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去朝鲜参战

hn153 收藏 1 5755
导读:入朝第一枪 一九五二的深秋,一百几十个军校毕业生从南方武昌来到边城安东。他们在毕业前都表过决心要去朝鲜参加战斗,是真正的志愿兵。下了火车第一件事就是领棉衣棉帽大头鞋,那是战争的第二年了,国家对志愿军的被装已大有改善。因为是军官,领到的棉衣有衣领,棉裤是马裤,狗皮短靴偏开口。棉衣袋内装有防夜盲的羊肝粒一盒,六六粉一盒。然后就地被分配到各部队,有李安福、周卫、班文哲、我等九人分到了代号二八部的23军。那时大部队已千里行军进入朝鲜境内,九人便到留守处报到,随修理所机械及部份装备一同等候乘火车过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入朝第一枪

一九五二的深秋,一百几十个军校毕业生从南方武昌来到边城安东。他们在毕业前都表过决心要去朝鲜参加战斗,是真正的志愿兵。下了火车第一件事就是领棉衣棉帽大头鞋,那是战争的第二年了,国家对志愿军的被装已大有改善。因为是军官,领到的棉衣有衣领,棉裤是马裤,狗皮短靴偏开口。棉衣袋内装有防夜盲的羊肝粒一盒,六六粉一盒。然后就地被分配到各部队,有李安福、周卫、班文哲、我等九人分到了代号二八部的23军。那时大部队已千里行军进入朝鲜境内,九人便到留守处报到,随修理所机械及部份装备一同等候乘火车过江。国庆节后不久接到了登车通知,九个军官兵临时编成一班,配三支中正式步枪,每枪配弹二十发,每人一袋饼干。在等待期间曾有多次动员教育,其中提到空降特务猖獗等事,行军配枪很是必要。因是青年团员所以就领到了一支中正式步枪。

黄昏时分在安东火车站一条支线登上闷罐车,关上门后车里漆黑一团,大家无言闷坐在三横两竖的背包上,过了不知多久,在听到车厢撞击后,感觉到车厢缓缓移动,车轮慢而有节奏地撞击铁轨的接头发出嗵嗵—嗵嗵地响声,又过一会听见轮轨撞击发声空洞,估计火车是在鸭绿江桥上了,没有雄纠纠的感觉也没有气昂昂的兴奋,杵着那支中正式步枪默默地坐着就坐过了鸭绿江。

半夜醒来,感觉有点冷,车已经停下,一会听见小锤敲击车轴的铛铛声,过后有人在车厢外连声喊“么包肖”(喂),不见答应又喊“通几”(发音不正的同志)也不回答,那个想像中的空降特务终于走了。不知过了多久车又开始移动,随着轮轨的节奏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再醒来时火车不知何时停了,车厢外静悄悄没有一点声响,门缝里透出些许亮光,估计是天亮了。班长发令打开车门,持枪的先下车看看情况,发现火车是停在一条隧道里,朝着亮光,走出隧道没有看见火车头。又跟着其他人沿铁道步行到达前面一个隧道,看见火车头带一部份车厢待避在那里。蒸汽机车顶上烟囱缓缓地冒出一缕缕淡淡的烟,不时轻轻地叹汽。四分之三圆圈上出个头中间是铁轨断面的中国铁路徽章赫然挂在车头上,中国的火车来到了朝鲜。为避免敌机的火箭弹直射,车头离洞口远远的,因隧道嫌短就分成两段待避,它得在这里待到天黑。

一干人步行到附近一朝鲜村庄,各自分开找几家农户煮饭、休息等待天黑。大山里的村庄似乎未遭敌机轰炸,房舍完好,从房梁上用汉字书写的格言;上梁大吉等和门扇上一边贴的篆书龟字另一扇贴的鹤字让人感觉到与我中华文化的渊源。地里的庄稼都已收割堆放整齐,坡地上还立着掰去了棒子的苞米杆,一位白衣黑裙的女教师领着十几个男女儿童在一农舍里上课,太阳晒得人暖洋洋的,除了场院里传来几声鸡啼整个小村庄并未因几十个大兵的到来而纷扰,依然显得宁静而安祥。唯独天空偶尔飞过成双的“油挑子”(F80)和村里不见一个青壮年男子才让人感觉到了战争的气息。

吃过了“阿姿妈尼“(大嫂)端来的“加木吉”(泡菜)送下的晚饭,一干人又返回了隧道等待天黑。终于机车憋足了汽,顶着一串车厢退回到后面隧道,挂上那一部份车厢一同向着三八线前进。这晚上半夜就到了站,车停稳后各车厢门打开,大批的“锤子兵”上来卸货,把火车上的货搬到汽车上走不远又从汽车上卸下搬入洞库里。卸车的速度很快,天亮前火车还要返回安全地点得留出足够的行车时间。

这个卸车地是中转站,再往前就靠汽车运输。果然,两天后的晚上二八部的汽车来装运这批装备,一行七辆嘎斯51,又是那批“锤子兵”天刚黑就把车装完了随行人员登车押运。押的车上有一套4,2英寸化学迫击炮的驮鞍,美国骡子用的,中国土骡子个小用不上扔了可惜,就火车汽车地带到朝鲜。这一回找了一个把它翻过来舒舒服服坐在里边任你颠颤咱坐的是软席。夜间在山路上行车开着大灯七辆嘎斯逶迤而行,进入主路后混入众多往返的汽车流里队形不能保持,只见蜿蜒的公路上闪烁着一串车灯。突然远处传来枪声,我即抄起中正式开栓推弹上膛朝天就是一枪,随后枪声不断,车灯应声而灭,整段公路黯然无光,坐下小嘎斯减速摸黑往前,翻开棉帽护耳细听天空,夜航机没开标志灯嗡嗡地正在头顶上,小嘎斯停了下来,车上的人和司机都屏住呼息等待那发出惨白色亮光的照明弹出现。但是这一次吉星高照,让人害怕的事没有发生,夜航机往南面越飞越远终于听不见声响,小嘎斯们不约而同地都打开了大灯继续赶路。山路上又是车灯串串。

防空哨兵为司机们当了顺风耳,这就是防空枪,其中也有我那一枪。朝鲜战场上我军装备简陋,为了对付美国飞机,我们放弃了白天占领黑夜,为了对付夜航机的轰炸我们创造了防空枪战法。公路沿线驻有部队夜间选择高处设哨叫防空哨,听见敌机声响朝天鸣枪向司机示警,有时犹如古代烽燧,上一站响枪下一站也响枪,就叫防空枪。仗着咱人多,一个班一个班地排下去,既是防空也可维持治安搜山围捕空降特务,在路边设开水站供应行军队伍开水,收容零星人员解决临时吃饭问题。那时朝鲜北部交通沿线到处都有中国军队,高峰时达一百多万,除了步,炮,坦,航空,工程,铁道等诸多常规部队之外还有世界上唯一的防空枪部队。面对占有优势的敌人敢于战斗,有无穷的创造力,用自己的土办法战胜敌人是我军的优良传统。

据说当时有一个军的部队是防空枪部队,是仗打得不好的被贬去后方打防空枪,那是一个英雄主义盛行的年代,说谁是打防空枪的部队那就是对他轻蔑的意思啦。谁都不愿是打防空枪部队的成员。而我入朝后打第一枪的竟是防空枪,这恐怕是对以后人生的预兆吧。


本文内容于 2013/7/22 11:32:02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