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来的

hawk19999 收藏 2 234
导读:在前台有两个香港人来入住,可能事先没有预定。知听见前台服务生用川普问他:“请问你是xuan(四川话,音旋,意思近似于刚刚,临时的)来的吗?”这都不是最好笑的,关键在后面。香港人显然不懂xuan来的是什么意思,表情很茫然。于是服务生又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我是说,你是旋来的吗?”香港人仍旧很迟疑,最后终于开口了:“我...我不是旋来的,我是坐飞机来的!” 服务员赶紧捂住嘴冲进厕所狂笑 先判断下面这段方言是哪个地方的乡音,再将它翻译成普通话: 嘿唷!昨天傻午间,就是起轰的那哈黑儿,叶条回鸡婆,

在前台有两个香港人来入住,可能事先没有预定。知听见前台服务生用川普问他:“请问你是xuan(四川话,音旋,意思近似于刚刚,临时的)来的吗?”这都不是最好笑的,关键在后面。香港人显然不懂xuan来的是什么意思,表情很茫然。于是服务生又加重语气重复了一遍:“我是说,你是旋来的吗?”香港人仍旧很迟疑,最后终于开口了:“我...我不是旋来的,我是坐飞机来的!”

服务员赶紧捂住嘴冲进厕所狂笑

先判断下面这段方言是哪个地方的乡音,再将它翻译成普通话:

嘿唷!昨天傻午间,就是起轰的那哈黑儿,叶条回鸡婆,一灰,就灰到我们屋头的黄子上切了勒。你归儿归儿(归儿连读)地饭,那砍脑壳瘟甩都不甩识你一哈,我呕分了,拣起块卵子大的阿炭,给那瘟伤定起切,结果它毛毛一喳起,标了我一毛根儿(根儿连读)的稀巴巴。

曾经有一个老实8交的堂客摆的老子面前,我不晓得去珍惜,等耍脱了的时候才晓得背时,你的刀刀儿就在我的颈航上割下切嘛,不要再磨了。如果老天可以让老子服二火,我会对哪个堂客说:“你给老子站到”如果她硬是鼓捣要走,我会说“各人爬”。

内年,有个很安逸的感情摆在老子跟前,老子居然没张死它。等老子想起来舍,他**居然就没得喽!!!咋子世界上最不爽的事也就摆在这眼皮子底下了。不过如果老天再给老子一个机会的话,老子一定会给他说:我爱你白一日在蜀中云游。

瓦路遇一农夫,农夫听说此人才高八斗,心想自己也是方圆数十里远近闻名的柴子,不能让这李太白抢鸟风头。

于是农夫上前对李白说:“听说你才学不浅哪,我给你出个对子对对怎么样?”

李白想偶怎么也是个诗中圣手,一个农夫出个对子有什么不好对的,就答应鸟。

只听农夫出了上联:“你白,你太白,你太太白,你太太太白”

李白那个汗哪,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这个上联太绝了。没法,只有请教农夫下联。

农夫憨笑一下,道出了下联:“我黑,我确黑,我确确黑,我确确确黑”

可怜了李太白,只有自己寒鸟……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