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战争中陈赓为何酒后当面叫板毛泽东:你不够英明

洋河一级代理 收藏 17 9690
导读:本文摘自:《历史真言:毛泽东和他的卫士长》 ,作者:邸延生,出版:新华出版社 陈赓小河村直谏 天赐湾向西距离靖边50里,那是北部长城的一处重镇,临近内蒙,有敌人的重兵集结。 在天赐湾,毛泽东与周恩来商议认为:中央已撤出延安,晋陕交界的黄河两岸,一时间成了胡宗南和阎锡山的天地,胡宗南派兵从南往北打、阎锡山从西往东挤;陕北虽然有彭德怀率领的西北野战军,但他还得分出很大精力、尽全力调动仅有的部队对付从西北方向扑过来的诸路敌军,陕甘宁边区依然处在危急中。 有鉴于此,毛泽东说:“调陈赓率四纵回师陕

本文摘自:《历史真言:毛泽东和他的卫士长》 ,作者:邸延生,出版:新华出版社

陈赓小河村直谏

天赐湾向西距离靖边50里,那是北部长城的一处重镇,临近内蒙,有敌人的重兵集结。

在天赐湾,毛泽东与周恩来商议认为:中央已撤出延安,晋陕交界的黄河两岸,一时间成了胡宗南和阎锡山的天地,胡宗南派兵从南往北打、阎锡山从西往东挤;陕北虽然有彭德怀率领的西北野战军,但他还得分出很大精力、尽全力调动仅有的部队对付从西北方向扑过来的诸路敌军,陕甘宁边区依然处在危急中。

有鉴于此,毛泽东说:“调陈赓率四纵回师陕北,摆在黄河两岸,东扼阎锡山,西挡胡宗南--就做个当阳桥上的猛张飞吧!”

“我看可以。”周恩来道,“这样既可以保卫党中央的安全,又可以增援彭老总的部队。”

“陈赓的部队已经西进到了风陵渡。”任弼时说,“胡宗南的部队并没有大量回撤,对陕北的进攻也没有缓下来的迹象。”

“我调陈赓又不是‘围魏救赵’!”毛泽东说话的口气很重,“我让刘、邓大军做挺进大别山的准备,是要大举出击、经略中原我要陈毅、粟裕兵团留在鲁西南,是要牵制蒋介石的15个整编师、41个旅我还要调动三纵的许光达……”

“主席,”周恩来见毛泽东快发火了,急忙劝阻说,“陈赓奉命已到陕北,很快就要来见你了。”

“那好,我们不住这里。”毛泽东一挥手,“回小河村!”

听着中央首长们的谈话,李银桥知道了毛泽东的脾气很大---凡是经过毛泽东认真思考后定下来的事情,一般人休想再改变、也没人敢改变。

就这样,队伍甩掉敌人后,在天赐湾吃了顿晚饭,又连夜折返回了小河村。

两天后,小河村上来了不少人,戴着眼镜、穿着一套灰布军服的陈赓骑着一匹高头大马风尘仆仆地也赶来了。

那天,李银桥见到陈赓曾问过周恩来一些什么话,周恩来笑着没做什么明确答复,只听陈赓轻轻说了句:“看来君命难收啊!”

一连几天,凡是李银桥见到陈赓的时间里,总见他默默无语地像是在想什么问题,在会议进行当中他也是一直低着头、一言不发。

毛泽东曾多次在会上凝视陈赓,陈赓见了总是面无表情地不说一句话。

会议进行到第6天。

傍晚时,李银桥跟随周恩来走进了毛泽东住的窑洞。

李银桥见窑洞里特意摆了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几样酒菜。在座的有毛泽东、周恩来,再就是陈赓。

“来,陈赓!”毛泽东首先举杯,“我和恩来请你,一为你洗尘,二为你接风,三为你庆功!”

周恩来也将酒杯举向陈赓:“来,干杯!”

陈赓举杯在手,站起身一饮而尽:“谢谢主席谢谢周副主席!”

毛泽东用筷子给陈赓夹菜:“恩来你们是同学,今天要多喝几杯。”

饮罢头杯酒,三个人又坐下来连饮了好几杯。陈赓有些激动了,放下酒杯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主席,恕我直言---你调我西渡黄河,不够英明!”

