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彪为修别墅连炸两座古庙勒令和尚还俗

岸边古礁 收藏 0 836
导读:本文原载于《文史月刊》2009年2期,原题:林彪在五台山建“特别别墅”见闻纪实 1970年7月,驻晋某部闫副军长陪同北京军区马副参谋长,率领数十名随从人员,浩浩荡荡来到五台山,下榻在省民族宗教局五台山办事处和附属招待所。当晚,首长将我叫到会客室说:“北京军区准备在五台山修建部队疗养院,你看什么寺庙附近风景优美、景色宜人、环境幽静,明天引领我们看看。” 翌日,我陪同首长们看了镇海寺、龙泉寺等7个寺庙。下午,刚看完广济寺茅蓬雨就来了,我说:“五郎庙、金刚窟两个寺庙风景也不什么好,回吧!”可首长们

本文原载于《文史月刊》2009年2期,原题:林彪在五台山建“特别别墅”见闻纪实

1970年7月,驻晋某部闫副军长陪同北京军区马副参谋长,率领数十名随从人员,浩浩荡荡来到五台山,下榻在省民族宗教局五台山办事处和附属招待所。当晚,首长将我叫到会客室说:“北京军区准备在五台山修建部队疗养院,你看什么寺庙附近风景优美、景色宜人、环境幽静,明天引领我们看看。”

翌日,我陪同首长们看了镇海寺、龙泉寺等7个寺庙。下午,刚看完广济寺茅蓬雨就来了,我说:“五郎庙、金刚窟两个寺庙风景也不什么好,回吧!”可首长们执意要去,我也只好引领,冒着小雨爬上了五郎庙。出人意料的是,首长们对这两个庙兴趣很大。刚上去,就让参谋们边丈量寺庙的长宽,边打开地图核对。一阵忙乎之后,马副参谋长即当场给随从的方师长下令,命三天之内将部队带来五台山。呵!我全明白了!看来让我引领看是做样子,实际领导早定了。

这是给什么大人物修建?竟如此神秘!由于多年的职业关系,我也没多想这些与己无关的事。

军令如山。3天之后,方师长果真带着部队来到五台山,指挥部就住在招待所,部队住在附近寺庙和村庄。当天指挥部的马处长就将我叫去,客气而威严地告我说:“老王,给你打个招呼,部队一两天要拆除五郎庙、金刚窟。”我当即说明:五台山寺庙是属省、县管,须请示批准后方才可拆。但我万没想到,这位处长冷冰冰地说:“好吧!你们请示你们的,我们是执行命令,省里怪罪下来,不用你负责。”他虽这么说,我还是立即电话请示县领导,县里让我直接请示省,可省革委民政办公室领导(军代表)也不明确表态。当又听到部队要用黄色炸药炸这两个寺庙后,我又向部队提出交涉说:“寺庙是国家财产,是文物古迹,如部队来不及拆除,地方可帮助,但不要炸。”我万没想到那位处长很神气地回答了一句话:“执行命令是军人的神圣天职”。面对当时那个无法无天的混乱局面,不要说办事处,就是省、县也毫无办法。只能眼巴巴地看着两座唐代始建,明、清重修的寺庙,霎时在爆炸声中变成一片废墟。

紧接着,工程兵和汽车队也来了,还有数十名地方工程技术人员(据说是北京修建十大建筑的工程人员),也同时来到五台山。顿时,这块佛教净土,一下变成了人山人海的大军营、大工地,整天马达声爆炸声响彻名山天空,惊天动地!这是军事机密,何人敢问?

与此同时,指挥部又派出大批“支左”部队,进驻机关和生产队。这样一来,机关、农村的“清理阶级队伍”“一打三反”和农业学大寨等各项工作,实际都由“支左”部队挂帅领导。部队首先抓了对机关干部和生产队社员的政治审查,对“五类”分子和政治不清的,是干部的,调动工作;是社员的,迁往离五台山较远的村庄落户。至于尚留在寺庙无家可归的35名僧尼,更不在话下,是牛鬼蛇神吗!必须全部迁走。对此,我又提说:“这也需要请示省里,因有个安置问题。”马说:“可以吧!如主管部门不同意,叫他问省革委主任谢司令员,因这个工程,只有他一人知道。”我回省后,原原本本地向省革委民政办公室领导(军代表)作了汇报。他听后说:“迁吧!”并拨了2000元的搬迁费。就这样,于当年12月28日寒冬时,将这些老弱病残僧尼全部迁到离五台山100多里外的唐建南禅寺(注:文革前全山有僧尼304名。文革开始,红卫兵造了寺庙僧人的反,经批斗后,除红卫兵押送原籍监督劳动改造的36名外,其余230多名僧人全部赶出庙门,勒令还俗,回原籍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就此之后,在一段时期内,这个驰名中外的佛教圣地,变成了一个“有寺无僧”,“有庙无钟声”,而只有马达声和车水马龙的汽车声,以及众多施工“支左”解放军荷枪实弹守护的神秘土地!

经一年多的紧张施工,时间长了,人也熟了,个别参谋私下和我说:“老王,你们这里可不简单呀!是‘五保卫’的地方!”一些技术人员也惊讶地说:“想不到在这寺庙林立的佛教圣地,修建如此豪华的别墅,真莫明其妙!”我这个人,尤其在那个非常时期,对这些窃窃私语当成耳边风,根本不想不问。

平地一声雷,喜讯从天降。1971年9月13日,林彪反革命武装政变被彻底粉碎了!至此,好似冰封雪盖的五台山又解冻了。至此时刻,才真相大白,原来是林彪在这里为自己新建特别“别墅”。

“九一三”事件后部队就陆续撤走了!不久,部队首长即开始参观“林彪的别墅”。我作为地方干部,能随从首长们参观,也是一件幸事!特别是,由驻晋某部闫军长、省革委主任谢司令员陪同北京军区某副司令员看的那次,看管部队负责人向首长们介绍情况时说:这个工程的代号,叫“七六四”工程。因林彪的老婆叶群,于1970年6月4日,召见北京军区和总后勤部的领导时说:“林副统帅想在五台山休息几天,你们给他修个草房房。”故工程代号即定为“七六四”工程。介绍人说,林彪对建造所谓特别“别墅”定了三个要求:一是有房顶不能有压顶的感觉;二是有光不能有灯的感觉;三是有风不能有风的感觉。遵照林彪的指令,图纸设计出来后,又筑成立体制模型,经他审定后才动工。如此浩大的工程,谁能相信前前后后仅一年多的时间,就基本竣工。真是一声令下,地动山摇。

工程造价之高,也令人吃惊!据说每平方米造价是700元,而当时普通楼房每平方米是100元,解放军施工和所用器材还没包括在内。再如装修木材,全部是从印度尼西亚进口的,卫生间的镜子是从亚非某国进口的,地毯、沙发、钢丝床等都是特制的,一套房间一种色彩,一种款式。特别“别墅”的布局是:外边即原五郎庙旧址,是为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和邱会作四大金刚修的;里边即原金刚窟,是给林彪、叶群和子女修的。再如水、电等附属设备,均是双套,即地上地下。

此一事件,虽已过去近40年了,但作为历史,我觉得应让世人知道,五台山在近代历史上,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不幸的事件的真相。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