如也的船仓里,见我面对着那原来装有仪器的案子发呆,老伴不解地问:寻思啥呢?当时谁也不知我的思绪跑开到二十几年以前。这一段历史不说团友不曾知晓连老伴也不记得了。

写到这里不免就联想到咱南海撞机,那年,那二十几个美国佬被待为上宾,从陵水拉到海口,白天总坐在文华大酒店的大堂里喝咖啡,从酒店门前过隔着玻璃依稀能看到他们。没成想让小布什吓唬住了,为了让人家回国过感恩节,急急忙忙就把人放了。道歉没要来,钱也没要来,飞机倒被拿走了。相比还是朝鲜人硬气啊。当然这些是写这篇文章时的感慨而已。

参观主体思想塔给人印象的是塔顶上除了象征工农的镰刀铁锤之外中间伸出一支象征知识份子的毛笔,表明主体里有脑力劳动,同是国家的主人翁。相比咱长期否定知识,排斥知识份子要先进多了。再一个是广场上有一处建筑每个砌块都冠有单位名称,都是曾经赞助过建设塔与广场的,世界各地都有,让人想起广州黄花岗的纪念碑。仔细看来竞然发现一个砌块上镌刻着中国海南省某一家公司的名号,真正是千里他乡遇故知,见块如见人,中国如此的大,唯独一个小小的海南企业为朝鲜的主体思想作了一分贡献,在团友面前不免面有得色。

第三天是去妙香山游览,咱坐的日野大巴出平壤市区向北行驶在高等级公路上,水泥路面平整,路间有隔离带,车行顺畅是因为只有咱这一辆车在跑,沿途见到过工厂,铁路,火车及维修路面的军人就是不见汽车,真可惜了这么一条好公路。车行约两个小时来到了妙香山,停在一栋金字塔形的建筑面前,就是下塌的香山宾馆。它背靠青葱的妙香山,前面广场间以草坪,花坛,修剪整齐的灌木加以新颖的造形让人惊鸿一瞥,进到大堂让人感觉十分豪华,比起西山饭店高级多了,分配住房后稍事休息开始午餐,餐厅也相当豪华,西餐式的长条餐桌,菜肴还好有肉有面包片。

同时餐厅里另一处还有一桌朝鲜客人,男男女女二三十,男的西装革履,女的短衣长裙个个打扮得过节一样,就餐时动作斯文神情愉快,顺便窥视了一下菜肴却全是泡菜。打听一下原来是一个休假团队。在朝鲜实行休假制度,一些先进人物,劳动英雄可以到风景区,疗养所休假。回想,以前咱各级工会也曾有疗养院,工人可以免费疗养,如今疗养院都承包的承包,倒闭的倒闭,剩下只有初级资本主义的剥削了。

下午是参观金日成的宝物,乘车沿一条小公路蜿蜒上得山来,一座雄伟的宫殿矗立在前,两根红色的立柱边站有持枪的岗哨,几吨重的巨大铜门悄然无声地向两边打开,金碧辉煌的门厅里,盛装的女解说员相迎,让大家穿上鞋套。其实从门厅开始已在山洞里了,转身首先看到的是邓小平赠送的一人高的金色磁瓶,看样子似乎对这赠品比较重视才放置在显赫的地方。女解说员衣裙飘然地带领大家进入藏品间参观,藏品间一间连着一间,摆在架上或柜里的都是各国领导或人民在不同时期赠送给金日成的礼物,有贵重的也有一般的,记得好像还有布制偶人,还有苏联送的防弹汽车三辆也停放在里面。这些礼品作为宣传老金的伟大,受到全世界人民的敬仰这个层面来讲纪念的意义当然很大,但实际的价值是不能和国宝文物等相比的。他们把整座山掏空,在面前修建坚固的大门,全套三防的设置既是展览厅也是保管库,搞得如此隆重倒也符和其搞个人崇拜的一贯做法。

完了顺便又参观了一座庙宇,其格式和国内的大同小异,留有印像的是对联,牌匾全是汉字书写,足见历史上两国的文化联系是何等的紧密。

但是妙香山的景色是十分地宜人,山林向外飘散出阵阵香气,一条小溪孱孱在宾馆近旁流过,人为地叠坝蓄水,形成一个又一个小水塘,水清见底莫名的小鱼点缀其中。漫步在林中溪畔享受这黄昏的恬静。晚上住宿在豪华的香山宾馆客房里,站在阳台上看着黑暗中的山林,谛听那林涛声响比那看不懂他那个电视节目要更加令人神往。妙香山真是一个渡假休闲的好地方。


