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民透露邓正加19日下葬真相:往后一天赔付金少10万

原标题:追问“临武果农死亡事件”四大真相

央视网(记者曹晓波报道)7月19日,是临武果农邓正加与城管冲突死亡后的第三天。当天下午5点10分,邓正加的葬礼在莲塘村村口举行,随后,其被安葬在生前承包的果园山上。截稿前,央视网记者获悉,当地警方已于当天上午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对果农邓正加死亡事件的廖卫昌、袁城等6名涉事城管工作人员实施刑事拘留,送郴州市看守所羁押。

事情至此看似尘埃落定,但仍疑点重重。

追问一:家属为何忽然沉默?

7月19日下午开始,邓正加家人的态度突然发生转变——从对事件的愤愤不平到开始感谢政府和冷落媒体。

在邓正加下葬前,名称为“瓜农邓正加女儿”的用户在微博上表达了对当地政府的不满:“我就是瓜农邓正加的女儿邓艳玲,现在临武所有参与将我父亲的事情发微博和其他论坛的,逐渐被叫去谈话,要求停止转发与评论。昨天尸检解剖出来颅内大量瘀血,并伴有头皮下出血,但是政府正着手掩盖事实,我父亲‘被’心脏病或者其他突发性疾病,政府这样的做法是我们完全不能接受的!”

不过,微博很快被邓艳玲删除。两个多小时后,邓艳玲再次发表微博,却是对当地政府的妥善安置表示感谢,“现在政府已经妥善的安抚好了家人,我们整个家族对政府的处理表示满意,今日下午爸爸已经下葬,我们承受了很多的痛苦,逝者已去,入土为安,我们已经不希望受到外界太多的打扰.感谢市县相关部门的妥善安置,感谢所有关心支持我们的人”。

葬礼过后,央视网记者采访到邓艳玲,她表示微博确系她所发,但对于为什么有如此大的反差,她表示“不想再说话了”,并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当晚9点,记者再次来到莲塘村,十多名家属围坐在邓正加的弟弟邓永才家中商议此事。见记者进屋,屋里忽然沉默,有人表示“我们不会再说这件事”。

邓正加的侄女邓敏(应采访对象要求化名)在屋外对记者表示歉意,她希望记者体谅家属的处境,“有很多难言之苦”,“虽然已经和政府达成了协议,但不会放弃对真相的追求”。

一名家属则称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大,“毕竟也要在这里做人,怎么样都要跟政府打交道”。

另据多位亲属表示,和政府达成的89.7万的赔付协议已经到位。该信息官方尚未公布,但记者从知情人处证实为真。

同时,记者从一位邻近邓家的村民处获悉,抢尸受伤的村民也得到了赔付,重伤的赔7万多元,其它轻伤的金额不等。

不过,有多位村民对邓家的处理方式表示不满。一位村民直言:“我很反感,村里90%的人的都反感,因为这个事情没有伸张正义,真相没有结果就草草安葬,这样也对不起帮助他们的人。”据该村民透露,如果家属不同意19日下葬,往后赔付金额一天比一天少10万。

追问二: 邓正加是如何死亡的?

根据官方的通报,初步调查认为:2013年7月17日上午,临武县南强镇莲塘村村民邓正加在与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工作人员发生争执的过程中,突然倒地身亡。

“突然倒地身亡”的说法与记者对多位目击者的采访相矛盾。

此前,邓正加妻子在接受央视网记者采访时讲述称,夫妻俩首先来到解放路上摆摊。8时许,城管前来执法。一名城管“拿起西瓜就走”。她理论一番后,双方产生争执,城管打断了她的秤杆,并要将其抬进执法车,“周围的人呼叫,他们才把我放下”。随后,夫妻俩来到文昌桥旁摆摊。来的路上,夫妻俩花了22元重新买了一杆秤。城管在绕了一圈后,又来到邓正加的摊点。

“我来到这里后看到他们来,拿了一个西瓜给他们,他们表示不要,还要进行拍照。我老公怕再打坏秤,就拿了起来,我还是给了他们100元,但没有发票。我说‘你们是土匪’。”妻子黄细细说。

