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南京人,我为什么不仇恨日本人?(转)

中国人需要狼性 收藏 9 2512
导读:作为南京人,我为什么不仇恨日本人?(转) 作为南京人,每每提到南京大屠杀心情就格外压抑,尤其是大屠杀纪念日那天,一声声凄厉的防空警报声让心情降到冰点。大屠杀纪念馆从来不敢去,不敢面对那一具具白骨;多年前偶尔还会去燕子矶山下的纪念碑旁临江凭吊一下,这几年总是有意无意的回避了;手头有一套《南京大屠杀资料汇编》,好多年了才翻几页,没有勇气面对那刺刀上挣扎的婴儿、板车上成堆的光着身子从兵营里拖出来的女尸,还有许多惨绝人寰的镜头。几十年前的南京,我的同胞遭受着怎样的屈辱和残杀呢! 然而对于这些,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作为南京人,我为什么不仇恨日本人?(转)

作为南京人,每每提到南京大屠杀心情就格外压抑,尤其是大屠杀纪念日那天,一声声凄厉的防空警报声让心情降到冰点。大屠杀纪念馆从来不敢去,不敢面对那一具具白骨;多年前偶尔还会去燕子矶山下的纪念碑旁临江凭吊一下,这几年总是有意无意的回避了;手头有一套《南京大屠杀资料汇编》,好多年了才翻几页,没有勇气面对那刺刀上挣扎的婴儿、板车上成堆的光着身子从兵营里拖出来的女尸,还有许多惨绝人寰的镜头。几十年前的南京,我的同胞遭受着怎样的屈辱和残杀呢!

然而对于这些,我只是心情沉重、压抑而不愤怒,我以为我们早没有了愤怒的资格了;对于南京大屠杀的刽子手,我也不仇恨,我们已经没有仇恨的资格了。

70多年前的南京大屠杀,乃至整个日本侵华战争,更远的近两百年来外国列强对中华的侵略,都是人类发展史中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侵略的一部分。整个人类就是在这样的民族欺凌中前行,这就是民族丛林法则。在这样的法则下,一些民族存留、发展、壮大,一些民族消亡,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没有了踪迹。中亚细亚创造过辉煌文明的巴比伦王国的民族呢?还有常见我们史书的匈奴族、契丹族呢?不都消失了吗?中华民族不曾也杀气腾腾的征服消灭过别的民族吗?“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这是多么豪迈的宣言,直到今天我们还引以为自豪,可这自豪的背后不也是烧杀抢掠奸淫妇女吗?民族丛林法则告诉我们,胜也正常,败也正常。失败了没有必要愤怒和仇恨,只会仇恨的民族是懦弱的。民族的发展本来就是弱肉强食优胜劣汰。

被欺凌被杀戮的民族如果要仇恨,别去仇恨敌人,羊对狼的抱怨是没有意义的。如果真要恨的话,就恨自己的无能自己的落后。如果要避免被灭绝的命运只有强大自己,别无他法。

日本国与中国一衣带水,中华民族对大和民族并不陌生,甚至在清朝以前的几千年历史里,它是我们亦步亦趋的小学生。可人家为什么会在几十年上百年里迅速崛起而称霸亚洲呢?破解其中的奥秘才是正事,而不是一味的躲在角落里咬牙切齿的生闷气。

中华民族曾经也强大过,创造了辉煌的农耕文明,可当工业革命的浪潮席卷而来时,我们迷茫了,手足无措了。在这个浪潮里,日本人也曾经吃过不少苦头,受过不少白眼,但他们知耻近勇,没有摸石头,而是直接实现明治维新,采取拿来主义,迅速接受西方文化。不但从技术层面更从制度上,不但在经济领域更在政治范畴吸收西方的先进经验、工业文明。当日本人已经纯熟的运作立宪了,中国的慈禧老佛爷还在龙床上紧抱祖制家法,强调这个特色那个国情,时不时抛出几个绝不。几十年后,清廷派出五大臣学习宪政,日本已经是我们合格的老师了。可惜几位大臣回国后,除了翻译几本日文宪政的书籍以外,别的什么也没做。当一百多年后的今天,我们的专家学者主流媒体还在大谈宪政是资本主义元素而拒之国门之外时,我感到不是汗颜而是绝望!

