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学军史铸军魂(l1)玉田起义在中国北方独树一帜创建了京东人民革命军

奇方 收藏 41 3303
导读:今年八月一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八十六周年纪念日!!借此机会,特编写[学军史、铸军魂]系列文章,此前分别介绍了八一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黄麻起义、湘南起义、朱毛井冈山会师和平江起义、百色、龙州起义、川东起义和海南琼崖武装起义。今天介绍玉田起义在中国北方独树一帜创建了京东人民革命军 说起玉田起义,大概知道的人不太多,但它确实是我党在1927年继“八一”南昌起义和秋收暴动后举行的第三次武装起义, 1927年10月18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河北省玉田农民爆发了武装暴动。这次暴动是中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今年八月一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八十六周年纪念日!!借此机会,特编写[学军史、铸军魂]系列文章,此前分别介绍了八一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黄麻起义、湘南起义、朱毛井冈山会师和平江起义、百色、龙州起义、川东起义和海南琼崖武装起义。今天介绍玉田起义在中国北方独树一帜创建了京东人民革命军

说起玉田起义,大概知道的人不太多,但它确实是我党在1927年继“八一”南昌起义和秋收暴动后举行的第三次武装起义,

1927年10月18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河北省玉田农民爆发了武装暴动。这次暴动是中共北方局组织贯彻中共中央“八七”会议精神,配合“八一”南昌起义和秋收暴动,在中国北方独树一帜,是冀东第一次武装革命的尝试。它打响了北方农民武装暴动的第一枪,玉田农民武装暴动是响应秋收起义而发动的,其开创了北方农民武装斗争的先河,在中国农民运动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页。

玉田县位于河北省和北京的东部,唐山市西部,北枕燕山,南望渤海,还乡河、蓟运河两河左右环抱,境内北部山地,南部平原,其间河流纵穿南北,京秦、大秦铁路、102国道和京沈高速公路横贯东西,是进出山海关的咽喉地带,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全县总面积1165平方公里,人口66.7万。玉田有悠久的历史,玉田县古称无终子国,武则天万岁通天元年(公元696年),因东晋志怪小说《搜神记》中的民间传说“阳伯雍无终山种石得玉”的故事而更名为玉田。玉田之名沿用至今已有一千三百余年。玉田是一片红色的的热土。这里在1926年就建立了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他们领导人民发动了被称为北方秋收起义的“玉田暴动”打土豪分田地,在这片热土上洒下了革命的种子。

在我国漫长的封建社会里,千百万农民群众为了反抗地主阶级的剥削压迫,发动了无数次大大小小的武装起义,写下了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诗。1927年7月,国民革命遭到失败。为了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屠杀,挽救中国革命,中共中央于1927年8月7日在汉口召开了紧急会议,批判和结束了陈独秀右倾机会主义在党内的统治。确定了实行土地革命、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总方针;同时决定利用秋收时农村阶级斗争剧烈的时机,组织农民秋收暴动。在南方,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一大批共产党人,深入湘、鄂、赣、粤等省农村,持续不断地举行秋收武装起义;在北方的京东地区,中共中央北方局和顺直省委领导发动了以玉田县为中心的农民武装暴动。

1926年秋,奉系军阀张作霖为夺取全国政权,肆意榨取民脂民膏,玉田人民和全国人民一样,在反动军阀的统治之下,农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为了推翻军阀政府的反动统治,玉田人民前仆后继,进行了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