于是又一轮争执随之开始。两名城管人员将黄细细打倒在地,黄细细顺势扯下了一名城管的工作牌。不久,黄晕厥在地,醒来发现邓正加死了,“他们走的时候说我老公是装(死)的,又踢了他几脚”。

目击者郭五英、邝文证实了此过程。

此外,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目击者表示,黄细细的确骂了城管,当时城管在摄像,之后黄细细就想用手机砸城管,但只是做样子;城管下来几个人,邓正加拿秤杆想去打,但也只是做样子,城管抢走秤杆,用拳头和脚打,过了半个小时救护车才来。

另一名目击者陈先生表示:“我跑过去看,5、6个城管在打瓜农,用拳头和脚打了大概10多分钟,瓜农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瓜农倒地后站起来走了两步,然后躺下再也没有动了。他脸朝下,谁也不知道他死了,过了10分钟他老婆才知道。”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事发地点,一位摩托车司机也称,“城管确实是在打人”,但怎么打的,该摩托车司机表示不方便说。

事发现场的监控录像迟迟没有公布。对此,临武县县长贺遵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现场监控录像也可能存在盲区,并不能完全有效记录事发情况。

追问三:哪些城管与邓正加发生冲突?

三天以来,关于当事人的另一方城管,媒体所获知的信息仅仅停留在官方的新闻通气会上。

直到今日上午记者截稿时,获悉当地警方已于事发当天上午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对果农邓正加死亡事件的廖卫昌、袁城等6名涉事城管工作人员实施刑事拘留,送郴州市看守所羁押。

根据官方的初步调查:当天上午10时许,邓正加、黄细细夫妇在解放南路原建设局路段违规摆摊卖西瓜,巡逻到此的县城管行政执法局执法三大队大队长廖卫昌等人上前劝离,邓正加夫妇不配合工作,双方发生口角。县城管执法人员暂扣四个西瓜,并要求邓正加夫妇到规定的可以摆摊设点的地方卖西瓜,尔后离开现场。

10时50分许,当廖卫昌等人巡逻至河滨路与文昌路叉路口处,正在此处卖西瓜的邓正加、黄细细当即对廖卫昌等人进行辱骂。廖卫昌等人遂上前与邓正加夫妇理论,双方发生争执进而肢体冲突,在这一过程中邓正加突然倒地身亡。

争执中,黄细细扯下了一名城管的工作牌,工作牌显示此人为廖卫昌,执法三大队大队长,编号LW0013。

7月19日下午4点,央视网记者来到位于解放路的临武县城镇管理行政执法局,本是上班时间,但是城管局内无人上班,楼高三层的办公楼入口加了一把钢锁。

门卫表示,事发后没有上班了,“为了安全考虑,这个事没有处理好,不好上班”。

记者从城管局形象监督岗上的照片栏中,找到了已被刑拘的廖卫昌、袁城的照片,袁城系工作人员,两人同为执法三大队。

记者查阅到,某网站曾于2013年7月5日刊文《郴州市:临武县城管执法队员转变执法方式得到群众好评》,该稿由临武县城管局投稿。

据上述文章,7月3日,临武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执法三大队出勤,在文昌桥头,几个瓜农把自产自销的农产品摆上城市道路,堵塞交通,影响市容市貌。执法队员随即上前对瓜农晓之以理,好言相劝,摒弃以往“骂、赶”的执法方式,瓜农听了执法队员的劝导后,立马同意将农产品搬到指定的农产品经营区域售卖。

该文讲述,在迁移过程中,执法队员们见瓜农老人一个人挑那么多农产品非常吃力,连忙上前帮助瓜农把农产品移到自产自销农产品兜售区。群众目睹整个执法过程很感动,纷纷给予好评。

临武县城管的文章认为,“作为城管执法队伍,要想根本改变外界‘粗暴执法、野蛮执法’的看法,必须做到‘执法让人感动’”。

不过,从感动式执法到如今与果农的冲突,只用了不到半个月时间。追问四:临时销售点卖瓜要收费吗?

邓正加的妻子黄细细曾表示,冲突前城管收走了100元,没有发票。这一收费合理吗?

