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部《闯关东》?另类《一九四二》?

苏打水二世 收藏 1 54
导读:1942年,初冬。 河南温县的这个冬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乌云聚集在天空,阴沉沉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空旷的田野上,草木枯萎,一片凋零。一群群拖家带口,衣衫褴褛的人们背着大包小裹,推着独轮车,面容木纳,一言不发地走着,呼啸而过的北风撩起他们的凌乱的头发,在风中飞舞。 他们都是外出逃生的难民。连续一年的干旱,地里的庄稼几乎颗粒无收,人们忍饥挨饿,旱情,匪患,再加上官府的税赋,人们看不到任何生的希望,逃生,成了他们最后也是惟一的办法。虽然故土难舍,但是填饱肚子,成了最现实也最急迫的生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942年,初冬。

河南温县的这个冬天,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乌云聚集在天空,阴沉沉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空旷的田野上,草木枯萎,一片凋零。一群群拖家带口,衣衫褴褛的人们背着大包小裹,推着独轮车,面容木纳,一言不发地走着,呼啸而过的北风撩起他们的凌乱的头发,在风中飞舞。

他们都是外出逃生的难民。连续一年的干旱,地里的庄稼几乎颗粒无收,人们忍饥挨饿,旱情,匪患,再加上官府的税赋,人们看不到任何生的希望,逃生,成了他们最后也是惟一的办法。虽然故土难舍,但是填饱肚子,成了最现实也最急迫的生活。至于逃离了这里,前方是什么样子,是福是祸,他们不知道,也顾不上,他们只知道,快快地离开这里,逃离这片吃人的土地,前方,也许有他们的一口吃食。

温县朱家沟。

夜,黑沉沉的,伸手不见五指。

已经凌晨一点多了,里屋和外屋的4个孩子都已经躺在炕上睡着了,发出忽高忽地的呼吸声,间或夹杂着吧嗒嘴巴,蹬腿的声音。可作为母亲的韩月梅确怎么也睡不着,坐在黑漆漆的夜里,瞪着一双大眼睛,魂不守舍。

身边的小儿子太武突然一翻身,一蹬腿,一下就踢到了坐在黑暗中的韩月梅,惊得她一个哆嗦。韩月梅回过神来,发现太武的半个身子都露在了被子外面。韩月梅暗暗叹了口气,伸出手轻轻地拿开太武的腿,扯了扯被子,给他盖好,继续坐在黑暗中发呆。

风突然呼呼地大了,破了洞的窗纸被吹得啪嗒啪嗒地响着,韩月梅不自觉地浑身颤了一下,一丝不安袭上心头。丈夫朱一虎一大早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这让妻子韩月梅的心一整天都悬在半空。

朱一虎,虎背熊腰,在这个人人习武的朱家沟,是个少见的高手,他的一手朱家拳打得虎虎生风,征服了整个朱家沟;再加上为人正直,因此就成了朱家沟的主事人,主心骨。

夜渐渐地深了,韩月梅有点支持不住了,眼皮不停地上下打架,坐在炕上左摇右摆,昏昏欲睡。

“咚咚咚……”

突然,一阵微小但急促的敲门声传了过来。

韩月梅猛地一惊,马上坐直了身子,眼睛里也顿时有了亮光。对这个声音,她已经期盼一整晚上了。

“回来了!”韩月梅条件反射般地下了炕,黑暗中,双脚颤抖着在炕边的地上摸索到鞋,胡乱地套上,也顾不上反顺,汲踏着就急匆匆地朝门口奔去。

韩月梅伸出手,一把抓住门闩,一边拉一边隔着门轻声问道:“他爹吗?”韩月梅将声音压得很低,像是怕惊到了门外的人,又像是吵醒了炕上熟睡的孩子。

韩月梅原本以为,丈夫那高大魁梧的身影会马上出现在她的眼前。可是,除了自己因为紧张而逐渐加重的喘息声外,门外没有任何的声音。韩月梅那本来正拉动门闩的手,瞬间就停住了。

“谁?”韩月梅的语气变得机警起来。可是,门外还是没有任何声音。韩月梅本能地一弯腰,轻轻地拿起门边的木棒,捏在了手里,身子也跟着绷紧了。

“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比起刚才,显得更加急促。听着这一声比一声紧的敲门声,韩月梅心里一惊,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韩月梅咽了口唾沫,深吸了口气,慢慢地伸出手,一点点地拉开门闩,将门轻轻地拉开了一条缝,并同时准备将身子闪到一边。

