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受刺激高速路脱光衣服裸奔 遇警察直呼口渴

fengyimin 收藏 0 324
导读:下午5点,高速路经过太阳一天的暴晒,温度高达五六十度。哪怕穿着鞋走在上面,脚底也会热得发烫。   这时候,一个全身赤裸、只穿了一双套鞋的男子,坐在车来车往的高速路上,会是怎样的感受?   事情发生在7月13日,金丽温高速武义出口处。交警赶到后,发现那名男子在高速路上席地而坐,看上去有些萎靡不振。不时有车子从他身边开过,可他一点反应也没有。   民警在后方放好预警标志,然后向赤裸男子走过去。   “他全身就穿着一双黑色的胶皮套鞋,手上拿着一个钱包。”民警说,男子身上有几处黑色的污迹,手肘

下午5点,高速路经过太阳一天的暴晒,温度高达五六十度。哪怕穿着鞋走在上面,脚底也会热得发烫。

这时候,一个全身赤裸、只穿了一双套鞋的男子,坐在车来车往的高速路上,会是怎样的感受?

事情发生在7月13日,金丽温高速武义出口处。交警赶到后,发现那名男子在高速路上席地而坐,看上去有些萎靡不振。不时有车子从他身边开过,可他一点反应也没有。

民警在后方放好预警标志,然后向赤裸男子走过去。

“他全身就穿着一双黑色的胶皮套鞋,手上拿着一个钱包。”民警说,男子身上有几处黑色的污迹,手肘和后背还有擦伤,“他可能是被太阳晒晕了,我们想把弄到一个安全点的地方,可他却不肯配合。”

路面的车流量越来越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民警决定将男子抬出高速路。

男子30多岁,1米70左右的个头,正当壮年,四个民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抬到硬路肩上。

“有没有水喝?我口渴。”民警正想询问,男子忽然说了句。看来他是渴坏了,一瓶水拿到手,一口气就喝了精光。

之后,男子支支吾吾说,自己家毁了,不想活了。他脱了衣服来到高速是,是想自杀的。

男子随身携带的钱包里有身份证、不到一百元的现金,还有两张银行卡。从身份证上看,他姓刘,安徽宿州人。可能是精神受了刺激,刘某很难沟通,民警只好将他就近送到了武义县救助管理站。

将刘某安顿好后,天已经黑了,民警又买来衣服和吃的,送到了救助站。

本报通讯员 杨圣 实习生 马敬伦

本报记者 龚望平 文/摄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