事发地点悬挂着一横幅“农民自产自销农副产品临时销售区”,小贩邝女士告诉央视网记者,临时销售区自解放路开始,沿临武大道直到临武县检察院旁,在这个区域内可以摆摊。

这个临时销售区在今年端午节前设立,正值临武县杨梅上市,果农云集,而杨梅不宜保存,导致街头拥挤,污染环境。在此之前,临武大道上绝不允许摆摊。

但在这一区域摆摊也并非无条件。“设立之初,城管收费为50元/天,此后变为100元/3天,杨梅销量逐渐下降后变为100元/4天,100元/5天,直到现在的一星期/100元。”恰逢梅雨季节,杨梅不能风吹雨淋,城管迫不得已,允许小贩打太阳伞、搭棚子。

不过,“收费只是针对小贩。” 邝女士表示,邓正加属于自产自销的农民,不应收费。

此外,记者多次来到邓正加与城管冲突的解放路,在事发第二天早上7点多就有不少农民在卖西瓜。多位果农表示,最好在城管上班时间之外摆摊,但也不清楚到底解放路能不能摆摊?

一些果农和小贩表示,根本原因在于临武县没有相应的蔬菜瓜果配套设施。每逢赶集日,临武县解放路、文昌路、临武大道等多条街上人满为患,果农、小贩、菜农占据了街道两旁,车子难以通行。

根据临武新闻网的文章,临武小水果丰富,有“小水果之乡”美誉。已经形成了以脐橙为主,南丰蜜橘、红心桃、乌梅、葡萄、蜜枣等特色水果发展格局。不过近年来,临武蔬菜瓜果销售点逐渐减少,流动摊点转移至马路,导致城管与流动摊点的冲突增加。

邝文(应采访对象要求化名)带记者走访了临武县多处农贸市场,该县最大的销售市场位于城中,不过已建成了门面,农民难以承受租金;城东市场由于较偏僻,生意并不好做;城南市场被改为商品房,只残留一块写有“城南市场”的门坊。

“我们只能在马路上摆摊了。”一位小贩说。

附:央视网独家公布“邓正加追悼词”

大哥邓正加生于一九六(二)年,于二0一三年去林武县城卖西瓜,遭到那些城管大队6个(队员)围攻,以秤砣击中后脑,造成脑髓大面积出血,倒地一个多小时后无人抢救,最终死亡,终年五十二岁。

呜呼!大哥出生于临武县莲塘村一个穷苦农民家庭,家里姐妹六个,大哥排行第五。(大哥)自幼勤苦耐劳、精打细算、头脑精明。随着时间的发展,大哥学会手艺,砌墙砌屋,于一九八八年结婚生子,先后生下二女一男。

皆因生计,大哥最终身染恶习,沉迷赌博,致使家庭吵闹补休。负债累累,被逼债之人搞得死去活来,最后丢下儿女北去广东。寄人篱下,也不好过呀!而后,大哥忍辱负重,咬紧牙关,从新做人。生活的拮据,也压不弯大哥单薄的身子。

大哥承包荒山五十余亩,凭借夫妻二人的双手,一手一把泥,一脚一个印,终把荒山变果园。大哥凭借着超强的劳动力,尽力发展农业。大哥独具眼光,日子渐渐好过。夫妻两人同心协力,白天卖西瓜,晚上浇桔园,日子过得虽苦尤甜。

大哥时常对小弟说,赌是没有出路的。虽话不多,但字字锥心。女儿考上大学,更为大哥添上几分自豪。

本来生活越来越好了,谁知在7月17日这天与我嫂子前临武卖瓜,遭到临武城管执法大队五六个队员围攻,从解放南路一路追打到文昌桥头。可怜我哥哥嫂子二人力薄势单。大哥这样单薄的身躯,怎么抵达那年轻力壮、如狼似虎的城管。大哥头部被秤砣击破,倒地身亡。可怜的大哥就这样命丧黄泉,惨死他乡。

大哥你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农民百姓,就这样走了。大哥你黄泉路上走得也不是那么孤单,你听到了,临武四十多万民众为你共鸣,全国老百姓为你呐喊。大哥你的死如果能够唤醒那些那些没有良知的人良心,也没有白死。

武水桥头水为你怒吼,临武人民为你祈祷。

大哥走好,黄泉路上你一路走好!

追悼词朗诵者:邓正加弟弟邓永才

(注:文中邓正加头部被城管队员用秤砣击中的说法,尚未证实,悼词不代表本网观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