本文内容于 2013/7/22 11:47:46 被小编a46编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1楼 hn153
又去朝鲜

1996年终于站完了最后一班岗,退休后萌生的第一个想法是再去一次朝鲜。四十几年的沧桑没有销蚀旧的记忆,朝鲜,那是一个魂牵梦萦的地方,有着许多的少年时的快乐与失落,还有那客死异国的战友。

这个想法得到老伴的赞同,就与丹东一个旅行社取得联系。有一天打来电话让我们在那一天到丹东报到参团。闻讯后兴致匆匆的收拾行李与老伴如约赶到丹东,一出火车站就懵了,原先正对火车站是一条叫毛泽东大街的路,如今这条街名没有了,街也不是记忆中那样。打了个“的”到旅行社报了到,每人交三千五百元,留一个身份证复印件,再花三十二元买一个旅行药盒一包消毒药粉,告诉了一些注意事项及第二天八点集合,手续就办完了。

剩下的时间与老伴浏览了市容,参观镇江山公园里的抗美援朝纪念馆,其中一个展厅用透视的模式塑造了志愿军与美军交战的场面,近处的人物与真实的一般大,模拟一场战斗中的所有动作,往远方望去在灯光的映照下耳边彷佛响起爆炸声,枪声,军号声,还有那惨烈的喊杀声,场面逼真十分壮观。在门厅里张贴有全国各省区在朝鲜战场牺牲的人数共一十七万多人,以四川为最,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此时的丹东已不是当年的安东了,沿江一带高楼节次鳞比,街上车水马龙,入夜霓虹闪烁,一片繁荣景象反衬对岸的死寂昏暗。下午也曾来到鸭绿江边,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四十多年后江水还是那样的绿,那条炸断了的桥依旧只剩半截却重新粉刷过,与老伴和三三两两的游客一样在那断桥上照像留念,更走到尽头越过一座座没梁的桥墩眺望彼岸。(这座桥不知为什么朝方没有修建那半段,往上一点另外有桥联通两国),然后登上游船在江中漫游,那游船往下游走了一段就突然越过中间线驶向对岸,沿着对岸驶上来,船上游客一个个兴高采烈的纷纷以对岸为背景照像留念,而对岸能见到的人有坐江边,有的漫步行走,似乎对此种情景司空见惯并不以为忤。

第二天如约来到旅行社集合,全部团员三十多人,几位是大连某单位工会组织来的,几位是山东某县管工业的副镇长,几位是一个公司请的客人,还有三位广东游客,而老头老太太就咱与老伴。捡查完了人数,就让一辆大巴士拉到火车站,上了一节硬座客车,等了好一会,来了一辆捣站机把我们坐的这节硬座客车慢慢顶出车站,顶过了江桥来到了朝鲜的新义州,捣站机摘下客车原路返回中国。戴着绿色领章的朝鲜的边防人员上车捡查,在车厢里走了个来回并无留难就算过关了。接着朝鲜地陪三人登车,一个会说中国话被称辛导,还有两个不会说中国话也算导游。然后就是长久的等待,只见车下的朝鲜老乡褙着行李,行色匆匆赶路。视线越过铁轨往远看,车站外那个广场依稀记得,好像当年在那里与朝鲜人民联欢,受到过热情的欢送,还有那位舞伴,那位姑娘如今安在?四十年过去“人面不知何处去,广场依旧照时空。”不禁凑近车窗把像机镜头拉长拍下广场连同广场上的人物。

老伴不解地问:那是什么?

答:是站前广场。

又不是什么景点,省点胶卷吧。

回国那年在这里开过欢送会。

哦!

