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几何时,公知为我们描绘了一个美好的明天,概括起来就是几个词:民主、自由、公民、普世价值、美国梦。你们说民主,我们信了。没有任何一个人不企盼民主,可是,当我们怀疑民主给前苏联、给前南斯拉夫带来什么时;当我们质疑美式民主下的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时;当我们质疑印度的种姓制度,质疑印度的强奸泛滥时,你们说有选票。你们告诉我们宁要民主的草,不要独裁的苗;宁要混乱的民主 不要文明的独裁;宁要民主的强奸,不要独裁的安全。可是,我们只是一些平头老百姓,我们需要安宁,不需要明天早晨起来不知道脑袋还在不在,这样的民主不要也罢。

你们说自由,我们也信了。没有任何一个人不企盼自由,可是,当你们自由到“卖国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错误”、“(汪精卫)这样的汉奸可能是真正的英雄”、“钓鱼岛没有GDP”,自由到“给你黄岩岛,你又能筑起怎样的万里不倒长城?”,自由到抹黑岳飞,为秦桧翻案。我们震惊了。于是我们说民主了,自由了,也发表发表自己的言论,你们动辄“五毛”、“毛粪”、被洗脑、愚昧、,好了,我们愚昧,但面对“民主之后杀全家”,彻底崩溃了。难道民主了就是要剥夺别人说话的权利?难道民主就是暴力?不是说民主是“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吗?不是说民主可以消除暴力吗?怎么在中国公知的口中怎就变成了“民主之后杀全家”?这不就是你们口口声声宣称的“文革余孽”吗?我们吓到了,我们是老百姓,我们需要安安稳稳过日子。如果整天面对刀枪,这样的自由不要也罢。

你们说美国梦,我们也信了,至少在你们的嘴里是那样的美好,比马克思描绘的共产主义还要美好,我们哪能不向往?可是,我们同情911时,我们也同情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人民时,同情美国的有色人种时,你们鄙夷的说,他们不配。这让我想起了圣经里常有的一句话“外邦人”,我们明白了,美国梦是美国人的美国梦,是这些黄皮白心的人的美国梦,而不是我们这些“外邦人”的美国梦。于是,我们做做中国梦吧,好了,惹着了我们公知的屁股了,你们从我们的老祖宗三皇五帝骂到现在,凡是中国的,没有一件事是好的,没有一句话是对的。可是,我们是中国人,我们需要一点中国人的自尊。

公知们,要让人信你,你怎么也应该给人描绘一个美好的蓝图吧?我们是老百姓,如果我连生命也没有了,我要哪些虚无缥缈的民主、自由、公民、普世价值干什么?

公知们,至少我认为民主、自由、公民、普世价值不是你们描述的那样。现在的你们真是想说爱你们却不容易。


本文内容于 2013/7/15 21:30:20 被小编a34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