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续十六)士兵日记(1983-04-26——1985-10-20)

孙振江 收藏 6 250
导读:1983年8月19日 一周一次的五公里长跑我推托腰痛跑不了,我不参加。 昨晚写完日记后,熄灯休息,总想着早点睡着,而更加拖延时间。未熄灯之前,无所事事,清理一些残缺的东西,在一本写得乱七八糟看到我以前写到半途而废的“回忆录”,看后我甚为满意,这就为今晚迟迟不能入睡供了引子。我接着为完成的“回忆录”开始回顾取材资料,算是打腹稿了。思想愈想愈广,我恨不得拉灯起床把所想的一口气写出来。影响别人休息是不道德的,我才勉强安静些,这内容总是缠着脑子不放,我只由它摆布了。 今天利用上政治时间,整整写了七

1983年8月19日

一周一次的五公里长跑我推托腰痛跑不了,我不参加。

昨晚写完日记后,熄灯休息,总想着早点睡着,而更加拖延时间。未熄灯之前,无所事事,清理一些残缺的东西,在一本写得乱七八糟看到我以前写到半途而废的“回忆录”,看后我甚为满意,这就为今晚迟迟不能入睡供了引子。我接着为完成的“回忆录”开始回顾取材资料,算是打腹稿了。思想愈想愈广,我恨不得拉灯起床把所想的一口气写出来。影响别人休息是不道德的,我才勉强安静些,这内容总是缠着脑子不放,我只由它摆布了。

今天利用上政治时间,整整写了七、八页草稿,虽是不成品之作,也算减轻了我这急性子的负担。若真的没写出来,可能吃饭也是难咽下的了。

讨论的时候,是我继续写稿的时间,这期间接待了二位“客人”,王国民见我专心写写划划,想返回身子不打扰我,被我发觉后喊住他,闲聊着天,他就以学习语文为话题,谈到在校时不愿意把精神用在书本上,花到别的、无关的事去了。现在想学点写作,逻辑推理、修辞句式都不太懂得,他多么相似我呀!

蒲杰雄来访时,他一针见血。开口就说要练习写作先从练字连句入手,句子成分安排得当了,语意深刻了,写得熟练了,再转入写作品路径。

8月20日

继续写自己的“回忆录”和正常进行各项活动。

8月21日

人一旦有了精神寄托,什么事都拒之门外了。全部的精力灌注在所寄托的东西里面。不管怎样,脑子总时常用在那种东西上,时时刻刻都思念着,一旦遇到绊脚石时,跌倒了,就再爬起来,又向往着神圣的地方走去,但这些只不过停留在短暂的时间里,所以,人们就生怕失掉它,就无法生存下去,总要另找别的精神寄托接替,一旦又失去了,他就会感到很孤寂,活泼也变成阴沉了,而且还忧郁。

8月22日

蒲杰雄给我介绍了咋样才能驱除失眠的好方法。“躺在床上,若久久不能入睡,你可以从某一离你很远的地方而且比较熟悉的地方想起,那里的风土人情是怎样的,然后再遵循你所想的线索再扩大再发展,如游览了祖国的名胜古迹、旅游圣(胜)地的旖旎风光,如何如何的迷人,或出国旅游,乘坐现代化的电气火车,波音飞机,这样连续不断的幻想,不管是空间,还是高山俊(峻)岭,平地草原,浩瀚大海,你犹如亲身驾驶一叶扁舟,在风平浪静的大海划着。起初是被你急切想睡眠占上风的,这你要把紧张的放松,好象脑子是一片辽阔的草原,你我设想一只骏马在草原上驰骋。这样,你就会感到舒适,逐渐被这些幻境把你带入梦乡。”

他还说:“一个人的命运是难以预料的,象我的一位同学,学习成绩一般过得去,第一年落选后,又复习了一年,考上大学,而有个同学虽考上大学,却被无情的色盲拖了后腿,却不能走人大学的门坎。”我说:“色盲不能医治吗?”“不能,这是遗传病。我想这么文明发达的今天,理应为这些色‘不幸者’着想,研究一种化色盲为正常的眼镜是完全可以的。”他转了话题:“功名利禄不能动我的心,我只求我在世界上能为人类做点贡献。例做官也有做官的难处,就象我们每天每天站岗、训练那么没趣味,工人也在工作之时,追寻些消遣的方法,所以,不管干什么做啥都好,最主要的一点能够偶合心意,这就心安理得了。你要说当什么科学家、教授等等,有者则好,无者不求,其实那些闪光的权威名称,是很多人不能达到的。社会到什么时候都有上、中、下之分,脑力与体力之别,所以,我们不去想那些科学家什么家的成就,也不追求堕落庸碌之辈,我们现在还年轻,主要的追求是学习,对每一门学科都如此,要有着一颗持之以恒的心,去学习、探索、研究奥秘。”

8月23日

雨带来了快乐和烦恼。我在快乐之时能写写划划,烦恼之刻却遇碰到了使我不甘心又不能进取的事,看阅到别人的作品写得栩栩如生,把我带到了现实生活中去,却来评比自己所想写的,却是天地之别唉!我虽没想到自己写出的东西能印铅字粒,但我却厌恨自己是“墙上的芦苇头重脚轻腹中空”。“懒婆娘裹脚又长有臭”。所以,我恨不得能跨越这条鸿沟的人,是不该怎样才好,学习中理解能力之差,也带来了我之不便,再之,思维能力之差,也是很厌烦。为此,我要博取人家之长,来弥补自己之短,学习学习再学习。

