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报:穷奢致极欲 极欲必败亡

解放军报:穷奢致极欲 极欲必败亡

原文插图

没有什么比奢靡之风更能把党与群众隔离开来。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告诫全党一定要反对奢靡之风,不仅是践行党的宗旨的必然要求,也是对治国理政规律的深刻体悟,关乎我们党的生死存亡、社会主义事业的兴衰成败和国家的长治久安。

古人云:“奢靡之始,危亡之渐。”“君子行廉以全其真,守清以保其身。”这是中国古代治国理政、为官做人经验教训的深刻总结,体现了“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勤俭败由奢”的历史规律。历史是一面镜子,以反面典型为镜,对于今天我们反对奢靡之风,加强廉政建设,具有很强的警鉴意义。

史载,晋武帝司马炎统一全国后,志得意满,转而沉湎于奢靡生活中。在他的带动下,朝中大臣把摆阔赛奢当做体面荣耀的事情。

在京都洛阳,当时有两个出名的大富豪,一个是晋武帝的舅父、后将军王恺,另一个是散骑常侍石崇。为了比阔,王家用饴糖水洗锅,石家就用蜡烛当柴火烧。王恺为了炫富,在他家门前大路两旁,夹道40里,用丝绸编成屏障。石崇得知后,就用比丝绸还贵重的彩缎,铺设了50里的屏障,比王恺的屏障更长,更豪华。王恺心有不甘,向他的外甥晋武帝求援。晋武帝很给力,把宫里收藏的一株两尺多高的珊瑚树赐给了王恺,好让王恺在众人面前夸耀。有了皇帝撑腰,王恺比阔炫富的劲头更大了。他特地请石崇和一批官员到他家吃饭,宴席上,王恺得意地对众人说,我家有一株珊瑚树请大家观赏。大家观后赞不绝口,都说这是件罕见的宝贝。可石崇却顺手拿起一个玉如意,把这株珊瑚树砸得粉碎。王恺气急败坏,石崇不慌不忙,让人从自家一下子搬来几十株珊瑚树,三四尺高的就有六七株,大的比晋武帝赐给王恺的那株竟高出了一倍。

当然,对这种奢侈成风的危害,不是没有人看出来。当时有一位大臣叫傅咸,上了一道奏章给晋武帝,他说,这种比阔赛奢,比天灾还要严重。如果比阔气、比奢侈,不但不被责罚,反而被认为是荣耀的事,这样下去怎么得了?可是以奢为荣、以奢为美,在当时已成一种时尚,这样的呼吁没有引起任何重视,价值观、荣辱观的颠倒,可以说是最根本的颠倒。

穷奢必然导致极欲,极欲则无所不为。为了比阔赛奢,石崇用仕女劝王恺喝酒,不喝就杀了这个仕女,最多一次连杀三个,而王恺就是不喝,还说杀人是石崇的事,喝不喝酒是他的事,石崇爱杀就杀吧,关他何事。这个王恺亦不示弱,他喝酒的时候是叫仕女奏乐,奏不好的也杀掉。历史学家范文澜先生对这段历史有过一段深刻的话:“封建统治阶级的所有凶恶、险毒、猜忌、攘夺、虚伪、奢侈、酗酒、荒淫、贪污、颓废、放荡等龌龊行为”,在这一时期“表现得特别集中而充分”。果然不久,就发生了导致西晋灭亡的“八王之乱”。范文澜先生在其主编的《中国通史》中怀着愤怒的心情写道:“八王之乱是一幅群兽狂斗图,司马氏集团残忍性腐朽性集中表现在这个狂斗中,由此引起三百年的战乱和分裂,居住在黄河流域的汉族与非汉族人民无不遭受灾难,司马氏集团罪恶是无穷无尽的。”

穷奢导致极欲,极欲导致狂争,狂争导致恶斗,恶斗导致败亡——这就是西晋政权走过的覆亡之路。由西晋之亡不难看出,抑奢靡之风,兴廉洁之风,乃得民心、得天下之举,这对确保一个政权长治久安是多么重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