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外公为二战甲级战犯 家族推进修宪半个世纪

坚钢 收藏 3 695
导读:2007年1月9日,时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视察当天正式从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的“国防部”。这是战后日本首次把防卫力量升级至完整的军事力量。近年来,日本一直尝试突破和平宪法,扩充军备,迈向军事国家。        安倍家族推进日本修宪半个多世纪,图中间为安倍坐在外公岸信介膝上,右一为安倍父亲安倍晋太郎,右三为安倍母亲安倍洋子。   高呼“天皇陛下万岁”、全副武装登上自卫队坦克、在编号“731”军机上竖起大拇指、用“侵略定义未定论”企图为侵略史翻案……   看见了军国主义身影?这不是剧本,

安倍外公为二战甲级战犯 家族推进修宪半个世纪

2007年1月9日,时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视察当天正式从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的“国防部”。这是战后日本首次把防卫力量升级至完整的军事力量。近年来,日本一直尝试突破和平宪法,扩充军备,迈向军事国家。

安倍外公为二战甲级战犯 家族推进修宪半个世纪


安倍家族推进日本修宪半个多世纪,图中间为安倍坐在外公岸信介膝上,右一为安倍父亲安倍晋太郎,右三为安倍母亲安倍洋子。

高呼“天皇陛下万岁”、全副武装登上自卫队坦克、在编号“731”军机上竖起大拇指、用“侵略定义未定论”企图为侵略史翻案……

看见了军国主义身影?这不是剧本,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近期言行。他领导的自民党以及执政联盟的公民党,预计在今天参议院大选获胜。

安倍即将启动他和祖辈梦寐以求的修宪大业。一旦成功,日本就犹如一匹脱缰野马。本版采写邓璟

旧日本宪法的造神运动

“天皇等于20个师团”

日本为何执意修改和平宪法?这得从上一部也是第一部、1889年诞生的《大日本帝国宪法》(明治宪法)说起。

它的核心是:天皇神圣不可侵犯,掌控内阁,左右国会,统帅军队。

看起来,天皇独裁,但明治宪法起初是明治维新立功元老的“造神大法”:把天皇打造成带有神性的权威,便于统治民众思想、维持政权稳定。

这些元老是中下层武士出身,他们改革封建制度(但不彻底)、学习西方发展资本主义、废除不平等条约实现民族独立……让日本在18世纪中后期至19世纪早期快速发展,崛起为世界强国。

其中一个元老是伊藤博文,明治天皇时代首任内阁大臣,也是明治宪法之父。他曾对人笑着做一个操纵木偶的手势,讥笑明治天皇不过是手中工具。明治天皇的继任者大正天皇,开会时抖动双腿发出声音,遭到另一元老山县有朋当面呵斥,嫌他有失体面。

山县是日本“强兵富国”“大陆政策”战略的第一推手:一生致力于扩充日本军力,伺机先武力侵略征服亚洲,再征服世界,让日本从“海上岛国”成为大陆帝国。

这极大推动了军国主义。目前日本右翼势力的言行,大都能溯源至此。

在明治宪法下,政党、国会有名无实,官僚和军方势力不断壮大。当元老逐渐老死,天皇加强干政,逐步摆脱木偶角色。军国主义大行其道,军部势力如日中天,当被神化的天皇与军部合谋,又缺乏制衡时,日本法西斯主义成了亚洲国家血泪史。

天皇有多神?盟军总司令、美国将军麦克阿瑟讲过一个笑话:给日军发药,下令每天服3次,会被偷偷扔掉;如果药盒写上“天皇要求每天服3次”,不用监督保证照做。

相比那些战败日本兵高呼“天皇陛下万岁”后剖腹自杀,“遵旨吃药”属小事。

“天皇等于20个师团。”麦克阿瑟说。

日本1945年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二战结束。如何处置战时的裕仁天皇,成为讨价还价一张牌。

