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斯诺登,这个世界还能上演更令人震惊的戏码吗? 也许会,也许不会。至少目前我们从斯诺登保险箱中所了解到的,无一不颠覆着互联网世界的现有秩序和面目。美国的自由和民主,互联网时代下的个人自由和隐私,这些原本看上去无比清晰的黑白世界,正在变得愈发模糊和灰色。 尤其令人意外的,则是斯诺登披露的美国面孔,以及“棱镜门”事件后美国政客的辩护及应对,都将这个国家的另一面展现在全世界面前。 美国:从自由高地到道德泥潭 正在持续发酵的斯诺登事件依然搅动着世界,随着可提供政治避难国家名单的缩短,这个泄密者的命运也许在未来几天即可见分晓。但所有的旁观者都知道,无论斯诺登最后走向哪里,他所造成的影响恐怕能让整个世界花上好几年去消化——他以一己之力撕下美国在网络自由下的双重面具,并用备受争议的方式让互联网时代下的个人隐私问题再次得到关注和讨论。 对于美国而言,他是那个让民主和自由颜面尽失的搅局者,但对于世界上任何一个生活在网络之下的公民而言,斯诺登毫无疑问只是透露了他应该透露的信息。 作为个体的斯诺登无疑是勇敢而又无助的,尤其是考虑到他的对手是这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但他站出来的意义也正在于此——四十多年来美国坚持打造的网络自由和政治优越性,终于在斯诺登一步一步的信息释放中渐渐粉碎,而这个自称世界上最透明的政府在处理斯诺登事件中所暴露的粗暴乃至自相矛盾,更是反过来印证了后者对它的指控。 从自由高地到道德泥潭,短短数天里,美国或许正遭遇它有史以来最大的公关危机。这危机,目前尚看不到尽头。 另一个美国 很显然,斯诺登事件发生后,“另一个”美国正在浮出水面。 在那个我们所熟知的高效、透明而正直的美国身后,一个无能、傲慢、百般掩饰且口是心非的美国出现了。正如斯诺登在最近一份公开声明中所指责的那样:奥巴马曾表示不会为引渡自己“不择手段”,但随后却“命令副总统拜登向厄瓜多尔施压,要求厄方拒绝他的避难申请”。 看上去,斯诺登的指控并无不妥——6月25日奥巴马还坚持不让斯诺登事件成为美国外交的大事(那时他仅仅是指令克里的副手伯恩斯负责与俄交涉斯诺登问题),但仅仅五天之后,副总统拜登就出面要求厄瓜多尔不要给予斯诺登庇护。维基解密创始人阿桑奇则认为,在斯诺登准备离开俄罗斯之前的那一刻美国取消其护照的做法,毫无疑问是一种耻辱。 “数年来,美国都是一个对个人权利包容的庇护所。可悲的是,这一权利现在被美国政府拒绝”。而目前在没有任何司法秩序的支持下,奥巴马政府试图阻止斯诺登行使最基本的寻求避难的权利,这一做法不得不让人理解为:奥巴马政府已经恼羞成怒。 目前在外访问的奥巴马辩称,情报机构的工作是“为了更好地认识世界”。而美国白宫新闻秘书则在记者会上否认一名俄罗斯记者有关美国自苏联时代一直在支持像斯诺登这样的人物的说法,称“政治异见分子和斯诺登之间的区别是显而易见的”,“斯诺登的真正动机是伤害美国国家安全,而不是推动互联网自由和言论自由”。 但作为对互联网言论自由破坏者的反击,美国方面的另外一个举措再次令人跌破眼镜。“棱镜”项目被媒体曝光后,由于英国《卫报》在关于斯诺登爆料方面表现得过于勇猛,美国军方不得不禁止国防人员访问《卫报》网站——有趣的是,在过去,这种防火墙式的封锁行为恰恰是美国所最不齿的。事实上类似的措施也曾经在2010年出现过,当时美国空军禁止雇员访问刊有维基解密披露机密文件的媒体网站,包括《纽约时报》和《卫报》网站。 但斯诺登事先已将秘密数据备份了。这意味着,美国有更多的秘密尚待被揭露,而每多揭露一分,这个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或许就要在道德的泥潭上深陷几分。 双重标准绑架互联网 尽管美国国家安全局局长基思 亚历山大辩称,秘密监控是反恐需要,并称该计划曾帮助政府成功挫败了数十次恐怖袭击阴谋。然而,不断曝光的机密信息令美当局的辩解愈发苍白。牛津互联网学院学者、牛津大学网络安全中心副总监伊恩 布朗便直言:“美国是全球互联网自由运动首要倡议者,这件事情显示了它在这个议题上的虚伪,也严重影响了这场运动的声誉。” 可以肯定的是,在个人自由与公共权力、外交和国际权势斗争中,斯诺登能否摆脱牺牲品的命运尚不得知,但美国政府所一直坚称的“网络自由”将被打上耻辱印记。 1969年互联网在美国诞生后,美国便在网络资源上长期一方独大。自克林顿政府以来,美国历届政府更是在公开场合频频倡导网络自由。奥巴马政府将互联网自由作为核心外交政策之一,前国务卿希拉里 克林顿曾连续两年就这一议题发表公开演讲,指责其他国家限制互联网自由的做法。 除了在全球不遗余力推销所谓“网络自由”的价值观外,美国还一直声称受到他国的网络攻击。伊朗、俄罗斯、中国等国屡屡“中枪”。其中最为中国人所熟悉的无疑是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事件以及今年年初奥巴马政府就黑客事件对中国进行的指责。在谷歌事件之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更是发表题为“网络自由”的演讲,宣布美国将把“不受限制的互联网访问作为外交政策的首要任务”,演讲中希拉里四次提及中国并批评中国对网络信息进行管制。 但斯诺登告知大众的却是另外一个事实——自2009年以来,美国国家安全局一直从事侵入中国内地和香港的电脑系统。美国对中国数家主要电信公司发动过密集的攻击,以获取短信,同时还持续攻击清华大学的主干网络:一天时间内,至少63台清华大学的电脑和服务器遭到美国入侵。而从斯诺登曝光的资料看,中国仅仅是众多受害者中的一个,美国发起的全球范围内的网络攻击行动超过6.1万项,相当于几十亿台的电脑都在美国的攻击和掌控之下。这一数字,足以让各国震惊。 世界上最大的黑客 事实上,美国如此明目张胆的监控行为,归根结底还是建立在全球互联网的“霸主”地位之上。美国不但在信息技术领域处于全球领先地位,还掌控着全球大部分互联网资源和关键基础设施,全球13台根服务器,有10台在美国。美国不仅拥有网络域名的专控权和否决权,还拥有世界互联网高速公路的主干线,任何国家和地区的支干线间的通信都要经过美国的主线——在不断指责他国发起对美网络攻击的同时,美国的网络作战力量却在不断增强。 如果美国想在信息技术方面惩罚哪个国家,只要在互联网网址上删去目前代表该国的域名,该国就将成为国际主干网的看客。2004年4月,由于在顶级域名管理权问题上发生分歧。“LY”(利比亚顶级域名)瘫痪,利比亚在互联网上消失了三天。 “‘棱镜门’曝光,令一向以网络安全受害者、道德高地占据者、民主自由标榜者自诩的美国,彻底被扯下伪装,露出贼喊捉贼的虚伪面目。”海南海洋安全与合作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许森表示,“美国向来喜欢扮演网络世界的受害者,但事实上,它才是世界上最大的黑客。”(来自海疆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