在中国共产党建立前后,革命先驱者江浩曾几次回到家乡玉田县进行革命活动。一九一六年夏天,他在刘家桥村创办了农民夜校,进行启蒙教育。一九二四年,他与玉田旅京同乡会的部分青年知识分子一起创办并主编了《玉田季刊》,介绍新思想、新潮流,提倡民主与科学。一九二五年,江浩率领十余人由京来玉田县,组织了小学教师暑期讲习班,发动了声援“五卅”惨案的反帝游行,先发展了一批国民党员,后又发展了一批共产党员。次年五月,肖志斋等人在县教育局秘密建立了我党在玉田县的第一个支部。10月间,中共北方区农民运动委员会派杨春霖到玉田县任农运特派员,与前期从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归来的农委特派员张明远(又名张金岩)一起从事京东农民运动,根据中共北方区委的指示,成立了由张明远任书记、杨春霖任宣传委员、李立元任组织委员的中共玉田特别支部。农历十一月中旬,玉田特别支部了解到统治河北的奉系军阀为筹措军饷,增加捐税,强迫农民购买本是自己的土地。农民群众急切要求“联庄会”领导斗争,特别支部便决定组织群众进城请愿。腊月初九上午,会员们集结在麻山寺会场,杨春霖和张明远作了简短有力的讲话,鼓励大家齐心协力,斗争到底。大会成立了玉田县农会,从此,沿用旧称号的“联庄会”统一改为农民协会。军阀政府摄于群众之威力,不敢再在玉田向农民催要“旗地变民”款,刚刚建立的玉田特支,针锋相对地领导了一场反“旗地变民”的斗争,取得了第一个回合的胜利。根据斗争形势的需要,经中共北方区委批准,党的组织由特别支部改建为玉田县委,杨春霖任组织委员,负责玉田、丰润、蓟县、遵化和迁安等县的建党和农民运动工作。

自此,玉田县农民运动蓬勃发展。一九二七年一月中共玉田县委正式成立,一九二七年六月改建为中共玉田中心县委,借机广泛发动群众,领导农民群众进行了抗捐抗税反迫害等各种内容、各种形式的斗争,根据八七会议的决议精神,8月9日临时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第一次会议。会议讨论派往各地方的组织人员,决定派王荷波、蔡和森去北方,由王荷波任北方局书记,蔡和森为秘书长。由王荷波、蔡和森、彭述之、张昆弟、刘伯庄等为委员组成北方局,刘伯庄为中共顺直省委书记。1927年9月间,王荷波亲自来到玉田,向玉田的党组织和干部传达了八七会议精神和顺直省委关于在京东地区举行农民武装暴动、开展武装斗争的决定。王荷波在玉田中心县委扩大会议上指出,要响应党中央的号召,积极开展农村武装斗争,配合南昌八一起义和南方即将开展的秋收暴动。提出在玉田要扩大革命力量准备武装暴动。到一九二七年十月,五百多个村庄建起了农民协会,会员发展到六万多名。农民运动真如排山倒海,地主豪绅惶惶不安。

暴动前夕,玉田、遵化、丰润、蓟县的农会比较普遍地组织起了农民武装自卫队,主要武器为矛、刀、火枪等,还有步枪、短枪300多支。县委决定于10月10日利用辛亥革命纪念日,在县城东关举行全县农会会员大会和武装示威游行。

10月10日,中心县委和农会按计划举行大会。到会群众以自卫队为主力,共一万多人,他们手持各种武器。邻近的遵化、丰润和蓟县的部分村庄的农会负责人也远道赶来,参加大会。群众队伍整齐雄壮、斗志昂扬。县委和农会的负责人在大会上讲话。会后,进行了示威游行。王荷波亲自参加了大会,当看到如此整齐雄壮的农民武装时,非常高兴。他还深入到各个村庄实地了解情况,进行发动组织工作。在玉田工作达24天之久。在离开时,对玉田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在北洋军阀统治下,你们取得这样的成绩很不容易。这是同志们英勇斗争的结果。来到你们这里,感到很有点像海陆丰和湖南的景象。只要按照县委扩大会议的布置搞下去,相信你们的武装暴动一定会取得胜利。”根据“八七”会议精神,省委决定在玉田进行武装暴动的准备。中旬,京东特委以直隶省农民协会的名义,在遵化城子峪云祥庵召开了玉田、蓟县、遵化、丰润4县农民代表会议,成立了京东农民协会,杨春霖当选为会长。在会议尚未结束的时候,收到了玉田反动当局开始镇压农民运动的消息,特委认为暴动时机已经成熟,决定派张明远等玉田县委负责人立即回玉田发动暴动。杨春霖留在遵化,组织武装,以配合玉田暴动。

