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对着男人手上握着各式各样的枪,只有羡慕,嫉忌,恨。除了流口水还是流口水。口水流完,我的手里还是没有别的神马枪支。话说某年某月某日,遇到铁血来的村长(一氧化碳不多),他约我到他家喝茶,顺道去了他家的仓库。不看不要紧,还把我的小心脏吓出来了。我的妈呀,现在要改成我的师,原来,别人家的房子都是堆金堆银的,村长的仓库都是我做梦都没想到的长枪短枪,对于尝尽枪饥渴的我,一下子,仿佛遇到甘泉,猛扑地要上去搂一把,只见村长一声喝令,“枪里有子弹,小心射了你一脸。什么叫非礼勿看,非枪勿碰?孔子,不认识孔子了吗”,我连退几步,吓得颤颤兢兢,只见村长相当和气,拿出一把伯莱塔,“你喜欢的话,送给你。记得,边打枪时候,边调上音乐,一曲ENDLESS LOVE,你有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事后,果然到了情人节那天,我玩弄着子弹,听着柔情悱恻的音乐,我竟然连扣枪都没勇气的平时,连发三枪,枪枪惊梦。这正是所谓的《三枪惊案》,话说,太平洋对岸居住的村长闻听枪声,夜梦盗汗,眼前一个女英豪的猫咪前来,在梦中行云驾雾,好比花木兰从军,桂英挂帅,不输须眉。此在梦中大大夸奖“小猫果然勇气可嘉!”随后,一大早天明,我收到一个村长的贺电,“琴人节快乐,枪先收看”!原来是一把火力十足的AK寄到家门。

话说,笑一笑,十年少,在这个夏天,送上一阵清凉,除了清凉,还有热烈,猫咪的故事余悠未尽,就象黄石的火山隐藏着巨大的能量。

甭说男人爱枪,女人也爱枪,男人爱枪,猫咪还爱裙装。

2013-7-15 17:08猫咪随笔厦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香熏火旺,寺门佛徒。仰望神光,一背影,一驻足,一飘发,一裙袂,默然欢喜,寂静共舞。


本文内容于 2013/7/16 22:19:32 被猫咪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