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城管执法时因群众拍摄引发群殴 {图}

跳跃攻击 收藏 2 1672
导读:7月13日上午,昆明官渡区城管执法人员在昆明国际会展中心前的海明路处理小贩占道经营,执法人员与几名小商贩发生冲突,之后,城管执法人员和部分群众群殴。就其原因,目击者说,行经该路段的群众有人拍摄现场照片时,遭遇城管执法人员殴打和威胁,引发其他群众和城管执法人员群殴。 13日上午10时30分,昆明国际会展中心有展会,人流较大,来自甘肃的苏园园和妈妈白女士推着带玻璃柜的人力车到海明路卖凉面,却和城管起了冲突。 苏园园说:“1个城管执法人员不允许我们摆摊,我妈妈回答‘等1分钟’。

7月13日上午,昆明官渡区城管执法人员在昆明国际会展中心前的海明路处理小贩占道经营,执法人员与几名小商贩发生冲突,之后,城管执法人员和部分群众群殴。就其原因,目击者说,行经该路段的群众有人拍摄现场照片时,遭遇城管执法人员殴打和威胁,引发其他群众和城管执法人员群殴。

昆明城管执法时因群众拍摄引发群殴      {图}

昆明城管执法时因群众拍摄引发群殴      {图}

昆明城管执法时因群众拍摄引发群殴      {图}

昆明城管执法时因群众拍摄引发群殴      {图}

昆明城管执法时因群众拍摄引发群殴      {图}

13日上午10时30分,昆明国际会展中心有展会,人流较大,来自甘肃的苏园园和妈妈白女士推着带玻璃柜的人力车到海明路卖凉面,却和城管起了冲突。

苏园园说:“1个城管执法人员不允许我们摆摊,我妈妈回答‘等1分钟’。接着,第2个城管人员上来推我们的车,还恶狠狠地问‘走不走?’,我妈妈回答‘马上走’。第3个城管人员就一下子把我们的车掀翻了。第4个城管人员上来一把拽住我妈妈胸前衣领,开始骂脏话。这时,我们旁边一个姓魏的小伙子上来说,你们有话好好说。多名城管人员一窝蜂涌上来,开始打魏某。”苏园园表示,魏某是她的老乡,并不是小商贩。

目击者高先生告诉记者:“在发生冲突之前本来都很文明,城管也提前给小摊贩做了提醒,叫他们赶快推走,小摊贩的怠慢给了城管人员执法的理由。后来场面就有些混乱了——城管人员、违法占道经营者、路人等数十人打成一片,有的头破血流、有的被打倒在地,场面很像电影《古惑仔》里的情景。”

冲突

现场一度混乱

警察欲抢采访设备

“城管人员打了魏某,我妈妈前去和城管人员争辩,他们又打我妈妈。周围有些路过群众,他们纷纷拿出手机拍照片,城管开始骂那些拍照片的人,阻止他们拍照。接下来,城管用两辆车运来大量钢管、警用甩棍和菜刀。此时,城管人员见到群众拍照的就打。很多群众看到这样的场面后,纷纷指责城管人员的粗暴执法,随后现场就发生了群殴,直到民警赶来。”苏园园如此概括事件过程。

上午11时许,警察来到现场,120急救车辆准备就绪,群殴的场面得到控制。见有人受伤,120把受伤人员送进了医院,小摊贩还在与城管人员交涉,受伤的几名小摊贩还坐在执法车前面,情绪比较激动,警方则耐心调解。

一位稍胖的警察在混乱的场面中见有记者采访,还上前去抢电视台的摄像机,在数十位市民的谴责中,这位警察抢摄像机未果,退后几步还拿起手中随身摄像机拍起电视台摄像记者,一边拍一边说到:“拍我这里。”

惊心

路人被扇耳光

翡翠戒面丢失

在这次冲突中,伤者中有一部分到官渡区人民医院治疗。伤者黄彬和关云龙两人身上有多处外伤痕、背上清晰的长条形的被打伤痕。他俩称,他们与这些小商贩素不相识,都是路过的群众。

黄彬说:“我是送货员,跟一个朋友同路经过那里,场面混乱,正好看到一个城管人员打一个妇女,就站在那里看。接着,我发现朋友走散了,当时有点吵,我走过去打电话找朋友。刚要打电话时,两个城管人员围上来,先扇了我两个耳光,接着,他们用棍子打我的头。我双手抱着头,快步跑到最近的一个治安亭,对方才没有追来。”黄彬的后颈部有明显外伤痕,他说就是被城管人员打伤的。