8月24日

我最大的奢望,能在三年部队生活中,学到点能有利于自己将来的技术或知识。但是,有利于将来的知识是什么呢?我含糊不清。我认为本人很愚蠢,学什么都那么难,做什么都这么迟钝,真拿这些没办法。一天天就是荒废在我的手下。我没有慎重考虑将来的前途和命运,任上帝去主宰我的生命吧。我就象“做一日和尚敲一日钟”一样过日子,不管快乐、烦恼、高兴、悲哀……都恨透了自己是世界上最没本事的人,干不出什么名堂来。就如守株待兔者,等待着意外的“兔子”到来。有位名人说“人无理想难进步”,也许就是指出我这种人了吧?我也体会到这一点,人没有理想,就坐着等死,唉!太可怕了。

8月25日

一切事物在我眼里,都当做将疑而不信。

8月26日

蒲杰雄到我这里喝开水,我在写写划划,一知道他来,忙乱之时,整理好凌乱的东西,就床沿坐而“奉陪”。他呷了一小口开水,然后面对着我说:“人,真的难以预测一生的命运。我两位同学都连续考了三年大学,今年一位同学金榜有名,已考上了大学,他就是我以前说他去年因考上大学,因色盲而没被录取,经过关系,色盲这道难关已通过。而另一位同学信上说:‘我很有把握估计今年的试卷答得较好,若不能考上大学,也能入中专的分界线,这个估计是我过度聪明的设想,脱底桶子挑水,双头空空。我又再一年落选了。我在家活象个疯子,被人讥笑、嘲弄,我不知该怎样才是,那一双双眼睛,就象一支支冷箭直穿我本是破碎的心窝。我写这封给你,不知定了多久的神,安下心才向你“报喜”的’……”“唉,振江,”蒲杰雄感慨而已惋惜向我倾诉。“我的心情也是杂乱无章,怎样安慰他呢?如何落笔,我想了整整一个下午,还不知怎样开头。他虽有这么大的信心,是我所不能及的,而在校一起读书时,他的脑子不怎么灵活,连很浅(现)显的一道题解还要认真地抄在本子里,他每作一道题,都有旁人提示,才能解答出来,我和他睡在一张床,说起床铺,真无法说出准确的宽度,大概象我们睡的单人床一样大小,大热天,一人睡就较(够)受的了,而我们挤在一起,就太不可思议了,应该说,我们是互相相让的,所以,我们在谈话和一起生活中很了解他的一些情况。这次落榜,他不用多写本人的内心世界,我也可以推测得到他受打击到什么程度,我思考到口干舌燥,才打断糟糕的思路,到你这喝杯开水,澄清一下浑浊的心。”他喝了一大口,我倒满开水又听他谈下去:“他是个农民,我真为他以后的日子着想,他能有信心耕口(田)吗?我知道这是白操心,他能做一个坚强的人,就象连续考三年大学一样,不管是怎样的优劣情况下,能坚定自己的信心,走自己所要走的路或开辟的路。……其实,同情是等于加重他的思想负担的,如果我写的是同情的字眼,那他可能在这绝境之中被友人的同情,觉得自己所希望的已得到,感情一冲动,自寻短见,那我也食罪不起。若是写鼓励的话,可能他以为我在做作他,蔑视他自己,有觉不妥,真使我为难极了。虽这么想,若是他还是以前我所了解的他,我是能够周善制服他的怀疑的。那个考得上的同学我能分享他的幸福与快乐,而这个,我能分享到他的……咳,还是再慎重考虑考虑,看看信中的内容再说吧。”蒲杰雄的苦衷我领略,而对那个落选生,我能说些什么呢?

8月27日

小说已看不入脑了。不是情节的平淡,而是自己的心向往到别的地方去了。我孤伶伶在清静的营区这块天地里打打转转,这里美丽的环境在我的眼里边是暗淡无色、多余的了。不得不又转入蒲杰雄的宿舍,一看他那么认真伏案写着,我为了不被发现,装作是来他背面那位战友的老乡坐一坐,幸好他没叫我的名字,他只顾他的高谈阔论,我静默地听,从不吱声,以免被蒲杰雄发现,久了,觉得老听他谈吐理论,也没啥大意思,我蹑手蹑足,走的他背后,浏览一遍他究竟写些什么,将信将疑自己的眼睛问蒲杰雄是不是写给那位落选生的信,他说:“是的,我早就发觉你的到来。”我多次到蒲杰出雄宿舍,总是碰到他写作品或看书,学习数理化,他见我一来,他就要放下一切所做的东西,陪我这无聊者。这回,我该立即走了。蒲杰雄昨天还说信若写完,大概要五、六张信纸,我随便开一开玩笑说,能写得出这么多,必定内容丰富,情节曲的(折)的作品了,可以作书信小说题材发表了。这书信体的小说既新颖,有不落俗套,自己的思想感情又吐露出来,一定是篇佳作。他会意一笑了之。我祈祷他写这一封长信能把那个落选生在黑暗里见到光明。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