要么废除天皇制要么放弃战争权

“草台班子”6天拟就日本和平宪法

要让日本不再走军国主义道路,成为民主自由的现代国家,明治宪法必须改。

1945年10月,麦克阿瑟指示时任日本首相币原重喜郎着手修宪。

币原内阁消极、逃避、欺骗,1946年2月初向美国占领当局提交了宪法修订版。

麦克阿瑟一看就火了:哪是修宪,简直是明治宪法翻版,无非添了“民主”“自由”字眼。他认为,此版宪法未改变日本政治结构,毫无价值,随即让盟军总部的民政部门首脑惠特尼将军起草一个宪法样本,供日本参考。

惠特尼用不到一周时间,在盟军司令部拉起24人制宪特别工作组:职业军官、律师、教授、记者、一个美国前国会议员和一个华尔街投资者组成。相比制订美国宪法那些精英,这些人像“草台班子”。

然而,一名制宪者事后回忆,她和同事给日本制宪,从未想过如何惩罚日本人,所有努力都

是让这篇“文献”有助于缔造一个人人平等的日本。

经过6天紧张工作,惠特尼交上宪法样板,麦克阿瑟看完非常高兴,立即让人油印这份“麦克阿瑟宪法”,在有纪念意义的1946年2月13日(美国时间2月12日,前总统林肯的生日)交给币原内阁。

日本人惊愕不已:天皇制虽保留,但无实权,只是象征;第9条规定“永远放弃以国家权力发动的战争、武力威胁或武力行使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为达到此目的,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编者注:日方最后定稿,美方版本大意如此),而之前从无国家在宪法中宣布放弃作为一种国家“主权”的战争。

美国还放话:日本必须据此制宪,如不接受,天皇地位无法保证,且美方会把此版本直接交由全民公决。

国际社会尤其是苏联和英国,强烈呼吁废除天皇制,让裕仁天皇作为战犯在国际法庭受审。

麦克阿瑟在给白宫的一封电报里说:“天皇是日本人统合的象征,废除了天皇,日本就会瓦解……很可能就需要(美国)供养一支百万人的军队,无期限地(在日本)维持秩序。”

这点,他不会跟日本直说。

日本是和平宪法受益者

右翼势力为何执意修宪

把天皇神化了60多年的日本,战后首要任务是保留天皇制,否则怕乱得难以收拾。币原内阁就算一万个不情愿,也不敢拿天皇做筹码。

“麦克阿瑟宪法”巧妙也在此:保留天皇制安抚日本,废除日本“武功”来安抚盟国、回应外界担忧。

1946年3月6日,日方公布“麦克阿瑟宪法”基础上修订的《日本国宪法》草案,同年10月在国会通过;1947年5月3日,它正式生效,至今未修改。由于放弃战争权,它也被称为和平宪法。

日方也承认,和平宪法是日本走出满目疮痍、战后迅速崛起的法宝。日本东京大学宪法研究专家长谷部恭男教授,18日接受都市快报采访时说,和平宪法符合现代自由民主国家的理念,让民众在二战后未遭受什么苦难,“目前绝大多数日本民众对宪法没多大兴趣。如果民众非常在意宪法,我想那是遭遇了一部坏宪法或宪法未贯彻”。

日本《朝日新闻》去年援引美国一家宪法研究机构的报告说,和平宪法尽管60多年未修改,仍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宪法之一,其中对女性权利、公民受教育权利的保障等,比美国宪法理念还先进。

然而,它的出台背景,以及第9条放弃战争权的“世界首创”,让日本右翼势力常以“和平宪法是外界强加日本、不能反映国民意志”为由提出修宪。事实上,当年制宪,美国并无强压日本的意思,是币原内阁糊弄导致日方失去主动权。

安倍外公是甲级战犯

任首相时充当修宪急先锋

日本“修宪路线图”,主要分二战后初期和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两阶段,跟安倍所在的政治家族密切相关。

美苏冷战开始、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基于战略考虑,和平宪法生效没两年就鼓动日本重新武装,想把它打造为美国在亚太的战略桥头堡。

