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波 昆仑

昆仑:呵呵,尊敬的流波老师,前几天的对话,您的宏大的视野和独特辩证的思维方法总能给予大家要么清醒要么启迪总之用时髦的话说就是浑然的正能量,于国于民是相当的给力,为此,想趁热打铁,再做一期关于中国梦的对话。

流波:嗬,谢谢给予的鼓励和正能量,一起加油啊!

昆仑:上次老师谈了中国梦实质就是中华复兴梦,从文明文化史源阐述中华文明是人类文明的源头,中华近代以前一直引领人类上万年文明延续不断,中华近代灾难只是万里长河的一小节洄水涡,中国重回世界第一是历史的必然。领会老师的观点,让人振奋,叫人鼓舞,中华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

流波:呵,这些新文明文化史观的语言你居然能张口就来,如此娴熟,太让我高兴了。

昆仑:嗨,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嘛,老师的《源——人类文明中华源流考》(简称《源》)一书,越读越理解越感觉自己象变了个人似的,我总算领悟到这种文明文化的启迪才是真正的开了天眼,人的思想的深邃,来源于人的文化素养,难怪这么多人想搞清楚流波老师怎么能写出了《源》这样的“文明文化的圣经”(图书评价语)来,真的让人有不可思议的感觉。

流波:真的没想到,你对《源》一书读得如此深情,读出了文化和思想,这真的让我感动。

昆仑:流波老师盖定的“造谣诽谤毛主席是对中华民族和全人类正义的最大犯罪”无异于一把正义的原子剑刺向邪恶的意识形态领空,冲天火光之中将化世界一切反动、自私者们的精神污秽于乌有。我也再重复一遍流波语录:“毛主席是近代以来引领中华走出深重灾难又以大无畏气魄主持人类公道赢得全世界人民和正义者无比崇敬的伟人中的巨人,是中华民族永恒的骄傲,是人类永恒的骄傲。”真的太过瘾了,我在这里代表全世界正义的人们过把瘾!谢谢您啊!

流波:嗬嗬,好呀!不谢!

昆仑:言归正传,进入今天的话题,说中国梦、中华复兴,但这么多领海、领土问题,居然还有人说要留给下一代去解决,这中国梦能实现吗?

流波:前面已经阐述过,中华近代引领人类上万年,但在近代一百五十年来落伍了,被近代的暴发户——列强们欺凌了百多年,晚清丧失了大量固有领土,领海的沦丧相继到蒋介石政权去走台湾所占南海诸岛还逐步丢失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所以,新中国成立时,等于是一百多年来的历史遗留问题、加上还有个反动的蒋介石当局在台湾的捣乱,正因为是大智大勇的毛泽东,除了已经基本成为定局暂时无法解决的,都以一种较好的格局得以解决。如外蒙古问题,在袁世凯、蒋介石时期已经基本定局,如果再往前推,整个西伯利亚都是中华的哩;但如西藏,完全改变了原来驻藏大臣、国民党是驻藏代表的格局,百万农奴得解放,这是前所未有的。对比一下蒋介石,当时抗战胜利,罗斯福要把琉球返还中国,这个弱智儿胆小怕事,还是惧怕日本,竟然不敢接收——自己的祖产都不要;相比毛泽东,刚诞生人民共和国,就敢与美国联合的18国熬战于朝鲜半岛,打出了中华民族自鸦片战争受辱以来再次跃居世界第一的气魄;于藏南创击由美、苏、英做后台的印度嚣张气焰,又于珍宝岛阻击苏联霸权,无不取得伟大胜利。这些战争,其实都是一百多年来与外部势力妄想再侵吞、欺凌中华问题的总爆发,如果当时的毛主席不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慨扫除这些劫难,就不会有共和国六十年来的和平安全。同样,今天的当政者,要继续发扬、学习祖先、毛泽东这些保家卫国的优良传统、高超智慧,在南海诸岛、琉球、藏南、台湾等问题上,找准机会,一个一个的逐步解决,决不能是说“后代更有智慧”为借口把问题留给后代,如果这样,说轻点是无能无为,说重点就是对中华民族的犯罪!

