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的JC又立功了

龙汉魂 收藏 5 1063
导读:35岁的宝安女工唐春秀被羁押已经9天了——这位湘籍女子从未涉足长江以北,当她忙碌在深圳一条生产线前的时候,在河北沧州发生了一起盗窃案,诡异的是,其中一名嫌疑人言之凿凿地指证唐春秀是同伙,失窃的事主也指证唐春秀是同伙。于是,她可能还在睡梦中的时候,成了网上追逃的嫌犯;又在一次睡前的冲凉时,河北沧州警方追踪而至,在深圳抓捕了她。如今,面对各种“唐春秀没有作案时间”的人证、物证,警方表示:“唐春秀需被带回沧州,协助调查。”唐春秀一旦被证实是清白的,她靠多年辛苦得来的工作岗位是否还在?她老实做人的声誉是

35岁的宝安女工唐春秀被羁押已经9天了——这位湘籍女子从未涉足长江以北,当她忙碌在深圳一条生产线前的时候,在河北沧州发生了一起盗窃案,诡异的是,其中一名嫌疑人言之凿凿地指证唐春秀是同伙,失窃的事主也指证唐春秀是同伙。于是,她可能还在睡梦中的时候,成了网上追逃的嫌犯;又在一次睡前的冲凉时,河北沧州警方追踪而至,在深圳抓捕了她。如今,面对各种“唐春秀没有作案时间”的人证、物证,警方表示:“唐春秀需被带回沧州,协助调查。”唐春秀一旦被证实是清白的,她靠多年辛苦得来的工作岗位是否还在?她老实做人的声誉是否还在?她那目睹这一切的女儿是否还信任这个世界?没人管。

在4月29日河北沧州那起盗窃案发生时,有众多工友作证,唐春秀没有离开深圳,唐春秀所在的工厂也出具了她4月在工厂的全部考勤记录和一些验货单上唐春秀自己的签名。河北沧州警方在见过唐春秀的家人后,还是坚持要带走唐春秀回沧州协助调查

唐春秀的女儿独自在家 饿了两天

刘敏(化名)今年11岁,是唐春秀的女儿。本是暑假来深与妈妈团聚,可刚高兴了4天,妈妈就被抓走了。

因为老公返乡探亲,刘敏成了唐春秀被抓时的唯一现场见证人,那场恐慌让她至今仍无所适从:“那天是9日晚上9点多,妈妈正在洗澡,我听到有人不停敲门,我不知道是谁,没开门,后来,妈妈让我开门,进来好几个人。他们说,让妈妈去派出所调查,妈妈问怎么回事,他们不回答,只说去派出所就知道了。”刘敏被吓得不知所措,只知道跟在他们身后追着妈妈,“我下楼看到了警车,妈妈被带走了,警察叔叔临走时告诉我,在家等着,妈妈很快就回来。我就一直在家里等着,也没饭吃,可妈妈一直都没回来。”

唐春秀的老公摸着女儿的头,又气愤又心疼:“就是警察,也不能无缘无故抓人,也不通知家人,让孩子一个人在家里,吓得不行,又没电话,以为妈妈很快就回来……等她舅舅来时,孩子都两天没吃饭了。”

妈妈深夜被警方带走,一连串的剧变让来到陌生环境的刘敏更加沉默少言,睁着一双茫然的眼睛看着家里人来人往,听着大家一连串的哀叹和无奈,刘敏终于知道,妈妈被当作小偷抓起来了,还要被带到很远的地方去。

昨天,在石岩派出所门口,见爸爸、舅舅等人接受记者采访,又瘦又黑的刘敏乖巧地跟在大人身后,不吵不闹,她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是冰冻的饮用水,很沉,趁着采访间隙,她怯怯地凑到记者和那些来声援妈妈的朋友身边,弱弱地问一句:“口渴不?喝水吧!”用这最简单的言行来表达一名孩子的感激。临别,她流着眼泪对记者说:“我妈妈是好人,不是小偷,快把妈妈放了吧,让妈妈回家吧。”

唐春秀的“乌龙被抓”,简直比电视剧演得还离奇,如今,她的事上了报纸、上了电视,不仅传遍了工厂、居住区,还在大批湘籍老乡中搅得人尽皆知,每天家里来探访的人不断,“多亏了他们,女儿的饭有人管了,我们根本没心情做饭,老家的老人也急得病了”,唐春秀的老公介绍。

面对记者采访,大批工友涌来,纷纷自愿作证,均表示在4月29日河北沧州那起盗窃案发生时,唐春秀没有离开深圳,那几天还参与了工友的聚餐,有照片为证。很多工友更作出了书面证明,并在上面一一签名,按下手印。唐春秀所在的工厂也出具了她4月在工厂的全部考勤记录和一些验货单上唐春秀自己的签名。

这起莫名其妙的案件对他们冲击很大,“明明知道那么远的案子不是唐春秀做的,为什么还要抓人?还扣了这么久?刚开始不知道,情有可原,可这么多天了,明明知道了,怎么还不放人?”众工友七嘴八舌。

可无论什么人证、物证,河北沧州警方在见过唐春秀的家人后,还是坚持要带走唐春秀回沧州协助调查,“被坏人欺负,警察保护我们,这明明是抓错人了嘛。”一名工友突然冒出一嗓子,大家都静了下来,无所适从,不知所措。