1952年,美国为主的盟军结束对日占领,《日美安保条约》生效,规定美国有权在日本驻军,可根据日方请求协助镇压日本的暴动和骚乱,还允许日方开建5万人的海空保安队(自卫队雏形)。同时,日本自民党为代表的保守派势力酝酿修宪,但战争的血泪之痛仍历历在目,反对呼声很高。

安倍的外公岸信介是日本修宪的“急先锋”。他曾是操纵伪满洲国的代表人物,也是东条英机内阁的商工大臣,负责军需生产和战争物资调配,因生活放荡、好饮酒嫖妓、喜怒无常,人称“满洲之妖”“昭和妖怪”。

岸信介是甲级战犯,却未受审,1957年还当上日本首相。全因他跟东条英机干过一架:1943年他向东条英机分析战局、建言结束战争,遭痛骂“你们文官懂个屁”!而局势正如岸信介所言,塞班岛战役日本惨败。1944年,内外交困的东条英机试图改造内阁继续战争,岸信介联合倒戈力量,逼东条英机下台。

美国看重此事,也看中岸信介一贯“反华反共”言行,1952年把他无罪释放。

岸信介得以重返政坛并呼风唤雨。他1957年起跟美国谋划修改《日美安保条约》,相比旧条约,新条约是日美对等、相互承担义务的条约,加强了军事同盟,日美从“战胜国战败国”变为“伙伴”关系。

新条约虽未超越和平宪法框架,却是修宪重要一环:先摘掉战败国帽子成为“正常国家”,再择机修宪。岸信介说:“修宪,今后非搞不可。这在我眼珠子还黑时恐怕做不到了,但我认为绝对不能扑灭这个火种!”

新《日美安保条约》是岸信介最大政绩,却遭到数十万国民反对,女大学生桦美智子抗议时竟遭枪杀,示威浪潮不可阻挡,逼停美国时任总统艾森豪威尔访日,岸信介被迫辞职。

下野的岸信介仍掌控政坛:胞弟佐藤荣作1963-1972年任日本首相;女婿安倍晋太郎(安倍晋三的父亲)是中曾根康弘内阁的外相,要不是因病猝死1991年已任首相;2001-2006年任首相的小泉纯一郎,是安倍晋太郎的得意政治门生;两度出任首相的安倍晋三……

岸信介未竟的修宪大业,转到视他为偶像的外孙安倍晋三手里。

安倍接过外公的枪

高呼“天皇陛下万岁”力推修宪

1955年起保守派自民党开始长达38年单独掌权的“五五体制”(自民党在国会有过半数席位,主要在野党、革新派社会党占1/3左右),此模式有效制约了自民党修宪企图。

中曾根康弘内阁1982年提出“战后政治总清算”构想,试图让日本从经济大国转变到政治大国,而军事大国是绕不开的一环,和平宪法成了“瓶颈”。中曾根任期内提出修宪无果,但他废除了军费不得超过国民生产总值1%的限制,还成为战后以首相身份参拜靖国神社第一人。

1993年“五五体制”终结后,日本政坛形成自民党和民主党对峙局面。两者都是保守政党,日本加速“右转”。

日本经济持续低迷,“失去的十年”又“失去的十年”,社会右倾化思潮加剧;中国崛起、朝鲜核问题等,让日本借口“威胁论”大幅扩充军备;美国也越来越不满足日本只出钱不出力的做法,早希望日本军事化、集体自卫权合法化……

日本因此不断突破和平宪法束缚,走向军事大国。

如果说2007年“抱病”辞去首相的安倍羽翼未满,今天参议院大选获胜,给他一个梦寐以求的修宪良机。

今年4月28日,日本主权恢复日纪念仪式上,安倍率议员高呼三声“天皇陛下万岁”,震惊世人,因为那是二战前日本帝国议会的传统,日媒都立即掐断直播信号。

一个从未对侵略战争反省和忏悔、从未真诚道歉的日本,安倍三声“天皇陛下万岁”,执意修改和平宪法,怎能不让人联想起军国主义?

视甲级战犯外公为偶像的安倍,把日本绑上了战车,要开向哪里?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