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五四式的故事

火火剑 收藏 17 30621
导读:很小的时候, 我家离中苏边境不远(具体位置不便透露),因为父亲曾当过某地武装部部长,所以很早我就摸过枪。七十年代时,枪管得不象现在那么严,有几次父亲组织单位的同志擦枪,我也摸到枪库里,把那里所有枪都摸过一遍。当然,那时候小,根本不知道那些型号、名字。也曾经拍过几张照片。现在细细数来,包括毛瑟(驳克枪)、左轮手枪(弄不清楚型号)、54式手枪,50式冲锋枪、54式冲锋枪、三八大盖(!!)、53式步枪(因为枪刺不在下面在右面,所以记得比较清楚)、轻机枪、56式半自动,还有被称为“老七九”的步枪(中正式

很小的时候, 我家离中苏边境不远(具体位置不便透露),因为父亲曾当过某地武装部部长,所以很早我就摸过枪。七十年代时,枪管得不象现在那么严,有几次父亲组织单位的同志擦枪,我也摸到枪库里,把那里所有枪都摸过一遍。当然,那时候小,根本不知道那些型号、名字。也曾经拍过几张照片。现在细细数来,包括毛瑟(驳克枪)、左轮手枪(弄不清楚型号)、54式手枪,50式冲锋枪、54式冲锋枪、三八大盖(!!)、53式步枪(因为枪刺不在下面在右面,所以记得比较清楚)、轻机枪、56式半自动,还有被称为“老七九”的步枪(中正式),映象不深了,只记得他们那样喊。还有一次,父亲从枪库里摸出一枝“加拿大造”,说这枪子弹不好找,但威力很大,制作也很精美,我拿过,很重,花纹也很漂亮。现在想起来,应该就是M1911A1。有几次民兵训练,我还打过一些步枪。记得一次是下午,民兵向山上射击,我离的不太远,只看见一个机枪阵地尘土**,“洞洞”声不绝于耳,偶尔有几颗曳光弹向半山腰的目标飞去,很是过瘾。我只打几次步枪,现在也记不清是不是自动的,反正父亲告诉我说,把枪拉紧,用肩膀顶住,不然肩膀要受伤。后来上高中时在部队军训,部队教官很奇怪,我为什么不经训练,据枪要领就能掌握,而且很有劲,打的也不错。再后来,我家到了大城市,在警务部门工作,每年几次打靶,我也跟着去了,还打过五四式和六四式手枪。但父亲很少让我摸六四式,说那枪太轻,不好掌握,容易跳弹。

1993年,因工作需要,单位给我配发了一枝五四式手枪。那是一枝新枪,枪身基本上全黑,乌乌的看着很舒服,握把的塑料盖上一丝挂痕也没有,最重要的是枪号中有一段与我的生日相同,当时感觉那就是为我造的枪啊。枪一发下来,我就把她擦的干干净净,每个部件都用枪油细细润过。枪很少能用上,但为了方便,我还是想法弄了个西装枪套(单位不配发)。1995年考枪证时,我用最快的速度拆组枪,并且用了5发子弹打出40环,是当时那批考枪证中最好的成绩。不过后来,在一次单位打靶中,我竟然败给了一个从未摸过枪的妹子,事实证明,打枪的感觉要比技术重要。哈哈。

虽然很少用枪,但我还是用过。没打过人,或者说,几次用枪只是威慑。有一次抓捕,目标在一栋楼里失踪,在逐屋搜索中,我们查到了最高层,那里有一个通往楼顶的天梯。我一摸,梯子上有泥,当时估计是从这里上去了。上面有一个盖子,是盖着的,如果就这样上去,如果人在上面守着,一露头就给一砖头,那可受不了,不过也没办法了,我把子弹顶上膛,给同事们说好,我一手持枪一边往上爬,到最高处却没办法了。那盖子很重,一只手勉强顶开,我也没第三只手,那么哪只手拿枪?把枪放在枪套里很难即时抽出来,最后竟然把枪咬住了。那滋味可真不好受,你想,冬天,咬在铁块上,什么感觉?硬着头皮冲上楼顶,人却不在。那梯子上的泥是上一位同事摸上去时留下的,但他没给我们说。回去后被领导一阵狠批。罪犯是在一间房子的床下找到的。

