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军抗战老兵忆建国后3次陪同枪决:吓得当场失禁

洋河一级代理 收藏 18 3989
导读:本文系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方军供稿 感谢云南龙陵县政府邀请我参加《龙陵县抗战文化暨松山战役遗址保护与开发研讨会》。与会期间,我又一次拜望了中国境内“最年长抗战老兵”付心德老人。付心德,1902年出生,亲历1928年日寇在济南的烧杀抢掠,由于满腔悲愤而参加国军抗日。 从1928年到1945年日本投降,他在国军服役整整18年。最后的军衔是军医少校。 1945年远征军转移到内地打内战。付心德作为军医留下处理11集团军野战医院的后续伤员、药品的处理事宜。由于和部队失去联系,付心德留在龙陵县生活。

本文系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方军供稿

感谢云南龙陵县政府邀请我参加《龙陵县抗战文化暨松山战役遗址保护与开发研讨会》。与会期间,我又一次拜望了中国境内“最年长抗战老兵”付心德老人。付心德,1902年出生,亲历1928年日寇在济南的烧杀抢掠,由于满腔悲愤而参加国军抗日。

从1928年到1945年日本投降,他在国军服役整整18年。最后的军衔是军医少校。

1945年远征军转移到内地打内战。付心德作为军医留下处理11集团军野战医院的后续伤员、药品的处理事宜。由于和部队失去联系,付心德留在龙陵县生活。

作为“倒插门”的河南人,他在龙陵县有五个孩子。大儿子、夫人已经病逝。

1950年后,作为“历史反革命”的原国军少校付心德入狱。他亲口对我说:“三次陪同枪决,看到身边的人在震耳欲聋的枪声响后,脑浆迸裂、黑白颠倒、鲜血横流。吓得我三次把屎拉在裤子里……。我是国民党反动派的军医,罪恶不大,被留下一条狗命。”

这次,当着天津电视台的镜头、麦克风,他清楚地说:“我们没有和共军打过,一枪也没有。我们不是成建制的军队,我们是和日本打仗留下的远征军伤兵!说我们是‘历史反革命’?——那是胡说八道!”

付心德老人看了我拿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民函(2013)630号文件后,略有几分高兴。该文件的中心意思是:“将要,把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医疗救助行列。”

看了民政部的文件。1928年入伍,身经1932年淞沪抗战、1937年淞沪会战、南京会战、武汉会战长沙会战、1943年随71军入滇参加滇西抗战的,原中国远征军71军87师259团的少校军医付心德的右眼眶中流下一滴眼泪。我采访过他很多次,头一次看见他落泪。

我的照相机不错,但是,我没有能力拍摄这滴眼泪的特写。我很是自愧弗如。

付心德在电视镜头前,在麦克风前清楚地说:“打日本,死那么中国军人,不容易!”

我九年前采访付心德老人时,他亲口对我说亲历了1928年的济南惨案。他当时在美国人所办的教会学校毕业不久正在济南医疗商铺打工。枪声骤起,他随逃难的人群逃亡。用付心德的形容词是:“哭喊、逃亡的人们如汛期的激流!”——随后,为报仇雪恨他参加国军。

济南惨案又称五三惨案。第二次北伐进行期间,日本恐怕中国一旦统一,必不能任其肆意侵略,是以竭力阻挠北伐之进行。日本以保护侨民为名,派兵进驻济南、青岛及胶济铁路沿线。一九二八年,国民革命军于五月一日克复济南,日军遂于五月三日派兵侵入中国政府所设的山东交涉署,将交涉员蔡公时割去耳鼻,然后枪杀,将交涉署职员全部杀害,并肆意焚掠屠杀。此案中中国官民被焚杀死亡者,达一万七千余人,受伤者二千余人,被俘者五千余人。

有一家电视台,两年前,很气愤地给我来电话:“他怎么说不了济南惨案啦?”我说:“我是2004年采访的……。您是2011年采访的,再过两年的话……。”

我给中国最年长抗战老兵付心德看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文件,付心德老人的眼眶中流出一滴眼泪。这滴泪,挂在他的苍老的脸颊上久久不肯再滚落下来。我相信,这是中国最年长抗战老兵的眼眶中涌出的最后一滴眼泪。

我方军看民政部的文件,再纵观中国的百年历史后,总结出“两个纳入”。

一,卢沟桥事变后,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国民政府把红军“纳入”国军序列。卢沟桥事变后,中国共产党为尽快促成国共两党合作抗日,继续与国民党就红军改编、苏区改制等问题进行谈判。1937年8月22日,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后改为第18集团军)朱德为总指挥,彭德怀为副总指挥,全军共计4.6万人。同年10月12日,南方红军和游击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新编第四军,叶挺为军长,全军1.03万人。(《中国抗日战争》第194页)

二,震惊中外的卢沟桥事变过去76年了,第二个“纳入”,就是把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医保的行列。我个人理解,在此以前,他们还没有被纳入过医保的行列。

