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续十九)士兵日记(1983-04-26——1985-10-20)

孙振江 收藏 0 117

9月7日

小路,被人踩出的小路。既弯弯曲曲,在人们脚踏实地时,它是坚硬的,在人们虚脚走路时,它是崎岖泥泞。

小小之路,也包含着未知的因素,神秘的色彩,当我——我踏在你的身上,可否留下了我的足迹?我多么希望一步一脚印在你身上走去。当我——我洒下了一滴汗水时,能否留下它的痕迹?我多么希望汗水能滋润干裂的土壤,输送给潦倒的野草闲花的一滴和醇的甘露。每当我再次走过时,能享用身心上的滋美;衰老的复活萌新芽了,脚下边也是松软的绿色——青春和希望的道路上,虽是弯曲而狭小的路,但它每时每刻连系着我,它是我的必游之路。啊,漫长的小路,待着人们去开发。记得鲁迅先生说过:“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这至理名言、警句,时刻鞭策着我,每当我遇逢绝路,它给我勇气和力量,鼓励我勇往直前开辟新途径——通向未来的路。

小路,人生的小路向我招手,生命的小路生长出生命,这生命——小草,是心中的希望。

9月8日

希望的小草,给我启迪:你这么柔弱之躯,能经得起风吹雨打,阳光暴晒,冷雪残盖;能经得起人们的蹂躏。换句话,也经得起死神对你无情的摧残,然而,到时候,“春风吹又生”。

小草,有人说你已灭亡,你默默无闻,说你是废物累赘,你点头称是,说你……总之,你却把成熟的小身紧贴在大地的胸脯上,蕴着充沛活力。狠心的人拔了细而长的弱体又“碎尸万段”。你任他;除了你的根源,你忍耐。可曾知道,小草永远是绝孙断子的,它的后代在繁衍、滋生。它们经历了无数个不同的时代,能在贫瘠、肥沃的土地上生存下去,何况是现在?人虽是主宰万物之灵(能),也不要小草逞能,它们的家族是不引人瞩目的?!清醒吧!让他们世世代代,生育下去。

9月9日

灰黑天幕,被一位天使拉开。呈现出了五彩缤纷的朝霞,一片片云彩时蛟龙出海、猛虎下山、猴荡秋千、雄鸡高啼、气势磅簿;时而化成观音出海、悟空探路、西施泪流、贵妃悲怨,惟妙惟肖;时又变幻维纳斯像、少女出浴、曹操出征,李连杰立(金)鸡独立,千姿百态,美不胜收……霞光照耀在高山雪源,原始森林、浩瀚大海、广袤草原,江河溪谷、都市村庄的同时,在这四面环山的弹丸之地,也享受到这一瞬间的美。“秋高气爽”,这正是八月(农历)的早晨,清风徐来,混和温暖的阳光。

忙碌了一日。

昏暗、黑暗,我在操场上偷偷张望,西山山头的月牙儿淡淡发光,星斗稀稀落落。今晚是今年的第一次夜训,起初心里老不踏实,又很厌烦,看了发射信号弹后,才觉得有点味道。分开(排)分班训练,笑声时不时的(从)队列里传出。第一科目,简易通讯,第一次行进传递通讯失败,经前面几位战友说出对照真该笑破肚皮还不心甘。第一位明明说“打战”,而第二位却把“打战”说成“打架”,第三位也说得真行,把“打架”道成“打鸟”,我第四位当然按“打鸟”在语给第五位……。第二次吧“前面有条水沟”说成“前们有条死狗”弄得个个啼笑皆非,挨了中队长劈头盖脑的臭训一顿。几次后才告捷。其他几项没多大的乐趣。我们在进行匍匐前进传递通讯时,倒合了我的胃口,我躺倒在草丛上,悄声地对身旁的一位战友说:“‘打鸟 (刚才的第三位) ’多舒服,气味多香甜,谈恋爱的侣伴到这来来,保障他们过得幸福的甜蜜蜜的。”他随声应和着,我说话来了劲:“有一位少女,年方十六,晚上走路时,还是那么一步一个舞姿,引人注目,有一位年轻小伙子,长发披肩,上前打了招呼,还问她是不是谈恋爱才回来,那位‘绝代佳人’高傲而蔑视那小青年,扔给他一包东西,小青年倒也眼快手捷把‘礼物’接住,象如获至宝,偷偷打开一看,哎呀,真岂有此理,一条条鲜嫩还带着水分的草芯给路灯照得一闪一闪的,他正欲抬头说些什么,那‘萍踪芳影’象天使般隐没在黑暗之中。你可知道,这包草心男女恋爱来说,份量之重,是无法比拟的,然而,那位小青年却狼狈不堪顾影自怜,本想勾引她,,反而被他制服,无耐,付之一扔为罢。说清楚点,这草芯也有含意,当地人把谈恋爱说成“捻草芯”,所以,那位漂亮聪明的少女利用这方法多绝妙啊……“没等我说完,已被班长打断了话尾。只好作罢。