南京大屠杀虽然发生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但早在十七、十八世纪康乾时代的闭关锁国、禁锢思想,就为它埋下了祸胎,晚清的冥顽不化,拒绝工业文明更招致连连败战、民生凋敝,以为买几艘军舰几门大炮,就可以国运隆盛,爱新觉罗氏万岁万万岁了。甲午战争的惨败,《马关条约》的奇耻大辱并没能使清廷幡然醒悟,戊戌变法的千古良机就这样擦肩而过。民国建立了,共和产生了,可皇帝情结像幽灵一样纠缠着每个领导者,袁世凯及以后的衮衮诸公,谁不是或明或暗的做着皇帝的美梦呢?如今倒好,连禅让这样的古董也堂而皇之地奉上了金銮宝殿。南京大屠杀的耻辱,被日本人侵略的耻辱,乃至整个一步近现代史的耻辱,无不是我们自己做的孽!无不是我们拒绝现代文明自酿的苦果!我们还好意思仇恨别人吗?要恨就恨自身吧。

年轻时读晚清历史,常常愤恨于朝廷的腐败,官吏的腐败,统治者一边对外卑躬屈节,一边对内横征暴敛、视民如仇,也悲哀或嘲笑当时民众的愚昧和麻木,可今天轮到我们了又怎么样呢?

清朝大员对洋人的奴言卑语常常会成为今人的笑柄,可今人又会不会成为后人(如果还有后人的话)的笑柄呢?大约是前年吧,南京一位大员在日本爱知县对当地官员矢口否认南京大屠杀一事竟然一脸茫然一言不发,作为南京市民的我,对此义愤填膺过吗?批评指责过吗?没有!不但我们的官制、官吏和晚清一样,就连国民的心态也未比当时进步多少,我们虽不拖着辫子不满口之乎者也,但我们一样的麻木愚昧,一样的一脸茫然,这些才是整个民族的悲哀。如果有一天,我们这个民族灭亡了,一点也不奇怪!不必等到大兵压境豺狼入室。佛曰:要知今日果须看昨日因;要知明日果,须看今日因。

如果对南京大屠杀及整个日本侵略仅仅是停留在仇恨层面,那只能说我们这个民族心智不成熟,可如果把抗战史演绎成色情和娱乐,那就是厚颜无耻无可救药了。这几年影视作品中频频出现裤裆救国、侠女抗战、美女一个弓弩连射三十多个日本鬼子之类的镜头,这只能说明这个民族除了意淫,已丧失了反省和自我修复功能。如果南京大屠杀中的冤魂看到《金陵十三钗》以后,不知道会有何感想?会不会在耻辱的眼泪里又添上绝望和伤心?

前些时候在网上看到一幅照片,是日本人占领南京后,几个日本兵押着2000多号南京警察走向万人坑,路上竟然没有一个逃跑的,他们的脸色是漠然的。面对那张照片,我拷问自己,如果我在其中会逃生吗?会第一个逃生吗?我竟然得不出答案,我连想象中的逃跑的勇气都没有。这样的拷问结果像一条条鞭子一样抽打着我的灵魂,难道我们真的早已习惯在刺刀下走向死亡吗?

南京是个多灾多难的城市,早在南京大屠杀之前,就发生过两起屠杀事件。一次是太平天国军进城后,屠杀了不肯臣服不肯交出财物不肯编进队伍的市民,一次是湘军攻破天京纵兵抢掠三日屠城三日。仅第二次就死亡四万多人,尸体从金川门等排水口流进长江,把半个江水染红三天三夜。然而对这两次大屠杀,南京人早就忘记了,整个南京城没有一座纪念碑,没有一处凭吊的灵台。每年南京大屠杀纪念日在鼓楼广场举行烛光祭拜晚会时,我就想,这些死于日本兵刀下的亡灵相对来说是幸运的,至少还有人会怀念他们,而死于洪秀全、曾国藩手中的却没有这份待遇。如果今后再屠城的话,宁愿死在异族的手里,也不死在国人的刀下。死于异族之手,至少还有后人(如果还有后人的话)献上几束鲜花几盏烛光几声汽笛。

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纠结于日本人修改教科书、参拜靖国神社、不承认大屠杀等诸多公案中,与豺狼讲道理有什么意义呢?作为外交层面说说可以,但作为我们自身要的是更多的反思,而不是乞求刽子手的怜悯。我们要敢于以敌为师,从日本明治维新中得到启发,早一点与世界接轨,纳入世界主流文化中,可惜我们没有去做,而且正越走越远。一百年前慈禧因为八旗权贵的利益绑架,已经错过了戊戌变法一次改良社会的机会,今天我们依然眼睁睁看着它淡出我们的视野。

请记住,上天不会永远眷顾一个民族的!

2013年7月7日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