我1984年在日本读卖新闻北京分社给日本记者当秘书,后来,在日本大使馆领事部工作。我1991年开始,在日本国学习。在学习期间,我采访20多名原侵华日军老兵。我1997年回国之后,写过一本叫《我认识的鬼子兵》的图书。

1998年以后,又有12位原侵华日军老兵到北京找我,希望就在侵华战争中“个人所犯下的战争罪行”向中国人民谢罪。我还要出版一本书,书名叫《来谢罪的鬼子兵》。

我观察到,我采访的20几位原侵华日军老兵,不管政治观点如何,无一人排斥“恩给”的。曾经参加南京大屠杀的原侵华日军老兵东史郎就一直领取恩给,我采访过他。曾经在卢沟桥上就个人的战争罪行下跪、忏悔的原侵华日军老兵本多立太郎也领取“恩给”。他来北京,就住在我的家里。就该问题,我反复问过他。他们都说:“恩给”和政治观念、观点不同,不可同日而语。

我理解:用北京土话形容:“给我钱,为啥不要?”

战后68年,日本老兵一直享受天皇的“恩给”;就是日本国从大正年间就开始实行的国策:“恩给制度”。而且,老头子死了,给老婆子!直到老婆子(配偶)也去世为止。

“恩给制度”应该是日本国尊重老兵的国策,应该是无形的战争动员令!

我去过美国、法国、意大利等国。目睹欧美各国对二战老兵的尊重和给予的实质关照。

我没有去过莫斯科,我听说俄罗斯在“改制”之后,依照前苏联善待二战老兵的国策,继续给消灭法西斯的二战老兵以国家荣誉、物质实惠。

我在抗日战争胜利65周年的时候,在人民日报人民网讲话,主张,应该尽早实行:

“国家荣誉统一化”。意思就是:八路军光荣,国军抗战将士也光荣。

试想:战后68年,在日本国的原侵华日军老鬼子们还没有被纳入医保,像付心德一样没有一分钱。还曾经陪毙三次、屎拉裤子里三次。入狱十年,一直是国家的败类,形同猪狗、还殃及子女的话,伟大的中国人民会做何感想?——是幸灾乐祸呢?——还是弹冠相庆呢?

我研究过,每一个抗战老兵都影响三代人:儿子、孙子、重孙子。影响一个村的人,影响一个县的人。影响到下一次卫国战争中中国军人冲锋陷阵的勇气,和为国牺牲的精神。

当着电视镜头、电视摄像机麦克风的面,付心德老人翘起自己右手的大拇哥说:“我们河南项城,那是个非常古老的都市!——有名!——历史悠久!”

我原来采访过付心德,我知道他的心思。他1928年参加国军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回过家乡河南项城。刚解放,他是历史反革命入狱了。从县大狱放出来之后,在艰苦卓绝的年代,又没有回家的盘缠!等现在有钱了,可以买得起火车票了,他又走不动了。

我蒙老头儿:“听说,你们项城县的领导不远万里来看过您!有这事儿吧?”

付心德老头儿不好蒙。他当着电视镜头和麦克风,清楚地说:“谁理睬我呀!——哼!”

1979年以后,付心德摘掉了“历史反革命份子”的帽子。1980年之后,他开始断断续续地写日记。我从他的日记中找到一些相关他个人历史的文字。字里行间,我发现他参加过1932年的淞沪抗战。还参加过1937年813淞沪抗战。这和他口述的历史相同!

1932年1月28日淞沪抗战: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为了转移国际视线,并压迫南京国民政府屈服,日本侵略者于1932年初在上海不断寻衅挑起事端。1月28日晚,突然向闸北的国民党第十九路军发起攻击,随后又进攻江湾和吴淞。十九路军在军长蔡廷锴、总指挥蒋光鼐的率领下,奋起抵抗。2月14日,蒋介石命令由前首都警卫军87、88师和教导总队组成第五军,以张治中为军长增援十九路军参战。作为军医的付心德老人参加了此次战役。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

淞沪会战从1937年8月13日开始,至11月12日结束,历时3个月。日军投入10个师28万人的兵力,动用军舰30余艘、飞机500余架、坦克300余辆;中国投入71个师75万的兵力(超过当时国民党精锐部队总和的60%),动用舰艇40艘、飞机250架。中国官兵同仇敌忾,斗志昂扬,以劣势装备与敌人拚搏,毙伤日军5万人,粉碎了日本帝国主义速战速决的迷梦。

淞沪会战期间,上海人民以各种方式积极参加抗战,支援前线。各界群众都组织了救亡协会。文艺界救亡协会、学生界救亡协会、上海市纱厂工友救亡协会等团体,都开展了宣传、募捐、演出、慰劳等活动。全国各界民众积极支援上海抗战。湖南学生战地服务团和福建省民众组织的慰问团,都到前线进行慰劳。海外华侨踊跃捐献,支援祖国抗战,到10月16日,捐款已达330余万元。作为军医的付心德老人同样参加了这次会战。

我认为:付心德老人写的日记中关于两次“淞沪抗战”的信息,应该引起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的沈建中馆长的注意。沈建中馆长应当迅速引导上海电视台到云南龙陵县采访1902年出生的付心德老人。不为别的,就因为他参加了1932年的淞沪抗战、参加了1937年的淞沪会战!