终于我们的硬座车挂在了一列朝鲜客车的尾端被拉着开向平壤。一路上田园风光,远处农舍整齐划一,田里水稻长势良好,一派恬静安详。开午饭时间到了,地陪辛导把大伙领到餐车就餐。原来咱的硬座车就挂在餐车上有门相通,但是再往前去的车门却是锁死的,餐车仅供咱中国游客使用。开出来的午饭还好,除了必有的泡菜还有鸡肉,以老人的胃纳能够吃饱。不过其他团友可能就不够,好在出发时按旅行社的提醒带了不少泡面之类,镇长们还带了成箱的白酒。饭间才注意到朝鲜的客车相当陈旧,一扇车窗没有玻璃竟用一块胶合板代替。连餐车都这样对付其他车厢虽不能去但车况但可以想像得到。

饭后回到咱的硬座车不久整趟列车就站外停车,前不着村后不巴店,据说前面路坏了,什么时间能修复不知到。等得久了团友纷纷跳下车在野地里溜达,四位(不知何时多了一位)导游也跟了下来,直到看见新添的那位把一个过路的朝鲜人撵离游客才感觉有异,莫非他是内务部的人员?出发前旅行社的提醒得到了应验。路上的延误让我们到达平壤时已是晚上八点来钟,轮到游客出站时车站为了节电把灯都关了,三个导游一个在前两个在后摸黑把大伙领(押)出站台上了那辆久等的日野大巴,走过昏暗的街道一下就拉到下榻的西山饭店,直接就进了灯火通明的餐厅,让人眼睛一亮。晚餐还好菜的量不大盘子却多,米饭管够很得团友称赞。

翌晨乘电梯下楼,电梯司机是一中年汉子,见面就说:坦伯一少?本想给他一包可我不会抽烟,只好回答:毛鹿各少,很扫他的兴。已经是1996年了饭店的电梯还没有自动也是很落后了。

当日的行程是去板门店。辛导一上车就宣布昨晚挨批了,三位广东团友晚饭后上街夜游,惊动了内务部,要求游客以后不要自己外出。那三位老广说晚上出去看看市容,回来时忘了路,碰见个少年问路,那少年一定要学雷锋送他们回饭店,还报告了内务部,是小题大做了。十多年前老广比较开放,夜晚出去寻花问柳也不一定呢,到了朝鲜这套可就吃不开了。

车出平壤行走在高等级公路上,来往车辆很少,就见咱这辆车行驶快速又平稳。导游例行的对行程,旅游的安排,朝鲜的地理,文化,风俗等作了介绍,接着讲了笑话,唱了中国流行歌曲,然后请团友们唱歌。轮到我唱了一支“将军之歌”,长白山绵延山岭沾满血印,鸭绿江水曲曲弯弯漂着血痕,不朽的游击战士他是谁?卓越的爱国者他是谁?啊――英明的将军敬爱你金日成,啊――伟大的将军我们的领袖金日成。“那时,部队集会都先唱三支歌,一唱东方红,二唱将军之歌,三唱斯大林颂,事隔四十几年仍然记得歌词。完了再用朝鲜话唱了一遍,让那三位导游及司机十分激动。乌里能充国英民机文棍,使他们括目相看。

车进非军事区后,气氛陡然肃穆,道路狭窄,两边堆放巨大的混凝土预制圆柱体,据说发生战争时用来堵塞坦克。走过了这段要隘来到板门店,在讲解厅里挂有介绍的图表,由一位人民军军官讲解。与事先知道的一样,完全不提中国志愿军。要知道,当年这个地方正是自称天下第一军的防区呢。讲解结束后在厅外拉了一位年青的军官站在一起让老伴照像,顺便又说了一句我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朝鲜话,对方毫无反应,与四十多年前的热烈真是天壤之别。

参观停战签字大厅大门上方缀有一只和平鸽,四十多年前曾为此起过纠纷。停战协定签字地点决定在我方控制区,签字大厅由我方负责修建,建成时即装饰有毕加索的和平鸽,美方认为是有特定含意的标志不符合对等原则拒绝进厅,为避免纠缠就临时把和平鸽装饰拆除,才消除了障碍顺利地举行了签字仪式。我方南日大将,美方哈里逊空军中将代表交战双方在中,英,朝三种文字协定书上签字。美方代表在最后又提出他的中文名不叫哈里逊要叫海立胜,于是也在中文协定书上改写为海立胜,实际他并没胜。这次看到的和平鸽大概是签字以后又重新安装上去的,大厅在咱控制区内他老美管不着。

