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视角 评党校教授建议撤销马列课程一说

近来,中央党校一位教授成为舆论中心。本来以为党校是进行马列主义,共产主义进修的地方,但这位教授语出惊人:“向中央和教育部建议的是,在大中专学生的课程中,取消这个理论,那个论性质的课程。其对他们就业和创业毫无用处,是当大领导用的知识。如果学的太多,他们失业了,拿着资本论去人民工的工棚,宣传受剥削压迫理论,将是极大的社会动乱的不稳定因素。为什么执政后还要学革命理论呢?”

其人言论可以和高晓松的“中国在走纳粹穷兵黩武路子,终走向毁灭”的观点一比。高晓松是对过去无知,该教授是对现实无知。

学校学的知识,一是用来就业找工作,学会做事;二是提高对事物的认知,培养正确的价值观,学会做人;三是培养思考问题的思维方式,学会如何前进和取向。只要是关于这三方面的知识,学校都应该设置相关课程。而这位党校的周教授的观点,显然是剥夺了学生的第二种,第三种的学习资格,失去第二种,第三种能力让中华民族的子孙成为一个只会赚钱而不会明辨是非,不会思考的机器――变为劣等民族。想让中华民族屹立世界之林简直会是天荒夜谈,当然,这位教授的子孙也不例外,就算他自己家教,但改变不了和黑眼睛黄皮肤相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规律,一样是劣等人。

其次,周教授觉得学马列主义是当大领导才用的,言下之意就是不当领导就不用学了。这一观点,显然剥夺了年轻人进取的资格,试问华人父母,谁不想自己儿女能成凤,能成龙?你周教授就怎么知道其他年轻人不想做领导呢?显然,周教授心中,潜意识里有一种人种优劣价值观,“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老鼠的儿子就不用学什么了,光学打洞就行,对吧?这种看人低的眼光,中国人叫做“狗眼”。

还有一个怪论,笔者周游列国,是闻所未闻――“学多了,若失业去宣传受压迫受剥削理论,会引起社会动荡。。”这等于把知识归罪为社会动荡的根源,这种逻辑何其荒谬?难道要把中华民族的后代,变成无知无识之徒,社会就会安稳了吗?这样是怎样的“安稳”?是安心做“亡国奴”的安稳吗?一个社会,没有先进的生产力,如何有前进的动力?还想让中华民族回到旧石器时代吗?那时确实很安稳,男耕女织,都不用穿衣服,用树皮裹身的,没有失业,没有犯罪。但那是中华民族的未来吗?南美国家,很多流行左翼思想,对马列主义有很深认识,也没见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玻利维亚动乱啊,难道他们不懂“剥削”理论?显然不是,所以,周教授的这一观点,是迷惑人心而已。

远的不说,就说近日習總到指挥了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的“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西柏坡参观调研。西柏坡有“根据毛泽东的提议,全会作出六条规定:一、不做寿;二、不送礼;三、少敬酒;四、少拍掌;五、不以人名作地名;六、不要把中国同志同马恩列斯平列。”的训示。習總说每次都是怀着崇敬之心来,带着许多思考走。每次到过这些革命圣地,就坚定了其做公仆的意识和为民情怀。可以说,马列主义是教人如何做一个人民的公仆,那为何如習總所说目前还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呢?笔者以为,不是马列主义不好,而是在周教授等一批这样眼光的教授下,大家没学好,没真正领会个中真谛,把中央党校沦为一个职业场所,为了解决就业而设的企业。社会上出现那么“怨妇式”群体,这些教育类公知罪不可恕。

显然,周教授等人的思想,与中国主流思想的实现伟大民族复兴不是走的同一道,至少这些人的思想不是活在只用30多年便达到世界第二经济体的现实中,而是活在美帝穷兵黩武的“民主世界”中。这边厢習總强调革命精神,希望大家牢记马列主义;这边厢教授要“去马列主义化”,这不是跟社会打对台吗?也跟習總提出的“中国梦”要求相距甚远。这样地不合时宜,教授是不是应该退休,推出历史舞台呢?14-7-2013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