现在,从上海到芒市有直达的飞机。我从北京飞到芒市也是直达的。飞行两个半小时。

云南省龙陵县人民政府的杨新锦副县长负责宣传、接待工作。她会派人把上海淞沪抗战纪念馆、上海电视台的一行人迅速引导到付心德老人面前。

“时间”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

“采访”和“时间”一样,也如:白驹过隙、稍纵即逝。

我认为,三千万上海人民应该看看参加过淞沪抗战的国军抗战将士的清贫风采。

如果三千万上海人并不关心曾经为保卫上海,而参加过两次淞沪抗战的老兵的话,我很是恐慌。不知所措。我要扶住我的精神支柱。

我曾经采访一位叫张启元的抗战老兵。1937年8·13抗战爆发,他自愿放弃原部队,专程奔赴上海参加淞沪抗战。他对我说,战火纷飞、枪林弹雨,他负伤了,炮弹皮把他大腿上的肌肉削去一大块。鲜血横流。

连长轮着驳壳枪喊:“咱们连几乎都牺牲了。我领队做最后一次冲锋!我命令你撤退回去!就是爬,也要给我爬回去!——活着!把咱们连官兵英勇牺牲的故事留给中国人们!”

接到命令的张启元仰天倒爬了几公里,来到一个火车站。是无数上海热心人,给他吃的、喝的、把他背上开往南京方向的最后一列火车!末了,还塞给他几块钱!说:“寨外、寨外。”

张启元的口述影响了我方军对上海人的一切看法;影响了我一生的道德观。

我当时,在不知不觉地流下了热泪。——上海人好!寨里寨外,咱都是中国人!

我再到上海,看上海什么都好!人也好,景也好,上海人亲切、讲义气、够哥们儿!够朋友!是一条条文质彬彬的汉子!是一群貌美如花的江南美女!

付心德在摘掉“历史反革命”帽子的1980年,写了不少日记。但是,随着年代的久远,信息不重复使用,渐渐的,连他自己都把自己的历史模糊了。这篇日记的主要内容,是记录付心德老人在1980年,摘掉“历史反革命”帽子后,回忆1944年松山战役时,自己参战情景的日记。显然,时间跨度是35年!这篇日记距今,又是33年!字里行间,还充满着松山战役的枪林弹雨、悲欢离合。这篇日记记录:“松山战役的最后阶段、胜利前夕,我们看到日寇抓住一贵州兵,钉四肢,开膛,吃其内脏……。”

我知道这段历史,松山战役打了整整96天!中国远征军牺牲7700多人!日寇战死1100多人!这96天中,盘踞在松山工事中的日寇在毫无外援的情况下,顽强抵抗。他们吃什么?喝什么?无疑,他们是日本法西斯、日本军国主义的牺牲品。

我了解国军抗战将士,我从1998年开始,我采访500多人。他们急于把自己的参战经历告诉未来的中国青年人!他们的话,都是警世恒言!

随着时间的推移,今天,他们只能呆呆地看着我们!他们在丧失语言表达能力、丧失思维、丧失生命动力的边缘!付心德老人这次只是清楚地表达了三种含义:

一,胡说八道!——我们没有和共军打过,何来“历史反革命”?

二,民政部的文件才来!——那么多的国军抗战将士已经在悲伤、无助中谢世了。

三,我们河南项城!那是闻名遐迩的古老都市。——为了抗日,他再没有回过家乡!

凡是和侵华日军作过战的国军抗战将士都是国家英雄!

原来他们还没有被纳入医保,现在,民政部发文件,把他们纳入医保了!

我含着无限的敬畏、满怀酸楚、强忍无限的悲伤;以含着难以言表的遗憾、含着无限的同情,怀着难以言传的复杂心情,说:——“真好!”

《最年长抗战老兵的最后一滴泪》描写的是国军抗战将士付心德的故事,我希望电视媒体跟进、拍摄、宣传!

——我们中国人如果不爱我们中国人的话,谁会爱我们?

——我们中国人没有自己的国家英雄形象的话,我们内心世界的楷模又是什么呢?

——一个国军、一个民族,如果不尊重、不善待为国作战的老兵是什么结果呢?是不是关联到每一个人的荣辱富贵?安家立业?老百姓生灵涂炭就不要说了;慈禧太后是皇权社会的皇帝,连她都仓皇出逃、狼狈为奸,那么,我们的民族不是一个挨揍的民族又是什么呢?

3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