参观军事分界线,两房之间一条约20公分宽的水泥线就代表东西绵延二百多公里的分界,与分界线近在咫尺的三名朝鲜军人垂手直立两人相向,一人向南表情严肃,对游客的拍照,录像犹若无物视而不见。再看南边美军戴墨镜,美式稍息,两手后背,两脚分开,一边一个,半边身子掩在房后半边身子露出来,就这样相持了四十多年。

从板门店出来,导游把我们带到了一处高地,那里架设有好几台炮队镜,让游客们通过镜子辽望南朝鲜。把双眼凑上目镜,调整焦距镜子顿时清晰起来,只见那非军事区里植被茂密,四十几年没有大规模的人类活动,自然生态保持十分完好。军事分界线不知在那一年由当初的白布改成了界桩与铁网,两边巡逻的小径依稀可辩,远处一面太极旗在一座高耸的铁架上飘扬。

有人民军军官指点某处屯有伪军,某处屯有坦克云云,因为太远也不甚了然,倒是觉得气氛还是蛮紧张的。在非军事区里也不时有冲突发生,曾有报导;在板门店附近,美军为砍掉一棵对他有影响的树与人民军发生冲突,之前美军曾派一架B-52沿非军事区飞行威慑支援。但还是被人民军用斧头砍死美军一人,非军事区里是不能携带大枪和连发武器的,人民军的特种部队贴身博斗有优势,没有吃眼前亏。事后双方互相指责不了了之。

接着,游览开城,被车拉到一处古代建筑园林参观。开城曾是朝鲜古代都城之一,这里大概就是王宫之类吧。但那是小的太可怜了,在国内见过的园林庙宇那个都比他大,实在没什么看头,虚应了一下故事就去一处宾馆就餐。古都的风貌在餐桌上得到了体现,清一色的铜碗大大小小十几个摆在桌上明光铮亮,菜肴当然还是腌泡菜为主。记得有牛肉,是朝鲜的传统荤菜,有小河虾,大米饭盛在铜钵里。朝鲜的碗就是咱的钵,圆得溜的是不能端的。使用朝鲜特有的那种浅浅的铜匙舀上往嘴里送,大概就是真正的朝式用餐了。

记得四十多年在一户朝鲜人家就餐好像也是用铜碗铜匙吃饭吧。

第二天的行程观光平壤市,万景台是导游非带去不可的。参观了老金的出生地,当然有很多的颂扬,对经过“文革”的人来说是似曾相识的啦。接着还得向老金塑像献花,在他那高大气势逼人的铜像下自不觉得就矮了一头,看见旁边朝鲜人的虔诚膜拜,不免入乡随俗行礼如仪。

志愿军纪念碑是我们非去不可的。

我记得以前在平壤是有一个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纪念碑的,还是在撤军之前就建成了,这次导游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叫友谊塔的地方。底座上树起一座绿颜色的有大屋顶的碑,竖排三个熘金朝鲜字,导游说三个字是友谊塔,他补充说叫朝中友谊塔。

他妈的!为什么不全写上?

塔势倒也巍峨壮观,在入口有卖苍兰花,10圆人民币一束,给老伴和我各买一束,团友们也都买了花,上得碑前纷纷将那火红的花束摆放在碑脚下,大家站成一排由我司仪,高喊:立正!向烈士致敬,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礼毕,稍息。

就是周恩来一个批示;处处青山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把你们留在他国异乡。几十年里你们的高堂呢?恐怕已在九泉团聚了,你们的后人呢?恐怕还没来得及娶妻生子就牺牲了,你们的战友呢?这回能来祭奠的恐怕就是我一个了。呜呼!

在战火纷飞,枪林弹雨里你们前仆后继为国战死在他乡,连个姓名都没有留下,既无名也无利,来到你们的灵前吊唁不胜地痛惜,可告慰的是你们为之牺牲的祖国在邓小平的代领下终于走上了富强之路,托他的福我才能再来朝鲜给你们献花。

战友们,前辈们,安息吧!你们的血没有白流。

然后下到塔座的地下室里参观,四面墙上有壁画五幅,画的是志愿军与美军战斗的场面,在地下室的中央有一案子,上置志愿军烈士花名册,翻了几页也没见到熟人,比如;黄继光,邱少云,杨根思等,其真实性无法考证,也算是一种纪念吧。

