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人不能直呼李天一的名字,谁的悲哀?!

李天一涉轮奸案被告人李某某新请两位律师陈枢和王冉在为其作无罪辩护同时,发出公告,为李某某及其家人呼吁,大幅引用法律条条,要媒体保护未成人被告人李某某及其家人姓名、名誉、隐私,否之依法维权起诉等等。同时,轻描淡写的把对受害人的轮奸称为“不过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还巧舌如簧,把李某某等对被害人的暴力胁迫、轮奸引向是未成年人受劝酒喝酒的环境诱惑影响,为其作恶争取同情,以此宣示李某某“无罪”。姑且不论李某某是否为未成年人,姑且不提李某某前科劣迹累累,李某某要是还有一点人性的话,面对受害人的喊叫反抗、痛苦挣扎、哭泣就不会参与其中。公道自在人心,李某某参与轮奸受害人杨女士是铁一般的事实,陈枢和王冉两位律师要为李某某作无罪辩护,人们不禁要发问:如果李某某喝酒了后轮奸的是两位律师的家人,是不是也“无罪”呢?!

被害人讲述:

对方无罪辩护 是对我的第二次伤害

昨天,看到李某某新聘律师所发的声明后,被害人杨女士几度哽咽,“他想要为李某某做无罪辩护的表态,实在让人难以理解和伤心。”杨女士称自己已经极其悲愤、痛不欲生。

“他们没有尊重一名被害女性,也没有站在一个受害者的角度替我想想,这等于是对我的第二次伤害!”杨女士表示,“案发后,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李某某的监护人或者家庭最起码的人道慰问与歉意,反而又听到这样的言论。”

杨女士称,自己当时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被李某某等人肆意殴打、侮辱,并轮番施暴,“身体和心灵都受到极大摧残”。

事后,杨女士又多次受到李某某的恐吓和威胁,对方极力阻止其将此事张扬出去。

“甚至害怕对我进行打击报复,后来我想通了,鼓起勇气,选择去报案,我相信北京警方。”杨女士称。

对于2月初的记忆,杨女士一直不愿回想起,“有很多朋友关心我,但我还是选择低调生活。”杨女士没想到对方的一份律师声明又激起了千层浪,“铺天盖地的都是李某某,让我无法忘记那个噩梦”。

从以上可以看到,李某某的父亲,那位“为人民和党歌唱了几十年的老艺术家”,对身心遭到其儿子巨大摧残伤害的受害人,却是异常冷漠,连最起码的人道慰问与歉意都没有!关心的只是其名誉和其子的“无罪”!不知其做人的良心在哪里?!被毁了一生的幸福的受害人杨女士说及轮奸自己的李天一,却只能称为李某某,是杨女士的悲哀?还是法律的悲哀?还是国人的悲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