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时的毛泽东很相信孔孟之道,而老师照本宣科的教法对他没有吸引力。一九○八年 在井湾里私塾就读时,他最爱读被塾师称为“闲书”和“杂书”的《水浒传》、《西游 记》、《三国演义》、《精忠岳传》、《隋唐演义》等旧小说。在学校里,老师不让读,他 用课本挡住偷着读;在家里,父亲不让读,他就用布把窗户遮住,使父亲看不见灯光。

毛泽东读了这些故事,他就和小朋友乃至村里的老人们互相讲述。他后来回忆说:“有 一天我忽然想到,这些小说有一件事很特别,就是里面没有种田的农民。所有的人物都是武 将、文官、书生,从来没有一个农民做主人公。”作为农民的儿子,毛泽东对这一点纳闷了 很久。他开始分析小说的内容,发现这些小说的主人公“是不必种田的,因为土地归他们所 有和控制,显然让农民替他们种田”。他觉得这样是不平等的。

毛泽东也不愿再守着老样子不变了。他十六岁了,足迹所及只限于韶山冲和唐家坨。父亲本来打算送他到湘潭县城一家米店当学徒,可是他到外面继续求学的愿望更迫切。恰好在这时,表哥文园昌告诉他,离韶山五十里的湘乡县立东山小学堂在讲授新学。他听了很动心,便先后请八舅文玉清、堂叔毛麓钟和表哥王季范劝说父亲。毛顺生听后,觉得儿子进洋学堂也许是件有利的好事,就同意了。

读了这段话不禁感慨:

1,毛泽东同志十六七岁才离开山沟沟,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在读高中大学了。用今天的话来说,毛泽东就是个土包子没见过世面。后来却影响世界。

2,我少年读书的时候从来没想过,为什么农民没有出现在书里。后来大学时才逐渐有了对社会的看法,对自己所处阶层的认识。

3,他熟读孔孟之道,却后来反孔。我如果熟读一些书,必然 把这些作者捧为神,把书里讲的当作自己的才华而沾沾自得。就很像很多讲起论语头头是道的人,孔子那就是圣人了,靠这个圣人混口饭吃。

4,毛泽东父亲不让他读书,要他学做生意。这在广东福建等地区很多人的观念,也确实,做生意有钱,读书最后结果也是为工作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