10月18日,玉田县2万多农民协会会员举行起义。张明远和县委负责人解学海率领两万多名手持刀枪棍棒的自卫队员从东西两门攻入县城,占领了县公署、警察所、县议会、税务局等机关,收缴了警察所和保安队的枪支00多支。同时张贴布告,宣布戒严,搜捕反革命分子,维持社会秩序。张洪、肖俊初率领西路起义队伍攻下西门。接着,暴动指挥部在县公署附近的操场上召开群众大会,宣告攻城胜利,成立农民政府和农民军,并任命开明士绅王却三为临时县长。随后宣布了实行土地革命的施政纲领,取消了一切苛捐杂税,没收土豪劣绅的土地财产,旗地无条件归农民所有等。

起义胜利后,中共京东特派员叶善枝从遵化赶来错误决策,在农民暴动面前惊慌失措,不问青红皂白,当着农民群众的面指责暴动的指挥者“胡闹”“蛮干”,并责令他们立即退出县城,解散队伍。叶善枝还恐吓他们说:“唐山、马兰峪都驻着大批奉军,很快就要到来,你们天亮以前不走,一个也跑不了。”叶善枝还以省委代表的身份硬逼他们退出县城。强令解散起义队伍,撤出县城,使起义武装遭受重大损失。中共顺直省委派于方舟带领一些军事干部加强对起义队伍的领导,召集失散起义队员归队,成立京东人民革命军,决定再次夺取玉田县城,开展附近几个县的土地革命。同时,任命杨春霖为京东人民革命军总司令,张明远为总指挥,副总指挥解学海,刘自立为参谋长。经过短时间的整顿,队伍恢复到200多人。11月初,武装队伍扩大到200余人,农民军打着绣着镰刀斧头和“土地革命”4个大字的红旗,指战员佩戴红袖章,散发了一批宣传品。在农民军向玉田县城进军途中,首战攻打下遵化县平安城子镇,毙伤警察数人,缴获该镇警、民团的全部武装。经过几次武装斗争的胜利,极大地鼓舞和提高了群众的情绪,有些因害怕自动回家的干部和自卫队员又陆续携枪回来参加农民军,使农民军增加到500多人。农民武装暴动的影响极大地震惊了唐山等地的军阀,在农民暴动队伍退出县城的第二天,驻马兰峪的奉系军阀一个营就开到了玉田。第二天,唐山的敌人又来了一个团。他们很快恢复了在城内的反动统治,并立即到各村进行“清剿”。大肆搜捕农会干部,抄家抢掠,吊打农民。由于农民军刚刚组建起来,既没有政治思想工作,又没有严格的军事训练和纪律约束。这些自愿参军的农民过不惯集体生活,每天都有离队、归队和新入伍的人员。当他们知道敌军“进剿”,在各村捕人时,便恐慌动摇起来,主力武装也不断减员,仅剩百余人左右。但在随后的鲁家峪战斗中,受到了地主武装1000余人的围攻。平安城子镇战斗之后,农民军于11月7日进军到鲁家峪。深夜,东峪反动地主武装头子刘玉离与吴殿三之子串通,纠集数十村地主武装1000多人,将鲁家峪农民军的营地团团围住。解学海带领战士突围,身中两弹。经过一天的浴血奋战,终于冲出重围。部队迅速向山区转移,走到丰润县沙流河附近,又被另一股反动武装包围,由于缺乏战斗经验,指挥失当,革命军遭受重大损失,伤亡被捕30多人。其余队伍在玉田北山坚持了一个多月,又受到敌人的两次围攻,只有10余人突出重围,30余人牺牲。