有一次在抓捕时,罪犯跑的很快,哥几个百米没一个能赶上。情急之下,我掏出枪,对天开了一枪,那小子跑得更快了,我咬着牙对着他头部上方开了一枪,那小子突的跪到地下,倒把我吓了一跳,还以为不小心打中了呢。

有一故事,从来没给别人讲过,是一次另类使用五四式的经历,分享一下。前面说过,我那把五四式是新枪,有的位置上面还有毛刺,我都小心翼翼地想法挫掉,但我发现有一个地方有些危险,就是准星。五四式的准星类似一把刀,立在枪口上方,往枪口方向很平滑,但后部是一个直角,角很锋利,在家里把玩时,我经常用手摸那个角,有点拉手,但感觉却很舒服。某年冬去河北出差,任务完成后,我单独一个人来到邯郸找朋友。早晨五点半下的火车,坐公交车去农村。天刚亮,车站广场上人很少,我背着一个大包,拎着两个包从人行道上过。当时没太注意,人行道上有五个人,分站在两边,留下一个很窄的通道。因为包比较重,绕过去有点麻烦,就直接穿过去。正走在五个人中间时,其中一位猛地撞了我一下,我失去平衡碰到另一个人身上,我一愣,叫到“干嘛?”其中一个挥拳向我打来,我闪了一下,另一个抢过我的包就跑,其余四个人也分头跑去。我叫了一声“站住!”可没人听。大怒,扔掉手中的包,从左腋下拔出我的黑星,上膛,向天开了一枪。顿时,五个人有四个跪在地下,愣愣地看着我。我挥着枪喊:都给老子过来。那个抢包的抱着我的包打着哆嗦过来了,其余四个也慢慢走过来。我喊了一声跪下。三个人跪下,有一个站的离我比较远,可有一位向我跑过来!想干什么?当老子不敢打人?我把枪指向他,可那位没减速,好象还横横地。开不开枪?我一下难住了,还真不敢就这么直接毙了他。我喊了一声:跪下!那人却没丝毫反应,仍然冲过来。当时不知怎么想的,眼见着冲过来,我脑子突然动了一下,急忙闪身,右手食指离开扳机,把枪倒过来(可不是向我自己),先是使了个绊子,他倒没倒,只是低下身子,然后我用枪管对着他的头反着来了那么一下。我看见,那小子的血当时就出来了,那准星上的直角当时就把他的头皮划开了。他啊一起倒在地下,我用枪指着他:怎么?当老子没法收拾你们?小心老子送你们上路。血还在流着,那几位看着我,我说:你们几个拉他去包扎一下,我在这里等着。四个拉着一个站起来都跑了。

当时人虽然不多,但也有几位围上来,不过,没我想看见的警察,当时就在纳闷,枪响了,怎么没警察来啊?我把地上的包收拾起来,又等了几分钟,估计那几位也不会回来了。我背上包走了。

后来,枪上交统一保管了。几次擦枪我还去看看我的黑星,但再也没用过了。再后来,单位给我配了一枝六四式,很轻,虽然也漂亮,但却没了那种踏实、安心的感觉。有一次,枪掉在地下居然摔散架了,费了些功夫才拼起来。单位领导曾经问我是不是换七七式,我拒绝了,还是俺的黑星好啊。

本文内容于 2013/7/15 13:46:37 被火火剑编辑

15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我最喜欢的枪就是54是手枪

刚提干时,我也是配发的54,跟了我8年,转业那年,我擦得干干净净铮明瓦亮交上去了,也不知道现在她是不是还是那么干净漂亮啊,怀念中。。。。。。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