从室内的陈设,壁画都比较新鲜来看,这个塔建成时间不长。老金毁碑又重建的传言是真的。1958年撤军以前,志愿军发行的一本杂志叫志愿军战士,还有一份报纸叫志愿军报,都曾刊登过志愿军烈士纪念碑在平壤落成的图片,那上面写的是汉字,与人民军的烈士纪念碑相距不远,如今这个真是两国关系交好后重建的?但还是掩盖志愿军的功绩,对外叫友谊塔不叫纪念碑。

这帮王八犊子,那父子俩都不是好饼。

离开了友谊塔,在平壤参观了市容,宽阔的街道,整齐划一的楼舍,雄伟的大型建筑如;凯旋门,主体思想塔,体育场,地铁,大学习堂,少年宫,千里马纪念塔,金日成广场等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53年停战以后整个社会主义阵营支持朝鲜重建,中国就拿出了十万亿人民币,1954年发行新人民币一元折旧币一万元也有十亿元。那时战士一月津贴六元,一个月火食费加了三元的出国费才十五元。十个亿是很多的。好像苏联也拿了十亿卢布,东欧兄弟也都伸手相助,还收养培养了很多的孤儿后来都成了建设的骨干,为的是与西方帝国主义阵营竞赛。老金拿了这笔钱在我们国内瞎折腾的十来年里把朝鲜建设相当的先进,不光是平壤市区就连农村的房舍都由国家统一兴建,全民的医疗,住房,教育包括衣服鞋子统统地“一络凯”。六十年代人均GDP两千多美元,当时老金踌躇满志,主动提出用电力支援南朝鲜,提出以高丽共和国名统一南北。对当时的中国正值中苏分裂外援断决,内部大跃进,人民公社再加上三年自然灾害经济极度地困难,老金根本没把中国放在眼里。印像最深的是六三年志愿军一个代表团赴朝参加纪念会,老金在玉流馆设宴招待,那个豪华,那个得意,电影画面里那个志愿军代表团长(不是个名角)就像个乡下佬,在老金的气势下显得手足无措,那是老金的极盛时期。

曾几何时,苏联破灭东欧色变,平壤,朝鲜好时光不再。小金胶柱鼓瑟不思权变,死守家天下的衣钵把国内经济搞成一潭死水,与南朝鲜的差距拉大,连咱后来赶超的才十几年也明显的比他强多了。去商店看了一下,既没有顾客也没有货物,比咱的困难时期还惨。有团友提出要买像机电池,导游把大伙带到美元商店,有进口商品,只收美元。那个规模小得像个小县城里的百货店,两个老广有用美元上柜台交易,其他人参观,此时门口来了一辆奔驰,下来一位贵妇,短衣长裙烫发气慨不凡,从营业员的态度看似乎店里常客。这情景不禁让人想起了咱当年的外汇卷商店。

在千里马纪念塔下一个很漂亮小广场里小憩,终于看见两个美丽的女子穿白套服,白头巾扎在后脑勺上在买冰棍,让人眼睛一亮,急忙趋前给老伴和自己各买一支白水甜冰棍,这就是在朝鲜进行的第一次商业活动。

游览过市容,导游带大伙来到大同江边,江水清澈干净,缓缓地流过把平壤分成两半,主体思想塔与金日成广场隔江相望。下了码头见江里停泊着一艘漆成蓝灰色的船舰,听导游介绍才知是赫赫有名的《普韦布洛》号间谍船。按现在的说法叫电子侦察船。1968年在海上监听朝鲜的电子信息被朝鲜海军舰艇俘获,船上80余人成了俘虏,于是双方互相抗议,美军急的跳脚拉开架式要打要杀,老金不为所动,船和人都在手里稳操胜卷。最后还是美国服软认错道歉才把人领了回去,船就成了老金的战利品永久停泊在大同江里。上船看过,只见空壳一个,什么电子仪器不说连动力,操舟等设备全都拆掉了,在空空如也的船仓里,见我面对着那原来装有仪器的案子发呆,老伴不解地问:寻思啥呢?当时谁也不知我的思绪跑开到二十几年以前。这一段历史不说团友不曾知晓连老伴也不记得了。

写到这里不免就联想到咱南海撞机,那年,那二十几个美国佬被待为上宾,从陵水拉到海口,白天总坐在文华大酒店的大堂里喝咖啡,从酒店门前过隔着玻璃依稀能看到他们。没成想让小布什吓唬住了,为了让人家回国过感恩节,急急忙忙就把人放了。道歉没要来,钱也没要来,飞机倒被拿走了。相比还是朝鲜人硬气啊。当然这些是写这篇文章时的感慨而已。

