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狼心理”与“九一八”(续二)

cr361 收藏 1 86
导读:将乙父被杀事件这个冷幽默梳理一下,相关因素很多: 首先应该是众强盗(但在过度的“防狼心理”下往往被荒唐地“忘记”),我们称之为A类因素,可以将众强盗分别编号为A1、A2、A3……。这些强盗之所以碰巧那天与甲乙两家相遇,是众多因素作用的结果。比如说是A2促成,我们会使用“假如法”说“如果A2不决定走这条线路,乙父就不会那样死,所以A2是第一凶手”吗?不会!法院也不会将之作为断案的因素之一!(请注意!) 其次是与甲乙两家相关的诸因素,我们称之为B类因素,分别编号后大致有: B1:学生甲,提议逃

将乙父被杀事件这个冷幽默梳理一下,相关因素很多:

首先应该是众强盗(但在过度的“防狼心理”下往往被荒唐地“忘记”),我们称之为A类因素,可以将众强盗分别编号为A1、A2、A3……。这些强盗之所以碰巧那天与甲乙两家相遇,是众多因素作用的结果。比如说是A2促成,我们会使用“假如法”说“如果A2不决定走这条线路,乙父就不会那样死,所以A2是第一凶手”吗?不会!法院也不会将之作为断案的因素之一!(请注意!)

其次是与甲乙两家相关的诸因素,我们称之为B类因素,分别编号后大致有:

B1:学生甲,提议逃课,途中又犯了过度吃冷饮、拖拉等错误;

B2:学生乙,积极响应甲的逃课建议,并提议外出旅游,途中也犯了一系列错误;

B3:乙父,对两个学生的逃课不仅不积极制止,反而支持外出旅游,并选择了这条线路,出发前因拉下东西而拖延了几分钟(要不然可以恰好错过众强盗),与某朋友(我们称之为B7)寒暄也多了几分钟(否则也可能错过那些强盗);

B4:乙母,不制止逃课,出发前拖拉,与某朋友(我们称之为B8)打电话时间长(否则也可能错过那些强盗);

B5:甲父,不制止学生逃课并赞成外出旅游;

B6:甲母,不制止学生逃课并赞成外出旅游;

B7:与B3说了一大堆废话(要不然可能错过灾难);

B8:与B4电话中说了一大堆废话(同样按“假如法”可被扯入案中);

……

在辩论中,我们有两个容易犯的错误。一是误入“假如法”,辩论“B*如果不……就不会……”;二是纠缠于B类各因素的错误,对其中某个人攻击或辩护(有些道德有问题的人甚至搞人身攻击,靠攻击当事人与此事不相干的短处或疑似短处来扰乱视听)。

这些错误,都“忘记”了根本的一点:不管怎么说,他们属于B类,真正的罪犯是A类!这是质的不同!而且即使追究B类在该事件中的错误,也应该从A类入手、尊重“A类是罪犯”这一基础

如何尊重,三点:1.牢记“A类才是真正的罪犯”这个基础;2.从诘问A类(以寻找规律)中看B类错误;3.从反击A类的可能性中看B类错误。

在乙父被杀事件中就是这样:甲乙逃课,受的应该是逃课应该受的处罚,别人逃课一天罚多少,甲乙也应该这样受罚,而不应该被“假如法”搞糊涂而因死人了而加重;B7、B8说废话,虽然不好,但不应该受罚;真正有可能有那么一点点责任是乙父本人:他决定走这条线路有无合理性?如果他明知这条线路常出“刀客”却硬选了,就有失察、决策之过(仅仅是过而非罪);否则,如果他考察过,这条线路以往没有出过事,那么我们就不应该根据“事后诸葛亮”思维、用“假如法”为之定罪:假如他不选择这条线路,就可能不会出事,他却选择了,事实证明他选择错了,所以他就有罪!——这是荒唐的!难脱为罪犯辩护嫌疑!

对选择线路的合理性进行分析,就需要研究强盗的规律,这就是我说的必须从A类入手!

对于朝鲜战争就是这样,有人硬说“朝鲜战争导致没有收回台湾”,真假?我们就必须从“美国才是造成没能收回台湾的罪魁祸首”这一基础出发,诘问美国“为什么出兵台湾海峡”?“为什么介入朝鲜内战”?只有从“美国是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这一规律入手,才能真正得到答案。回避之,就必然陷入庸俗的“假如法”而搞多重标准,自然不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