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正加家属改口避谈抢尸 当地坚称系协助运尸

狐狼001 收藏 2 217
导读:6名涉事城管工作人员的拘留证(7月20日摄)。 新华社发 瓜农向记者出示当地城管之前给他开的摆摊收据。 京华时报记者潘之望摄 原标题:遗体检验初判邓正加颅内有伤 经过数日调查,昨天,湖南省临武县官方通报称,瓜农邓正加死亡事件中的涉事城管廖卫昌、袁城等6人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 此外,临武县城管局局长胡郴、副书记邹红卫被免职,家属获得89.7万元的赔付。 城管局正副书记被免职 7月17日,56岁的临武县瓜农邓正加在与当地城管的冲突中倒地死亡,事件引发社会强烈关注。在随后举行的

邓正加家属改口避谈抢尸 当地坚称系协助运尸

6名涉事城管工作人员的拘留证(7月20日摄)。 新华社发

邓正加家属改口避谈抢尸 当地坚称系协助运尸

瓜农向记者出示当地城管之前给他开的摆摊收据。 京华时报记者潘之望摄

原标题:遗体检验初判邓正加颅内有伤

经过数日调查,昨天,湖南省临武县官方通报称,瓜农邓正加死亡事件中的涉事城管廖卫昌、袁城等6人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

此外,临武县城管局局长胡郴、副书记邹红卫被免职,家属获得89.7万元的赔付。

城管局正副书记被免职

7月17日,56岁的临武县瓜农邓正加在与当地城管的冲突中倒地死亡,事件引发社会强烈关注。在随后举行的新闻通报会上,当地政府称事发后涉事的6名城管队员被警方控制。临武县公安局提供的消息显示,19日上述6名涉事城管被立案侦查。

20日,警方以涉嫌故意伤害罪,对涉及瓜农邓正加死亡事件的县城管局执法三大队大队长廖卫昌、副大队长祁亚平,协管员袁城、骆威平、夏际玉、杨连祥实施刑事拘留,送郴州市看守所羁押。

20日下午,临武县召开常委会决定,免去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局长、党组书记胡郴和分管执法的党组副书记邹红卫的职务。胡郴系还兼县政府党组成员;邹红卫分管城管执法三大队。目前,二人正在接受调查。

家属签协议获赔89.7万

湖南省临武县政府有关方面20日证实,按照“死者为大、人道为先、协调处理”原则,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等相关法律法规,给予在与城管冲突中不幸身亡的瓜农邓正加的家属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89.7万元。

据悉,上述赔偿目前已经执行到位。

据了解,邓正加入葬之前,其家属一直在与政府有关部门谈判赔偿事宜,双方虽达成一致,但家属不愿透露具体赔偿数额。20日下午,临武县常务副县长、新闻发言人段外宾介绍,家属已经在协议上签字,赔付款已经执行到位。

昨天,包括3子女在内的邓正加家属均对涉及城管的事情三缄其口,对于89.7万元的赔偿款则予以默认。

遗体病检需要15到20天

当地公安部门在接受采访时称,7月18日15时40分至17时30分,郴州市公安局法医在邓正加所在的临武县南强镇莲塘村口,在郴州市、临武县两级检察机关工作人员,以及死者家属(一名学医,一名在县检察院工作)、乡村两级干部的见证下,对死者邓正加遗体进行了检验。

据介绍,通过遗体检验发现,死者头部、躯干、四肢等部位有软组织擦挫伤。通过解剖检验发现,死者左前额部、左颞顶部、枕部头皮下血肿,颅骨无骨折,颅内见广泛性蛛网膜下腔出血。胸腹腔、心包腔干净,腔内各脏器未见损伤。

法医向记者提供的鉴定报告显示,邓正加头部有肿块和淤血,但颅骨没有骨折。在报告中,并未提及邓正加头部是否受到外力撞击。

在遗体检验中,法医提取了死者脑组织等部位相关生物检材,连夜送国内相关权威司法鉴定机构做病理检验。“邓正加死亡的原因,还需等相关病理检验结果出来后才能最终确定。”一位负责人说。法医介绍,整个病理检验过程需要一定时间,一般是15天到20天。待病理检验报告出来后,法医将根据病理检验报告结合尸检情况出具最终的尸体检验结论。

临武县政府有关负责人明确表示,瓜农不幸身亡事件原因及最终责任认定,需等待遗体法医检验最终结果等相关调查进展。司法机关将坚决依法公正彻查并处理案件,绝不姑息责任人。

19日晚,邓正加的遗体下葬。

□回访

家属避谈“协助运尸”

常务副县长段外宾强调,18日凌晨警察并非抢尸,而是协助家属运送尸体。

他说,此举得到了大部分家属的协商同意,原因有三:根据当地风俗,家属有意让邓正加回家土葬;近日天气炎热,不利于尸体保存;事发地为公共场所,人员密集,停尸该处会影响其他群众生活。

20日,邓正加家属没有对此说法表态,但他们此前无一例外愤怒地对记者表示,他们当时想保护现场和尸体,有数百村民前往看护,但遭到大批警察殴打驱散,尸体最终被抢走“遗弃”在距村子约2公里的路边。

在“抢尸”过程中,邓正加的妻子黄细细、大女儿邓素丹均被打成重伤。记者昨日据此对“协助运送尸体”说法表示质疑,段外宾解释称,家属受伤可能是由于在此过程中发生了肢体碰撞,随后匆匆离开。

□调查

城管与小贩:要么交钱要么斗狠

临武县临武大道一段被政府划为“农民自产自销农副产品临时销售区”,原本拥挤、热闹,19日上午这里却空空荡荡。据记者了解,要么交钱,要么斗狠,小贩与城管间潜藏着“区别执法”。

事发后城管偃旗息鼓

“死了人,没人到那里去摆摊了。”一位瓜农告诉记者。2天前,56岁的瓜农邓正加在这里与城管的冲突中倒地死亡。在事发地稍远处和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从县城周边赶来的瓜农们忙着叫卖西瓜。“今天没有看到有城管来管。”

记者在临武县城乡走访发现,在当地,农民在县城销售农副产品引发的矛盾由来已久。为缓解矛盾,当地政府也采取了一些“柔性”措施来化解。但冲突依然激化,其间很多问题耐人寻味。

为省成本农民街头叫卖

走访中,瓜农反映,县城只有一两个农贸市场,摊位费很贵。为了节省成本,农民要销售自产农副产品只能到街头摆摊叫卖。记者在县农贸市场看到,几乎没有卖西瓜的门店和摊位。经营户说,一个四五平方米的门店,一年的费用就是五六千元。

几年前,有农民拎着自家种的小菜找到县委负责人,反映在县城被城管赶来赶去,没地方卖。

后来,临武县针对农民自产自销行为,专门在位于闹市区的临武大道边划出一片区域供农民销售自产农副产品,不收任何费用,还提供卫生清扫等公共服务。

城管收钱瓜农就可摆摊

“政府只划出了一点点区域供农民销售农副产品,远远不够,争抢很激烈。有的商贩凌晨去拉个绳子占了地方,周边农民早上赶来的时候,往往就没有地方。”有群众说,“还有一些农民觉得,人多的地方好卖,不愿意呆在政府划定的区域,就跟城管打‘游击’。”

走访中,城管收钱,瓜农交钱后就能相对自由摆摊,是民间反映比较普遍的问题。有瓜农说,他被城管抓过一次,但没有交钱,“我抓住城管的衣服,只要你狠,城管也就怕了你。”要么交钱,要么斗狠。小贩与城管间,潜藏着现场“区别执法”。

据新华社电 京华时报记者雷军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