参观主体思想塔给人印象的是塔顶上除了象征工农的镰刀铁锤之外中间伸出一支象征知识份子的毛笔,表明主体里有脑力劳动,同是国家的主人翁。相比咱长期否定知识,排斥知识份子要先进多了。再一个是广场上有一处建筑每个砌块都冠有单位名称,都是曾经赞助过建设塔与广场的,世界各地都有,让人想起广州黄花岗的纪念碑。仔细看来竞然发现一个砌块上镌刻着中国海南省某一家公司的名号,真正是千里他乡遇故知,见块如见人,中国如此的大,唯独一个小小的海南企业为朝鲜的主体思想作了一分贡献,在团友面前不免面有得色。

第三天是去妙香山游览,咱坐的日野大巴出平壤市区向北行驶在高等级公路上,水泥路面平整,路间有隔离带,车行顺畅是因为只有咱这一辆车在跑,沿途见到过工厂,铁路,火车及维修路面的军人就是不见汽车,真可惜了这么一条好公路。车行约两个小时来到了妙香山,停在一栋金字塔形的建筑面前,就是下塌的香山宾馆。它背靠青葱的妙香山,前面广场间以草坪,花坛,修剪整齐的灌木加以新颖的造形让人惊鸿一瞥,进到大堂让人感觉十分豪华,比起西山饭店高级多了,分配住房后稍事休息开始午餐,餐厅也相当豪华,西餐式的长条餐桌,菜肴还好有肉有面包片。

同时餐厅里另一处还有一桌朝鲜客人,男男女女二三十,男的西装革履,女的短衣长裙个个打扮得过节一样,就餐时动作斯文神情愉快,顺便窥视了一下菜肴却全是泡菜。打听一下原来是一个休假团队。在朝鲜实行休假制度,一些先进人物,劳动英雄可以到风景区,疗养所休假。回想,以前咱各级工会也曾有疗养院,工人可以免费疗养,如今疗养院都承包的承包,倒闭的倒闭,剩下只有初级资本主义的剥削了。

下午是参观金日成的宝物,乘车沿一条小公路蜿蜒上得山来,一座雄伟的宫殿矗立在前,两根红色的立柱边站有持枪的岗哨,几吨重的巨大铜门悄然无声地向两边打开,金碧辉煌的门厅里,盛装的女解说员相迎,让大家穿上鞋套。其实从门厅开始已在山洞里了,转身首先看到的是邓小平赠送的一人高的金色磁瓶,看样子似乎对这赠品比较重视才放置在显赫的地方。女解说员衣裙飘然地带领大家进入藏品间参观,藏品间一间连着一间,摆在架上或柜里的都是各国领导或人民在不同时期赠送给金日成的礼物,有贵重的也有一般的,记得好像还有布制偶人,还有苏联送的防弹汽车三辆也停放在里面。这些礼品作为宣传老金的伟大,受到全世界人民的敬仰这个层面来讲纪念的意义当然很大,但实际的价值是不能和国宝文物等相比的。他们把整座山掏空,在面前修建坚固的大门,全套三防的设置既是展览厅也是保管库,搞得如此隆重倒也符和其搞个人崇拜的一贯做法。

完了顺便又参观了一座庙宇,其格式和国内的大同小异,留有印像的是对联,牌匾全是汉字书写,足见历史上两国的文化联系是何等的紧密。

但是妙香山的景色是十分地宜人,山林向外飘散出阵阵香气,一条小溪孱孱在宾馆近旁流过,人为地叠坝蓄水,形成一个又一个小水塘,水清见底莫名的小鱼点缀其中。漫步在林中溪畔享受这黄昏的恬静。晚上住宿在豪华的香山宾馆客房里,站在阳台上看着黑暗中的山林,谛听那林涛声响比那看不懂他那个电视节目要更加令人神往。妙香山真是一个渡假休闲的好地方。


本文内容于 2013/7/22 11:47:46 被小编a46编辑

楼主您好!我们在评论您的帖子时,发现您的帖子与下面两个帖子相似(如下图所示),但这两个帖子的链接点击进去是错误的,请问一下这个帖子是您的原创吗?

(原创)又去朝鲜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