昨天下午,唐春秀家人带着委托律师来到石岩派出所,要求与河北警方和宝安警方见面,但由于来深的河北沧州警方留下的电话一直关机,无法联系,只有石岩派出所相关负责人出来见面。

派出所介绍,按照公安部相关规定,对此类合乎办案程序和手续的异地抓捕,宝安警方只能协作、配合,对唐春秀的实际情况,早已通过各种方式做了详细调查、核实,而且是与河北沧州警方共同调查的,“上级领导也非常重视此案,这些情况,我们已与沧州警方充分沟通。只是我们不是办案主体,没有决定权。”这位负责人表示。

据唐春秀家人介绍,在没请律师之前,他们曾通过宝安警方见到了河北沧州来深办案的康警官,他介绍,他们无权在异地结案,一切需把唐春秀带回沧州,才能确定。面对众多唐春秀“没有作案时间”的人证、物证,沧州警方怎能仅凭其他嫌疑人的指控便抓走唐春秀?康警官表示,详细案情按规定不能透露,但并不是仅凭一嫌疑人的指控便抓人,“我们会将调查结果向河北当地司法机关汇总,司法机关会给出处理。”

唐春秀家人委托的律师——北京市中银(深圳)律师事务所陈东文律师向记者介绍,首先,这起盗窃案的具体案情不明,所以存在很多疑问:嫌疑人为何指控并不在案发现场的唐春秀?失主为何也言之凿凿地指认唐春秀?

河北沧州警方异地抓捕、宝安警方配合,这都符合法律程序,但关键点在于“这起案件出现严重疑问,警方也调查清楚,唐春秀不具有作案时间、作案条件,明显是抓错人了,但依然按照既定的程序要一直‘错’下去,羁押了这么久!而且还要将人带回沧州继续调查!”昨天,面对陈律师的当面置疑,警方未做回应。陈律师严肃地声明:“这明显是以‘法律程序’为由,曲解法律的原则和宗旨。”

陈律师介绍,此类案件早有先例可循。去年,湖南警方到广州异地抓捕,出现与唐春秀相似的情况,警方最后以“保护当事人合法权益”为优先,以取保候审取代了将人带回案发地的传统做法,最后抓到了真正的嫌疑人。据此,陈律师呼吁,请来深办案的沧州警方尽快向上级汇报,以监视居住或取保候审,取代将唐春秀带回沧州,避免对唐春秀的合法权益造成进一步侵害。

对唐春秀遭遇此“乌龙盗窃案”,陈律师分析,仅仅以其他嫌疑人的口供和失主指控,便立案、将唐春秀予以网上追逃、异地抓捕,这明显是“口供”优先的办案模式。这种重“口供”、轻“物证”的办案模式与许多国家的司法模式迥异——这也是出现此类“乌龙事件”的源头,此种办案模式必然增加了错案、冤案出现的可能性。(深圳晚报记者 王雅 孙中春)

难道她修炼了分身术,明明当天在深圳跟我们一起在上班,却分身去了河北盗窃?”在宝安区石岩街道发生了一起离奇事,女工唐春秀被怀疑于今年4月29日在河北沧州盗窃,成为当地网上追逃人员,然后被石岩派出所于7月10日拘留,并且河北沧州警方来到深圳要将其带回沧州调查。听说这一消息后,唐春秀的工友们开始纳闷了,因为在今年整个4月份,唐春秀每天都在工厂上班,而且就在当天,还有工友在工厂内和她一起集资,第二天还在一起聚餐。

7月17日晚上,记者在石岩派出所门口见到了唐春秀的工友们。据刘先生介绍,唐春秀是奇利田高尔夫用品(深圳)有限公司一名员工。在工友们的眼里,唐春秀是个老实的女子,今年35岁的她,由于工作认真,还是厂内一条生产线的线长。可是,就在7月10日,石岩派出所突然将唐春秀带走,理由是在今年4月29日,唐春秀在河北沧州由于被指认进行盗窃,成为了当地的网逃人员。

可是,刘先生等人掐指一算后却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头。“4月29日那天,我们还找她收钱,因为厂里的管理人员们要五一聚餐。”对此,刘先生和20多名工友们都十分确定,因为第二天的聚餐,唐春秀的确参加了。不仅如此,工友们还出示了唐春秀整个4月份的考勤表,上面显示唐春秀的确一直都在深圳。

种种证据都指明唐春秀人在深圳,可为何却又在河北沧州实施盗窃了呢?记者从宝安公安分局了解到,4月29日时,河北沧州的确发生一起盗窃案,当地警方抓获一名犯罪嫌疑人,而该犯罪嫌疑人却指认盗窃者为唐春秀。同时,更加诡异的是,失主也指认唐春秀为窃贼。根据种种线索,河北沧州警方便把唐春秀列为网逃人员。而将唐春秀拘留,则是宝安警方协助河北沧州警方所履行的职责。

“有人证,也有物证,都能证明唐春秀当时就在深圳,没有到过河北,可为何还要将她带去河北调查。”对于此事,唐春秀的家人十分不解,并认为对于唐春秀来说太不公平。而石岩派出所民警则表示,在该案件当中,河北沧州警方才是办案主体,宝安警方只是配合对方办案,石岩派出所搜集到的所有证据,都必须经过河北沧州警方核实。前来深圳办案的河北沧州民警则称,根据相关规定,必须将唐春秀带回案发地进行调查。(记者 孙中春)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