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糠钱剩屎”顶多不过是明末清初的另一个所谓的“贞观之治”而已

雪铁龙22 收藏 4 418
导读:当今历史学界普遍认为所谓的“贞观之治”不过是御用史官在李世民的授意下费尽辞藻刻意描绘的所谓的“物资充裕、百姓和谐、百官清廉、国家强大”的政治戏而已。史学界客观的分析了“贞观之治”产生的原因:之所以出现所谓的“贞观之治”不过是因为隋朝末年群雄并起、天下大乱、生产力被严重破坏。唐朝统一全国以后,人心思定,人人都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乃至发家致富,除了李世民本人要巩固皇权,不得不施展手腕制造一点动乱以外没有人还想通过兴风作浪来发家致富了,所以不管有没有李世民,天下都将会大治。 贞观十三年,魏征在进谏时

当今历史学界普遍认为所谓的“贞观之治”不过是御用史官在李世民的授意下费尽辞藻刻意描绘的所谓的“物资充裕、百姓和谐、百官清廉、国家强大”的政治戏而已。史学界客观的分析了“贞观之治”产生的原因:之所以出现所谓的“贞观之治”不过是因为隋朝末年群雄并起、天下大乱、生产力被严重破坏。唐朝统一全国以后,人心思定,人人都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乃至发家致富,除了李世民本人要巩固皇权,不得不施展手腕制造一点动乱以外没有人还想通过兴风作浪来发家致富了,所以不管有没有李世民,天下都将会大治。

贞观十三年,魏征在进谏时说:“陛下这些年来一直滥用民力,而且还振振有词,说什么'百姓无事则骄逸,劳役则易使',这是什么歪理!”

从早年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一路走到今天的“百姓无事则骄逸,劳役则易使”,孰真孰假?哪个是表演,哪个是真言?答案在300年后。

859年,唐宣宗李忱在孤寂中悄然去世,儒家知识分子们丝毫没有吝啬自己的赞美,在史书中给了他一个“小太宗”的称号。李忱临朝的13年,是一段极为沉闷的时光,没有发生过任何激动人心的事件,也找不出任何光彩炫目的数据,相反,藩镇割据依旧,宦官弄政也依旧。

李忱“小太宗”的勋章,恰恰点破了“贞观之治”的真相-和太宗皇帝一样,李忱也一直都努力表现着自己对儒家知识分子,尤其是对文职官僚们极为罕见的尊重。

没有任何像样的大事件可以用来标志李忱。弥漫在他所统治的13年里的,只有无数细节生动的故事和轶事。各式各样从谏如流的美谈,就在这种铺天盖地的细节泛滥中放肆地四处流淌。受到特殊优待的儒家知识分子,尤其是文职官僚们,没有办法不将李忱和他们心目中的理想君王唐太宗联系起来。因为,太宗朝正是如此。

反观贞观年间的历史,是不难发现李世民那些浓厚的表演痕迹的。这位雄才大略的皇帝对自己日后留在史书中的形象是如此强烈地关注,以至于他对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做出了刻意的修饰。他不止一次地通过与臣僚们对话的方式,极力塑造出自己生活简朴、爱惜民力的光辉形象。

然而,在这些令人感动不已的对话背后,九成宫、大明宫、飞山宫、襄城宫……也正同时破土而出;因为九成宫修建得过于华丽,他又下令将其摧毁;襄城宫同样被摧毁,但原因却是因为修筑出来之后不符合他的心意。二者的对比很容易让人看出,哪一场属于表演,哪一场属于真意。

贞观时期的20多年里,太宗确实接受了太多太多的进谏,然而接受是一回事,执行又是另一回事,大多数的进谏最后并没有得到有力的贯彻。当他在朝堂之上充分展示自己虚怀若谷的帝王风度,当他对犯颜直谏的宽容被史官们载入实录之中后,很快他就忘记了谏言的具体内容。对太宗而言,重要的是接受进谏,而不是接受进谏的内容,所以经常可以见到这样的场景:头一个月他还在表彰劝谏自己不要沉迷于游猎的大臣,第二个月他就已经在野外纵马引弓了。

意味深长的是,对儒家知识分子,尤其是文职官僚们而言,重要的也只是纳谏,而不是执行纳谏的内容,因为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个性平淡的天命的代表”。所以,在儒家政治理想中,唐太宗的全部意义,只是一个退而求其次的“内圣外王”的乌托邦罢了。至于贞观之治,剔除那些家给人足的“神化”,也只剩下一场完美的形式主义表演罢了。

由此可看出所谓的“糠钱剩屎”顶多不过是明末清初的另一个所谓的“贞观之治”而已,明末有李自成、张献忠的起义外加满清侵略,生产力也被严重破坏。而且满清军队走到哪就在哪儿实行三光政策,并且实行侮辱华人的剃发易服的强盗政策,这种行为可以说比李自成的均田地、赈济难民的行为都不如!

等到满洲贵族这么一群豺狼虎豹一统中原以后,汉人对它们的抵触情绪可以说达到了极致,然而满洲贵族仍然顽固不化的认为他们的八旗的领主奴隶制比华人的地主封建制要先进得多,而且认为满洲贵族血统高贵,华人任由他们宰割。然而这样只会导致满洲贵族人心尽失,不利于满清的统治。于是,深谙华人人情世故的糠稀这个老几不得不也像李世民一样对华人奉为圭臬的“孔教思想”尤其是“程朱理学宗”顶礼膜拜、把程朱理学宣扬的三纲五常、三从四德写进满清的律法,施行仁政等等,向华人孔教徒演了一部完美的政治秀,并且顺手就把广大华人民众从思想上控制起来了。

它糠稀这老几对于满洲贵族那群豺狼虎豹来说的确是万中无一的“至圣明主”,对于老百姓来说也算是让人勉勉强强能够过活的恩公,可是对于那些精通程朱理学,深谙为奴之术的那些被糠货招安的汉奸文人来说,他糠货不过就是一傻叉二代而已!他们普遍认为:他们当然觉得你糠货既然愿意招安我们,宽容的对待我们,对我们施行仁政,我们为什么不借这机会见缝插针的狠狠地宰你康货王朝一顿,为自己多揩些油?!凭什么只许糠货挪用公款大修园林,不准我们中饱私囊?!凭什么只准你糠货挥霍民脂民膏搞6次巡游,沿途收受大量贿赂,不准我们接受屁民的孝敬?!所以糠货钱货的末期贪污腐败横行霸道,连贞观末期只怕都不如!

所以糠货钱货的时代所谓的“盛世”即便是真的存在也跟糠货钱货施行的“仁政”没有半毛钱关系!所谓的糠钱时期经济发达的原因只不过跟隋末大乱之后的盛世的原因一样,都是大乱之后人心思定,生产力得到恢复而已。

本文内容于 2013/7/16 8:18:02 被小编a32编辑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