哪知,还没等韩月梅拉开门,突然黑暗中一只胳膊快速地从门缝里伸了进来,如同闪电一般,直朝韩月梅抓来,快得让她有点意外。虽然早料到了会有这一招,也做好了急闪身的准备,但无奈对方的手臂来得太快,韩月梅已经无法闪躲,情急之下,拳变成掌,朝伸进来的手臂直直地劈了下去。

要是普通人,这一掌下去,手臂不断也得肿胀几天。可是,面对韩月梅的劈掌,伸进来的手臂半路一个拐弯,不仅躲过了韩月梅的手掌,反而像长了眼睛一样,一把就抓住韩月梅的手腕,一用力,就将韩月梅拽到了门外。

这一切,快得如同闪电。

朱家沟素有习武的传统,上到80岁的老人,下到会走路的孩子,人人习武,个个都会三拳两脚,韩月梅自然也不例外。别看她是个女人,可是却有一身的好功夫,两三个普通的男人,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可是现在,虽然韩月梅使出浑身招数,也没逃脱这个人的手掌。黑暗中,韩月梅就觉得自己的脖子被人一把使劲箍住,虽然有一身功夫,可是却不能有丝毫的动弹。

韩月梅可不想就这样束手就擒,奋力一扭身子想反抗,可对方又一把将她的嘴巴捂了起来,在耳边低声喊道:“是我!老谭!”

声音低沉而沙哑,响在韩月梅的耳边,熟悉而急促。韩月梅一惊,连忙收回了拳头。

“我是老谭!”对方又重复了一遍后,这才松开了手。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身影,韩月梅凑近一看,果然是村里的老谭。老谭大名谭江海,是韩月梅丈夫朱一虎最要好的朋友,与朱一虎一样,也是朱家沟里的主事人之一。每当村子里有个大事小情,都是他帮着朱一虎一起处理。对老谭,韩月梅再熟悉不过了,也就放下心来。

“这是怎么回事呀?怎么搞得这么神秘?”韩月梅扭头看看四周,刚才的一番打斗让她大口地喘着气,“怎么就你一人?老朱呢?”

老谭警惕地扭头看了看四周,小声道:“情况很糟,你要做好思想准备,我们到那里刚刚动手,就被发现了,我们拼命砍杀才跑出来,可是老朱……”

“啊——”一晚上的担心,没想到竟成了现实,韩月梅显然惊住了。“老朱怎么了?”韩月梅的声调不自觉地提高了。

老谭赶紧伸手制止了她:“放心吧,老朱也跑出来了,但是他为了让我们跑出来,主动要求断后,所以被官府的人追得很紧,没办法回来,他怕连累你们,所以只能逃走了……”

“那他跑到哪去了?”韩月梅焦急地打断了老谭。

“我也不知道,由于他是领头的,官府现在正全城通缉捉拿他,老朱只能外出避避风头,暂时是不能回来了,我冒险来告诉你,就是给你报个信,你们要早做好准备,我也得马上走……”老谭一边说着,一边扭头看着四周,“记住,要是有人问你,你一律都说不知道。”

“好……那……我……”韩月梅身子不停地发抖着,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什么。等了一夜,担心了一夜,也害怕了一夜,可没想到还是等来这样的结果。“可是,老朱呢……”

“还有,”老谭冲韩月梅摇了摇手,打断了韩月梅,急着说道,“官府马上就会追过来,老朱虽然被官府在追捕,但他们目前还没高清老朱的是谁,所以你们暂时没有事,赶紧回屋关上门,我得走了。”

老谭说着,转身快步就走,刚走了两步,突又停住,猛地转过身。

“对了,老朱让我告诉你,不用去找他,让你带好孩子等着他,他会回来找你们的。”老谭看了韩月梅一眼,“保重,我走了。”说完,迈开大步就走。

韩月梅急了:“老朱会跑到哪里去?什么时候回来?”

“跑到哪算哪,逃命要紧,估计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老谭快步走着,将声音甩在了身后。

“可是,我们……”

韩月梅还想说什么,可是她发现,已经没法说了,因为老谭的身影很快就已经消失在黑暗中,看不见了。


本文内容于 2013/7/16 8:40:56 被小编a47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