关云龙说,他本来是去石博会上看珠宝展,走到那里,看见有二三十个手持钢管的城管人员,出于好奇他掏出手机拍照,却被城管打倒在地,他爬起来后,才发现自己手指上的一个金戒指的翡翠戒面被打掉了,这个戒面价值1万多元。

疑惑

城管开了一辆消防车执法

现场目击者苏某等人拍摄的照片显示,图片上有多名城管人员手持钢管。目击者说城管执法人员是用一辆消防车将这些钢管运到现场去的。

而据视频显示,现场一辆标着“官渡区消防巡查”的车辆停在路中间,车牌号为云A·KG257,很多市民开始纳闷:“城管为什么开消防车来执法?”。透过消防巡查车的车窗看进去,车里有部分钢管和橡胶棍,在副驾驶座下还有一把管制刀具。

城管为什么开消防巡查车来执法?昨天下午,官渡区城管执法局负责人答复说,在现场出现消防巡查车是因为最近城管局的车辆比较紧张,因此临时调用了消防巡查车。至于车上的钢管、橡胶棍和管制刀具?这位负责人说,是工作人员在执法时收缴的。

后续

城管执法人员

到医院“埋单”

昨日下午,记者见到5名伤者在官渡区人民医院接受治疗或检查,除黄彬、关云龙外,还有白某、苏园园和路人辛卫周。其中辛卫周伤得最重,除背部有棍痕伤外,头部缝了6针,左眼骨骨折,需要在该医院住院治疗。这些伤者说,他们都是在该事件中受伤,但他们并没有打过城管人员。

官渡区两名城管人员派了两名执法人员到该医院,为这些伤者检查、治疗费“埋单”。孰是孰非,还无法划分责任,城管部门替这些伤者交医药费的目的是什么?一名在门诊部交费的执法人员说:“是局里叫我来交费的,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也不知道,这个要去局里问当官的。”另一名在住院部为辛卫周预交住院费的城管执法人员说:“先来两个人吃饭去了,我来换班的,我也不知道。”官渡区春城路派出所民警来该医院寻找目击证人,并带目击者证人到派出所接受调查。民警告诉这些伤者,该事件还在调查取证阶段,初步估计已有十多人受伤。

违章摊贩暴力抗法与队员发生肢体冲突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次城管与摊贩的冲突?官渡区城管执法局昨天下午15:23通过短信的形式发给本报记者说明称:2013年7月12日晚,昆明电视台《街头巷尾》播出《昆明国际会展中心:摊位占据绿化带 花草遭了殃》新闻。

对此,官渡区城管执法局高度重视,要求区综合行政执法大队三中队加大市容环境巡查整治力度。于2013年7月13日上午9:40组织20名队员对占道经营状况突出的海明路段进行清理整治,整条道路有300余名摊贩在沿街贩卖石头,在树上拉扯遮阳篷布,板凳、箱子随意放在绿化带内,队员沿路进行清理。

清理至海明路中段,有十余名省外摊贩在道路中央贩卖,队员上前进行劝离时,遭到辱骂、推搡及威胁,在劝说教育无效情况下,为维护会展形象,根据市容整治及城市管理条例规定,队员上前收扣占道物品,这些省外摊贩拿出伞把、菜刀威胁队员并进行暴力抗法,违章摊贩在暴力抗拒执法中与队员发生肢体冲突,周边围观市民聚集上前起哄,围观人数达两三百人。

据官渡区城管执法局介绍,这些省外摊贩有40—50人,一有会展就结队而来,在展会的大门口强摆强卖,2012年会展期间己和队员在执法中发生冲突,队员被辱骂、威胁、尾随,2013年6月昆明泛亚车展期间也因强行摆摊与队员发生冲突。

对于摊贩说是城管人员把摊贩板车掀翻这一说法,官渡区城管执法局则表示,是在混乱中,摊贩板车被掀翻,起哄人员叫嚣城管打人,部分队员在被围攻殴打过程中被迫拿出橡胶棍自卫,并拨打110报警。待警察赶到并驱散围观人群后,双方都有身体损伤。三中队两名执法组长更是在警察到现场情况下被甘肃摊贩群殴,后被送往医院治疗。经检查,一人鼻梁骨折,脑部震荡,一人肋骨断裂,头部外伤,另外有11人均有不同程度的皮外伤。3名甘肃摊贩送往官渡区医院治疗,由中队垫付医药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