9月10日

我摸不透自己是什么底细之人,时喜时悲,哀乐无常。兴奋一起,忘乎所以,天真浪漫。脚歇手停,手停口启,换来调去,象个无事不做的大忙人,又似一个总经理。既接应着买主卖方,又劳神伤思。脸阴沉一拉,天塌下也拼命地尽最大的力气加以抵挡。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怎么样高尚卑鄙,我照常“井水不犯河水”,活似一只温驯的“羔羊”。脾气一动,管你玉皇大帝,地狱阎王触动了我之毫毛,占了便宜,他休想逃脱我无情对付。尽管如此,我还是个喜乐无常的人,是个不受人尊重、看重、器重之辈。可话茬又收回头,我是吃几位同乡汤水的,不然,我可能被人压在脚底下,这未免过分了点,但也不能好对付那些人面兽心、无作(恶)不作的“魔鬼”。我嘘了口气,搁笔,集合看电影。

9月11日

上午,为昨天临摹的未画好的的画像增上色彩,没画几笔很不兴趣把画稿、画笔、颜料、调色砚(其实是雪花膏盒),等集拢在一个位置上,冲洗完手就是停止“工作”了,和杰雄一起看了一眼电视,整装踏步上街,穿走雨丝银帘,神志清醒。在摊档旁买了几个梨子品尝,蒲杰雄“请客”。味道倒也不错,有便当。我们边走边吃,来到一座小桥旁,公路两旁庄稼黑绿,兴奋地和雨儿跳起舞蹈,桥下污泥浊水顺着低处闯去,流到何处去是不知道的,因水流来了个九十度角的急转弯,只能见了漩涡一个个隐没掉,哗哗水声好象发出一支胜利进行曲,勇往直前。我们这回到文具店,买了些必需品,又到杂货店转了一圈,嚼着甜得过度的“花生奶糖”回家。下午的时间好像太仓促了点,一晃就过。晚上轮到我第八岗,正好又放电影,人家大踏脚步以欢欣喜悦的心情看电影,我清清冷冷在孤灯下看书,等待站岗时间(八时)的到来。

值得一提的是,下午临吃午饭前,几位战友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林宗的宿舍特别活跃。

9月12日

犯人没加夜班,很早就收工了。今晚上开岗接我的哨的哨兵(他站第八岗)连续帮我站了,我在杂草丛生象“沼泽地”的小路象蝙蝠似的飞快跑着。泥水窸窸窣窣频溅,弄得裤管既脏又湿,鞋也变成了水鞋。毛毛细雨绵绵而下,浑身不自在穿跑在夜色之中,到家已是八时二十多分了,洗漱罢,一将近九点,离熄灯仅有半个小时开外,定了定神,回想起一天做过的动作。

上午在礼堂(其实是饭堂堂)听指导员专题讲话,学习《文选》,最为记得的词藻应算是“实事求是”,抄了两页作业本纸,这个成语无处不见。“实事求是”在实际生活中须必应用最多吧。日过中天至黄昏这些时间是写学习《文选》:心得体会。为了写得更好,更切合实际,我没及时把体会写出来,利用这段时间“蘸墨挥毫”抄写一首日本歌曲,这首歌曾在电台收听看过,是女中音歌唱家苏小明演唱的。一天的工作就这么些了。

时间是充裕的,人是孤独的。吃完饭又匆匆着装携带武器具看守了。

9月13日

湿润的操场,草坪水莹莹。晨曦的阳光柔和极了,我们在这秋光明媚的时候训练战术。卧倒、侧身匍匐、高侧身匍匐,卧、高身匍匐等,一个接一个在湿润润的草地上滚爬,汗水从毛孔流出,草水打湿衣服混和汗水。到收操时,人人精疲力尽,镇可怜可痛。“狐狸免笑猫”,大家一个样,都象你塑者。“催命鬼”起床号吹响了,睡眼模糊,起床后又昏死过去。勉强些冲一冷水脸,那凉澈心窝的地下河水才唤起精神。为了逃避劳累,推却衣服都没干,不参加防刺训练,在床前捧着小说啃个够,真扫兴,又要执勤任务了,嗨,晚上再会,书。

9月14日

浓雾如烟,若不多加小心走路,近在咫尺也会和行人撞个满怀的。太阳胜过迷雾,露出的笑脸,它的光线逐渐加强,雾的“末日”逐渐近临。龌龊的山间,雾由浓至淡,后到一丝轻烟,袅袅而散,消失在阳光下。阳光再强烈,我的身体就热气腾腾、滚汗如雨,亏得田野上的露珠把衣服大湿,不然,非被烤成“木乃伊”不可,满身泥汗水,堆粘成寸,象个失足落下泥坑的人,狼狈不堪。怪不得在返回路上,“阔小姐、绰少爷”们擤着鼻,嘻嘻哈哈的讥笑声搅乱的我毫无寸地自容。抵抗的话就要从我的口喋喋而出,但我在这时控制、扼抑了。还是用同样不屑一顾,趾高气扬,昂首阔步,落落大方再加上鄙夷的态度来战胜他们。