昆仑:是啊,十八大之前看不到高层要解决这些问题的迹象,中国的老百姓心里也是窝着火,民族、爱国者感觉报国无门。现在习总来了,感觉到了新气象,希望能真正拿出手段来,学习主席气魄,实现中华收回领海、领土和统一祖国的大业。下面,想请流波老师谈谈爱国、民族主义的问题。

流波:这个问题太重要了,当然,这里说的民族主义不是指狭隘民族主义,更不是讲旨在分裂国家的民族分裂主义,这当然是全体中华民族和人民都要人人得而诛之的,这里讲的民族主义是中华民族大义、是中华爱国主义。许多年前,我就提出了个现象,就是强势、弱势国家的左派、右派问题,但这个没引起大家注意。就是如同讲左派、右派问题一样,民族主义也要分是强势国家还是弱势国家,强势国家的右派就是该国家的民族主义者,相对其左派可能更爱国,更具有“爱国主义”——当然他们可能是纳粹主义与霸权、扩张联系在一起;而弱势国家的左派相比右派是该国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者,右派因为崇洋媚外、屈膝于其强势主子国家如美国、西方等基本很少有硬骨头的、加上自私自利——如蒋介石类、今天中国的西化、汉奸、右派就是最好的真实写照。所以就我们国家来说,毛主席挽中华于近代水火,让中华刚从近代灾难中站起来,毛泽东时代焕发出了中华民族伟大的精神、气节,而这三十年来又在意识形态完全陷入崇洋媚外、汉奸思维的深渊而不能自拔,所以在我们今天讲左派爱国、右派卖国是普遍规律,个别例外。但就世界来说,就不能这样笼统讲了,如美国、日本、以色列等国家的右派,往往是这些国家的死硬民族主义者,如大小布什,沙成、现在的日本首相安倍等,他们骨子里是纳粹、扩张主义者。

当有十年了,当时我就总结说过一句话:民族、爱国、社会主义者一脉相承;西化、汉奸、右右一丘之貉。一百多年来,在西方侵略、欺凌中华的过程中,最怕的就是中华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思潮的抬头、觉醒,总是千方百计污蔑、抹黑民族、爱国主义者;改革开放后,毛泽东时代的中华民族精神、爱国气节在内外各种势力的搅浑、打压下一步步消失,中华民族整体思维又重新陷入晚清、民国时期崇洋媚外、汉奸的意识形态窘境,中华民族的传统道德滑入无底线……国内外反动、汉奸、西化势力沆瀣一气,弥天盖地的乱史乱国乱思想,无孔不入的造谣惑众无所不用其极,恶毒攻击中华并人类永恒的人民领袖毛泽东,将民族、爱国、社会主义者污蔑成“愤青”、“毛左”甚至于连“爱国贼”这样亘古未有的词语在今天都堂而皇之的盛行中国,突显今天社会黑白颠倒、乾坤反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与此同时,一些糊涂左翼也受到一些似是而非思想、观念的影响,把爱国主义和社会主义分割开来,幼稚、教条、本本到什么“工人阶级无祖国”——我就说如果当西方、美国是共产主义同盟而中国是黑暗的封建、资本主义社会时你才能说“工人阶级无祖国”——但现在是相反美国、西方、日本等私有化列强大大小小国家又想肢解、分解中华——你连国家都没了你还在大叫高尚“工人阶级无祖国”——那就是只有美国、西方这些列强国家了——这不和西化、汉奸、右右“爱美国”、“恨不得做一夜美国人”、“救美国就是救中国”等等殊途同归了么?一些所谓的左派也一谈起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就不屑一顾,仿佛社会主义比起民族、爱国主义就伟大到不知到什么地方去了,甚至于一些人说毛泽东是个伟大的民族主义者、爱国主义者时马上跳起来说,毛泽东只能是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等等,这都是极端教条主义的典型表现——就如当时从上海到苏区来的布尔什维克,毛泽东,你错了,攻打大城市是共产国际的指示——那就是死活都是对的。所以我经常说,毛主席之所以伟大、之所以赢得绝大多数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衷心爱戴,就在于他首先是个中华伟大的民族、爱国主义者,然后才是一个伟大的忠诚的马克思主义者。想想当时共产国际——其实就是苏共对中共的关系——因西安事变的发生停止已经答应的对西路军的军援——不久毛主席果断回绝斯大林怕日本从远东攻击苏联又要求红军去外蒙的要求——又愤然置中国抗日胜利时要中共放弃政权、军队再加入国民党政府的要求于脑后——再以“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铿锵回答了斯大林不想让解放军打过长江去的混帐逻辑……中国革命要没有毛主席始终不渝于中华民族的解放和坚决抵制共产国际的瞎指挥——中国革命要取得胜利是不可能的——中国革命的胜利正是民族、爱国主义与灵活运用十月革命道路原则而取得的伟大成果——在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运动史上写下了最辉煌的篇章!

昆仑:真是铿锵有力,相信流波老师的忠诚与思辨会带给中华光明前景!

流波:谢谢!大家一起努力!

2013年7月20晚

相关文章:

流波对话中国梦

新文明文化史观

中华重回世界第一是历史必然

流波强力批驳DNA“人类走出非洲路线图”

流波再谈人类起源问题

流波对话谈英语政策误中华

出几个汉奸不可怕 怕就怕形成汉奸思维

中国人为什么崇洋媚外

流波对着西方深情喊:迷途的羊羔,请知罪而返!

流波谈中华游牧族

返回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