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要赶走2500万汉人 搞变相独立是死路一条

jiwuy 收藏 2 1077
导读:据西方媒体报道,6月15日,已“退休”数年的十四世达赖在澳洲向信众宣称,他本人才是海内外藏民的“真正领袖”,而他推动的“中间道路”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最好方法”。近来,“中间道路”再次成为达赖集团和一些西方人热炒的话题,而境内也有人公开半公开制造舆论,仿佛中国政府只有接受“中间道路”,“西藏问题”才可能解决。   一个奇怪的现象是,所有“中间道路”拥护者都闭口不谈“中间道路”具体有哪些内容。为什么?因为只要略为具体一点儿,“中间道路”的“藏独”马脚就露出来。  对达赖集团略有了解的人都知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间道路”就是“西藏独立”分两步走

据西方媒体报道,6月15日,已“退休”数年的十四世达赖在澳洲向信众宣称,他本人才是海内外藏民的“真正领袖”,而他推动的“中间道路”是“解决西藏问题的最好方法”。近来,“中间道路”再次成为达赖集团和一些西方人热炒的话题,而境内也有人公开半公开制造舆论,仿佛中国政府只有接受“中间道路”,“西藏问题”才可能解决。

一个奇怪的现象是,所有“中间道路”拥护者都闭口不谈“中间道路”具体有哪些内容。为什么?因为只要略为具体一点儿,“中间道路”的“藏独”马脚就露出来。

对达赖集团略有了解的人都知道,“中间道路”是1987年达赖在美国众议院人权小组上提出的“五点和平计划”、1988年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欧洲议会散发的“七点新建议”基础上形成的。“中间道路”的背景是,中国改革开放蒸蒸日上,而达赖集团对西藏的武装破坏屡遭惨败,集团内部纷争不已,特别是美国为了改善与中国的关系,中止了中情局的“西藏行动”和经济、军事援助。公开的“西藏独立”搞不下去了,于是有“中间道路”的呱呱坠地。

把上述两个文件内容综合起来,“中间道路”有五条基本内容。第一是不承认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而是一个被中国占领的“国家”,这就为达赖集团在“条件成熟”的时候重新公开打出“西藏独立”旗号埋下了历史和法理依据。二是图谋历史上根本就不存在的“大藏区”,要求中国政府将包括整个西藏、青海,四川的两个自治州,甘肃和云南各一个自治州统统交由达赖统治,总面积占我国土面积的1/4。三是要求在“大藏区”实行“高度自治”,除军事、外交由中央管,其他举凡政治、经济、文化、人口、教育、语言、环保、宗教等统统由达赖管,这实质上就在青藏高原上推翻了整个社会主义制度。四是要求中央把解放军全部撤出“大藏区”,通过国际谈判把“大藏区”搞成“一个国际和平区”。五是要求“移民入藏的汉民回到中国”,据达赖1987年向美国国会报告,至少要驱走750万汉人,而如果按照“大藏区”实际“规划”地域算,至少要赶走汉族和其他民族2500万人。

在2008年11月的接触商谈中,达赖的私人代表又向中央统战部接谈代表提交一份《为全体藏人获得真正自治的备忘录》,声称这是“中间道路”的最新版本。但是这份“备忘录”对“中间道路”以上内容没有任何变动,只是又增加了一些匪夷所思的文字,自称“西藏流亡政府”是世界上所有藏人的“代表”,应当享有同中国政府平起平坐的权力,提议由达赖派人同中央共同组成班子,对中国宪法进行“修改”。事实表明,无论哪个版本,“中间道路”都是完全违背中国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包括藏族在内的任何有一点爱国心的中国人可以接受这些要求吗?世界上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如果面对同样的要求,难道能够容忍吗?这也就是某些人向公众大捧“中间道路”而丝毫不敢触及其具体内容的真实原因。

“中间道路”与“西藏独立”有什么区别呢?区别就在于公开的“西藏独立”图谋用暴力方式一步完成,而“中间道路”则是“西藏独立”分两步走。“中间道路”提出不久,达赖的兄弟丹增曲嘉在接受法国记者采访时称,“我们先求自治,然后再把中国人赶走,就像英国人被赶出印度一样”,“自治是获得独立的第一步”。达赖集团《西藏通讯》刊文解释,“主张独立的活动分子认为,五点和平建议和斯特拉斯堡建议是一种背叛,这是因为他们没有吸纳阅读字里行间背后的含义,假如真正有那样的环境,其效果与真正的独立没有差别”。

“中间道路”提出至今26年,没有产生达赖对其手下所承诺的任何效果。近年煽动策划“自焚”事件,企图迫使中国政府作出让步,不仅没有达到目的,反而在全世界面前进一步暴露达赖集团的残忍和虚伪。以“藏青会”为首的“急独”势力耐不住了,对伪政府甚至对达赖本人的非议日益增多,使达赖陷于进退两难境地。今年6月7日境外媒体报道,据“急独”派揭露,伪政府一些要人为了摆脱被动,不得不托出达赖内心真实想法:“虽然他们完全支持中间道路,但也将独立牢记于心。毫无疑问,独立也存在达赖喇嘛心中”。达赖对“急独”派“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十分恼火,一面出手“弹压”,一面亲加抚慰。据外电报道,去年达赖3月25日在一场会见中解释,“西藏从历史上讲是最有权利争取独立的。我讲的中间道路是面对现在的困境,是如何解决这个困境的方式,所以西藏独立是有它的根据和道理的。”今年5月12日,达赖在美国教训“急独”分子说,“藏人有权利争取独立。若决定要争取独立,那么就应该拿出切实的计划,而不只是口头上喊两句。”6月,“藏青会”代表大会最后一天,前“首席噶伦”桑东代表达赖到会讲话,称“达赖并没有说‘藏青会’应该改变独立立场,达赖喇嘛过去从未说过,将来也不会说。”

“中间道路”指向哪里,还不够清楚吗?

早在上世纪80年代接触商谈之初,中央领导就一针见血指出“中间道路”本质:“西藏独立”不行,“变相独立”、“半独立”也不行。历史和现实都证明,“西藏独立”一步走也好,还是分两步走也好,都是死路一条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