“热在三伏“,是很有科学根据的。象这样变化无祥的天气,眼睁睁下了一场倾盆大雨的同时,烈日逼迫要命地,争分夺秒炙烤。抬头看看那山坡,已是一片黄绿不协的悲怆世界了,从这预兆可看出,秋天是无留情面之情的。那红叶白红冷热汇融,也已纷纷扬扬飘零乱飞,秋蝉的凄厉歌声单独唱出“送葬曲”。岁月真不饶人焉。

站岗回来,兴趣倍增,哼起了《白兰鸽》来。我一遍又一遍地唱,已完全进入了艺术境界,有飘飘然的样子了,在自我陶醉正达高峰,这时,大队长正旁若无人到我面前而过,东张张西望望,真象一个精明能干的侦探,我虽看到他了,二嘴还在按旋律节奏的快慢二发音。唱完后,也该歇歇了,那大队长好象也观察完地势地形,向我这边走来。我歇斯底里看着他的到来,心又想,有何指示贵干可开门见山说出,还要假作以别的什么作引子呢,有浪费时间。……真不知闷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未待我预测定,他已象幽灵而又象神像叠立在我面前,神公驾到,有失远迎,恕罪恕罪,礼貌是应该的,这是人性促使我这样还是部队纪律是这样,是两者俱全吧,少乱想,起立举指让座吧。他并没有坐下,开口道:“你在干什么?”明明我在唱歌,还装什么蒜,得了,为了不让他误解,“我站岗回来。”倒也很干脆,部队的规章制度、条令条例促使我这样开口,这叫做语意双关吧。他倒也很关心,以和蔼的口吻说:“你站那号哨,第几班回来?”他的口气象首长有象父辈,这我更受不了这些,解脱窘态,向他表明为好,而没好气地说:“铸工哨,二点至四点半的。”理智告诫我这样说的,如若说站地五岗,他不知道是几点至几点的,,那未免大失他之所望,这么直率浅想(显)回答他,有对自己不使他怀疑有好处。他会意地点了点头,应该说,这一举动,才体现出长官、军人的威严与风度。他没征求我的意见,就随便接过我的杂志,他很随便翻了几回次,看到封面、底东西方的女电影明星,表现如故,我想,这回这妙龄女郎要遭到厄运了。事情恰恰和我所想的相反,大队长问了我是那个班的几姓名后,“完璧归赵”把书送回我手,真是意料之外。但我还有一个不放心的,昨天下午训练场上和班长争吵了几句,刚好碰上大队长的目光,那严肃无情的表情使我望而生畏,刚才我说出名姓时,他好象以前以(已)熟悉了,糟糕,会不会……别胡思乱想了,做一日和尚敲一日钟,管他三七二十一,反正什么都掌握在他手里,有何法呢?我的得意,已没影没踪了。唱我的歌吧。“在充满理想的旅途上……”科长闻声赶来,这回我可受不了了,这个总队来驻中队的工作组人员很简练对我说:“不要唱这种歌,要唱唱报纸刊登的十二首歌曲。”真是无事生非,唱首旋律优美的歌曲为何不能呢?不会导致我堕落吧,况且是健康激人向上的歌,我真想不通,为自己辩解道:“这是电影歌曲呀,有什么不能唱的呢?”他坚持了正确的见解,说不能唱就不能唱。说完转个一百八十度,拂袖而去。天哪,我该如何是好呢?今天也许是遭厄运的时候到了,不然,我这无名小卒会吸引来那么大的首长来提醒关心呢?呢呢呢,呢到那个时候呢?又是一个问号。

我必须唱下去,我坚持了正确的真理唱下去。这歌曲的旋律太优美、动人心弦了,我的思想感情告诉我,《美好的明天》是美的享受。边唱边走入宿舍,倚偎在床头上,太好了,真是快乐无穷。而这一时的自满与幸福大(太)短暂仓促了。指导员来到我面前,我施礼罢。他一针见血对我说:“振江,听说你抄了不少黄色歌曲,有的话请交给我。”我(他)很大方,活象是我床头柜的主人,把柜门打开,主动搜索起来,他的白费劲,到头了,双手只不过还是原来的模样,,空空如也。我怎样对待这肆无忌惮之辈呢?还是以柔对硬更妙。轻声说明没这回事,很自如的对付他。事与愿违,他还是找到我的弱点,命令我把那张贴在墙壁上的歌纸撕下,原因是影响内务卫生,唉,舒畅之畅又复回紧缩恐惧,顺从他忍恨撕掉。第二次来修(收)三角裤头,我走出去要了回来,说以后不穿。他钻空子要展展威风无话找言说:“你心目无组织领导。”他是以三角裤头为把梗的(以前已警告过),那声色俱厉,使我望而生畏,而为了辩护这不白之冤,半硬软说:“指导员,我哪地方做错了,对不起你?”他倒也是聪慧过人之人,没作任何态度,干他未完了的事业了。我——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气冲破九霄云外,脚踏陷地球,这就是部队的纪律严明的表现。

我很意外感到,今天下午一下子吸引了几位连以上的干部,而且他们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我在这幸福时刻之余,感到多不幸,以后我的命运不知是凶是吉,就说不太清楚了,上帝保佑。接着写下去吧,“……哦,我是一只白兰鸽,爱在那天空飞翔……在白云下面,在自由飞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