一句话,说得毛泽东微微一怔,说得周恩来也吃了一惊。但毛泽东的脸上却不露声色,倒是周恩来替陈赓捏了一把汗、急忙欠身拿了陈赓面前的酒杯:“你今天喝多了,不要再喝了。”

李银桥站在一旁也被陈赓的话吓了一跳:这陈赓的胆子比彭老总的胆子也不小啊!

毛泽东取过酒杯重新放回到陈赓面前:“说下去,我洗耳恭听。”

被酒涨红了脸的陈赓好像不明白周恩来劝阻的用意,又自斟自饮了一杯后,坐在毛泽东面前打开了话匣子:“你让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陈粟大军挺进鲁西南,都是英明决定。这两路大军,向南可以直逼武汉,向东可以直压南京,就像两把快刀子直插蒋介石的心窝,这我从心底佩服。可是,全国战场一盘棋,对于我这个小棋子儿,你却摆错了地方……”

周恩来和陈赓曾同在黄埔军校,又曾同在南昌发起“八一”武装起义---周恩来用眼色阻止陈赓的讲话,但被吸着烟的毛泽东察觉了:“让他把话讲完、讲透!”

周恩来会意地点了点头。

陈赓继续说:“主席,你不该让我西渡黄河,保卫陕甘宁;你应该把我拿出去,南渡黄河、东砍西杀,再给敌人的胸口插上一把刀!至于保卫陕甘宁,可以就近考虑;把我调过来,不谦虚地说,实在是大材小用了……”

“你这个大材、我怎么小用了?”此时的毛泽东已经面带愠色。

陈赓坦陈直言:“全国一盘棋,形势越来越好,越来越对我们有利;可是,我认为让四纵回师陕北,不是主动进攻,是消极防御,这是一招险棋……”

“大胆!”毛泽东猛地一拍桌子,霍地一下站起来,勃然大怒:“好你个陈赓这次调你过黄河,可不是为了保护我毛泽东你们都想在中原辽阔的战场上跃马纵横、杀个痛快,却不想想陕甘宁的兵力是何等空虚?你让我就近调兵,我调哪一个?你最近,我都调不动!我晓得你曾救过蒋介石的命,难道这次想把我毛泽东、把党中央拱手送给蒋介石吗?岂有此理!”

毛泽东越说越激动,止不住又拍了几下桌子,把桌子上的酒菜都震动了---陈赓大吃一惊,浑身的酒劲儿被吓掉了一大半,连忙站起身来说:“主席,我这只是一己之见……”话说得有些发颤,只见他脸色发白、嘴也不大听使唤了,“我坚决执行中央的决定……”

站在一旁的李银桥被吓得不得了,除了彭德怀,还没见谁敢跟毛主席这么说话!

周恩来却神情自若、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不说一句话。再看看此时此刻的毛泽东,见到陈赓窘迫成这个样子,反倒哈哈大笑起来:“陈赓呀陈赓,说了一句笑话、吓了你个半死!”

毛泽东用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吸了半截子的纸烟,戳着陈赓的鼻子尖说:“你怕么子嘛!”跟你说句心里话,你同中央想到一起啰!“

周恩来这时才拉陈赓重新坐下:“主席就是要你把话全讲出来,告诉你吧---中央已经改变计划了。”

陈赓长长出了一口气,坐下后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脸上也渐渐有了血色。

毛泽东丢掉手上的烟头,语气深沉地对陈赓说:“告诉你,现在,豫西一带是个空子,你若南渡黄河、乘虚而入,在西至潼关到郑州的800里战场上,打他个昏天黑地---向东,可以支援刘邓和陈粟的两路大军;向西,可以配合陕北作战、从背后抽胡宗南一鞭子,他的800里秦川便在风雨飘摇之中啰!陈赓呀陈赓,你没有错!”

第二天,李银桥跟随周恩来,陪着毛泽东去给陈赓送行。

临分手,毛泽东又风趣地问陈赓:“有个典故叫做‘破釜沉舟’,你可知它的含义呀?”陈赓心领神会地答道:“知道。过河卒一往直前,下决心不要后方!”

“它出自哪里呀”毛泽东又问。

“项羽击秦!”陈赓答。“对么!”毛泽东很满意,又补充说,“昨天言语冲突的地方,多有得罪,还望你莫怪!”

陈赓不好意思地说:“是我不冷静,不明白主席的意图。”

周恩来笑道:“我们的‘猛张飞’就要变成”赵子龙‘了!“

毛泽东说:“赵子龙更好么,一身是胆!”


5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