领导人于方舟、杨春霖、刘自立(农民军参谋长)和玉田县委书记解学海等同敌人展开激战。因寡不敌众,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不幸被俘,解至玉田监狱。玉田反动政府对杨春霖等施以种种酷刑,但丝毫未能动摇他们的斗志。反动当局于1927年12月20日深夜,将杨春霖、于方舟、解学海、刘自立惨杀在玉田城南门外。在赴刑场途中临刑之前,他们齐唱《国际歌》,高呼“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中国共产党万岁”等口号,英勇就义。至此,玉田农民武装暴动终于失败

玉田农民暴动是中国北方农民响应党在“八七会议”上提出的“实行土地革命和开展武装斗争”总方针的号召,向反动统治者打响的第一枪,是一次挽救革命和探索革命新道路的伟大实践。玉田农民暴动虽然最后遭到失败,但起到了动摇军阀政府在京东的反动统治和鼓舞全国人民的作用,京东革命群众在这次斗争中经受了血与火的锻炼,为后来进行武装革命、开辟与创建革命根据地播下了革命火种。这次农民暴动为人们留下了十分宝贵的经验和教训。玉田农民武装暴动在两个月的斗争中,扩大了影响,震撼了军阀和地主土豪,充分显示了农民团结起来的伟大力量。

第一次大革命失败后,全国的革命斗争形势处于暂时的低潮。党的八七会议明确提出武装反抗国民党,开展土地革命,建立工农革命军和工农革命政权,为中国革命指明了新的道路。玉田农民武装暴动将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在北方付诸实践,尽管其失败了,但它证明了一个真理:中国革命必须走向农村,走工农武装割据的道路,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的伟大胜利。这次暴动锻炼了各地的党员干部和党组织,他们与广大群众生死与共,形成血肉关系,确立了党在群众中的威望。总之,玉田农民武装暴动在中国革命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在中国农民运动的历史长河中占据了一席之地。但它为将来建立冀东革命根据地打下了很好的群众基础。

玉田人民在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时期在日本法西斯的疯狂侵略面前,没有屈服,在党的领导下,先后建立了几支抗日队伍,这些队伍在一九三八年冀东抗日大暴动中,谱写了可歌可泣的壮烈诗篇。为驱除日寇、人民解放做出了贡献。全县原750个行政村中有529个革命老区村。老区人民用自己的“乳汁”养育了人民的子弟兵。为人民革命的胜利发挥了作用。从土地革命时期到解放战争期间有数千名玉田人民的优秀儿女为人民革命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我们先輩们为了为中华民族的独立和人民的解放,在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领导下,高举武装斗争的旗帜,不怕牺牲,前仆后继,英勇奋战,奉献一切,最终才迎来的新中国的建立,他们的奉献精神是我们新时代应该大力继承和发扬的。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我们要继承先烈遗志,紧跟时代潮流,勇敢地肩负起时代赋予的光荣使命,刻苦学习,努力工作,为中华之崛起而不断奋斗。虽然时空转换,但前辈们留下的这份精神遗产依然具有永不褪色的魅力,前辈们锻造了中华民族精神之魂,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依然具有其不可替代的现实意义和时代价值,需要后来者薪火相传。用忠诚和奋斗托起强国梦、强军梦、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八十六周年!

