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2日,广东省委在省政协机关召开专题协商会,就广东省区域协调发展征求意见。在广东省政协完成的调研报告中分析称,干部思想上存在的问题不容忽视,并被列入首要原因。而省政协特聘委员崔河更形容称,县委书记工资甚至不如保姆。(7月13日新民晚报)

又见官员撒娇。不过这回不是县官自己诉苦,而是有人替他们“打抱不平”。广东全省区域发展差异系数仍然很大,饱的撑死,饿的发昏,于是就有了“县委书记县长的工资只有1500,甚至不如来广州做保姆的工资”,“很多干部都说这是没有尊严的生活”。

平心而论,欠发达地区官员的收入水平肯定要比发达地区低,而他们工作的强度、难度、辛苦度却比其他地区的官员要高了许多,因此,上级应关心这些扎根基层的官员,解决他们的生活待遇、政治待遇。但拿保姆来跟县官比,竟然还有人产生“没有尊严”的纠结,这实在太矫情了,简直是在忽悠公众的智商。试问,说这话的官员真的了解做保姆的辛苦吗?这真是北京的煤炭大王不知道捡煤碴老太婆的辛苦!

早些年就耳闻有地方的县官叫苦不迭,说生活“在压力和诱惑之间”,表面看满面红光,其实许多人都是高血压,仔细看眼圈是黑的,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睡眠不足。他们的处境是“累、穷、软、险”四个字,是在“走钢丝”。后来,时不时传来官员自我认格“弱势群体”的新闻,令公众大跌眼镜。其实,广东那些欠发达地区的官员收入再低,也要比底层民众的日子好过许多。

他们之所以觉得“没有尊严”,一是与富得流油的地区比,官员少了些风光,政绩底子薄,很难有大的成效;二是在上级面前,在官场潜规则面前,显得唯唯诺诺,小心翼翼。三是招商引资任务重,压力大,“接待工作就是生产力”,来的都是客,于是有了某县官员“一天晚上赶8个饭局”、某县温泉出名,副县长一天接待了十来批客人,陪洗了8次,整个人都快泡虚脱了……但当县官们面对下属与普通百姓时,他们的优越感便油然而生。不管怎么说,县官拿广州保姆比“尊严”,信息实在不对等,根本就不具可比性。

不过,这倒提了个醒。虽然腐败不是经济欠发达地区的独有现象,但贫困地区的官员贪腐起来一点也不比经济发达地区逊色,甚至扶贫救灾的钱也敢伸手,令人咋舌!抱怨工资低,没尊严的县官们不妨认认真真地与广州的保姆做一回比较,一方面让公众看到一个欠发达地区官员的真实收入状况,顺便为广州保姆“正名”——看看他们的钱袋子是如何跑赢县官的。

中央向各地派出多路巡视组,特别提出要对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进行抽查。可以请巡视组对广东一些欠发达地区县官进行财产申报的抽查,在广州找一些收入稳定的保姆作为比较样本,看看到底谁的收入高,谁的资产多,谁的资源多,谁更有尊严。将比较的结果公诸于众,让公众看个究竟。当然,抽查不搞“有罪推论”,或许从中还能发现扑下身子干基层、勤政廉政的好干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