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自然作

人皮口袋 收藏 0 28
导读:人生,谁说不是一个战场,我们在拥挤的人群中,分得清谁是朋友谁是敌人吗?战争来说敌人在明处。可是面对短暂的人生,我们却要面对多少我们不愿意,去不得已的事情来激发自己,痛苦自己,喜悦自己呢? 当我们每做一件事,或是要达到某一个追求时,我们的经历不就跟打仗一样,让自己内心承受如此这般的压力。比如我们在走入婚姻的殿堂之前,从谈恋爱到结婚,为了取悦自己的另一半,让对方弄得满意自己,绞尽脑汁的进行围剿打劫,最终令对方和你去领结婚证,但是这不是证明你胜利的最终。中途如果有离婚,分手,离开等经历都是这场战争

人生,谁说不是一个战场,我们在拥挤的人群中,分得清谁是朋友谁是敌人吗?战争来说敌人在明处。可是面对短暂的人生,我们却要面对多少我们不愿意,去不得已的事情来激发自己,痛苦自己,喜悦自己呢?

当我们每做一件事,或是要达到某一个追求时,我们的经历不就跟打仗一样,让自己内心承受如此这般的压力。比如我们在走入婚姻的殿堂之前,从谈恋爱到结婚,为了取悦自己的另一半,让对方弄得满意自己,绞尽脑汁的进行围剿打劫,最终令对方和你去领结婚证,但是这不是证明你胜利的最终。中途如果有离婚,分手,离开等经历都是这场战争的失败,你这个指挥员,光杆司令最终失败在这场战场中。我们的人生也是如此,从我们一生下来,就开始了面对托儿所,学校,同事等等,这些如果分成各个阶段的战场,那么你是在那场战役中牺牲了自己呢?我们会在各种利害关系中变得无情或是无情,我们把这种性格和对社会认知的影响改变,形成一种自然而然的潜移默化。在本是十字街头徘徊的你有了一个坚定不移的目标,对客观上的影响产生了一种独有解读和行为处理方式。像一个建成的大厦,通过挖掘地基,打地基慢慢的建筑成一个矗立在你眼前的庞然建筑。如果没有坚实的地基和标准的配置混凝土的方式方法,我们住进去是不安全的,这就是破烂工程。我们的人生也是如此,当我们坦然正确的认识到周边事物影响的变化,成长了自己的知识填补了无知,而不是变态的心理去扭曲事态的影响,我们终究会成为自己的那座大厦。

我们太多的眼前事情的发生,形成了社会鲜明对比的例子,富贵贫穷的类别人群分割成截然不同的几个阶级。我们国家与国家之间也是如此,怎样去面对各种各样的战争,肯定要有一个超前的意识,俗话说得好,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但是如果方方面面都能预测想到也是不可能的,这就拿出了你对事物发生的各种经历来完善这种未曾发生过的,如今,却发生的事情。在面对人生无法处理的自然和其他事情时,也只能叹而观之了。我觉得我们是不是在某些难以判断的事情上有一个底线分析,有了底线,我们就可以在不去欲越的情况下把危险降到最低。很多人在利益面前很容易受害,就是没有底线来横加干预自己在欲望面前的约束,反而在未达目的情况下害了自己。我们很多人在父母的溺爱中已经失去了,防范能力,也就是不能自控更不能自立。孝不孝敬长辈都已经不重要了,有的甚至在青春期的影响下辨别不出好坏,更有甚的连父母的亲情也妄加猜测,对父母的爱产生怀疑,甚至有的是恨父母。现在社会教育不得不让人后怕,如果一个孩子连自己的亲情都开始怀疑,那么我们将来怎样来让他们分辨国家与国家的敌对关系,也就是爱国心。在独生子女庞大的队伍中,我们是不是已经丧失了传统教育中得到的传统教育的美德,我们在家步如飞的经济体系下,是一个时代被抛弃,如断片的发展过程,隔阂了几代人的认知理解。是一种必然的巧合,是一种有利有弊必然。

如果人生强加在你身上太多的伤痕,我们失去了幸福快乐的构架,岂不是一种申请折磨方式的买者。懂的自嘲的人是洒脱的个性,想要自嘲来排解情绪,而不是把情绪憋在心里。人有烦脑全是自已想出来的,外在世界亘古未变,有的人生理年龄再大,心理年龄也是孩子 有的人或许生理年龄不大,可是经历的事未必比所谓大的人少。感受全是自已给的,换个角度就好了,人活着就是来修行的。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作品,所以,对于世界来说是完美的,她的运作方式,就是让我们自己永远寻找本身完美的自己。我们无法抉择世界给与我们生命的轨迹,自然形成了一种不可预见的规律。我们人类如果逆反了世界的运转方式,就会受到自然的规律约束。而我们在追求无法跨越的底线时,忽略了脚下走了多边的老路,一种过程会变得烟消云散,而恒古不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