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

下面介绍玉田起义的几位领导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王荷波是中国工人运动的先驱,是中国共产党早期领导人之一。早年当过水手、工匠。1922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春参与组织领导上海工人第二、第三次武装起义。5月在中共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8月7日出席了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的紧急会议,并当选为临时中央政治局委员。9月任中共中央北方局书记。

1927年10月18日,由于叛徒出卖,王荷波在北京被军阀张作霖逮捕。在狱中,他受尽酷刑,坚贞不屈,宁愿牺牲自己,也要保存组织,始终没有暴露北京党的组织和机关地址,使敌人的阴谋彻底破产。面对刽子手的屠刀,他充满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牺牲前惟一的嘱托是,请求党组织对他的子女加强革命教育,千万别走和他相反的道路。11月11日深夜,王荷波被杀于北京安定门外箭楼西边。1949年12月11日,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共北京市委等组成“王荷波同志等十八烈士移葬委员会”,将烈士的遗骸移葬于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周恩来亲临主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于方舟,原名兰渚,又名芳洲,1900年生于河北省宁河县(现为天津宁河县)。他是天津五四运动杰出的领导者之一,也是天津早期党团组织的重要负责人,1923年经李大钊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4年春,在中共中央和北方区委领导下,主持成立了中共天津地方执行委员会并任书记,是天津党组织的创始人之一。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他代表直隶省出席了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候补执行委员。五卅运动中,领导了天津工人罢工斗争。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于方舟以中共顺直省委组织部长身份领导了冀东第二次玉田暴动。10月底暴动失败,他率部突围,不幸被俘。在狱中,面对敌人的酷刑和死亡威胁,他理直气壮地说:“我信仰共产主义!”1928年1月14日夜晚,于方舟等4位同志高呼着“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打倒国民党反动派”、“共产党万岁”等口号英勇就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张明远 (1906一1998),河北玉田县人党的早期革命活动的领导者之一,资格很老的党的领导干部。1919年投身“五四”运动,1925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参加由毛泽东同志主持的广州地区党的活动分子会议,后任中共北方区委农民运动特派员和中共玉田县委书记。1927年10月,他任总指挥,组织领导了玉田及附近四县的农民武装暴动,创建了京东人民革命军,开展土地革命,在北洋军阀统治的北方树起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面武装斗争的红旗。1928年后,张明远历任中共顺直省委常委、农民运动委员会书记,中共天津一区区委书记,陕甘宁边区抗敌后援会宣传部长,中共北岳区、冀热察区党委常委、宣传部长,冀热辽区党委代理书记等职。解放战争期间,历任中共冀热辽分局常委、冀东区党委常委、行署主任,冀东区战勤司令部司令员等职。 新中国成立后,张明远历任中共中央东北局常委、组织部副部长、东北局副书记、东北人民政府副主席、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1979年任国家机械工业委员会副主任,1988年任国家计委咨询组成员。张明远是第六届全国政协常委,党的第十三大、十四大、十五大特邀代表。张明远于1998年12月24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京东农民革命军总司令 杨春霖 (1895-1927)又名杨雨农,化名李震之,河北省丰南市人。早年在开滦煤矿赵各庄矿当工人,参加了1922年10月开滦煤矿工人同盟大罢工。1925年8月赵各庄矿工会成立后,被推选为筹备开滦五矿总工会的代表之一,并在此时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京东地区农民运动兴起,回家乡开展工作。不久,在杨义口头村创建了丰润县第一个中共党支部。10月,被中共北方区委任命为农运特派员,派到玉田县与张明远等一起开展京东农民运动,先后担任中共玉田特别支部组织委员、玉田县委委员和玉田中心县委委员。1927年9月任改组后的中共顺直省委常委。10月任中共京东特委委员。同月就任京东农民革命军总司令。在领导轰动中国北方的玉田农民暴动失败后不幸被俘,反动当局于1927年12月20日深夜,将杨春霖、于方舟、解学海、刘自立惨杀在玉田城南门外。在赴刑场途中临刑之前,他们齐唱《国际歌》,高呼“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中国共产党万岁”等口号,英勇就义。年仅32岁。

无数革命先烈为了民族的独立和人民的解放,在我们的前头英勇的牺牲了,让我们高举起他们的旗帜踏着他们的血迹前进吧!

本文内容于 2013/7/16 1:08:08 被奇方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