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仔细的拜读了“年时卖酒那人家”网友的《学习美国:一定要民主!》的文章,对文章作者表达的观点产生了严重的质疑。

第一 原文作者认为中国要实现民主的进化必须要借鉴甚至机械的学习美国的社会制度,非如此中国之民主不可得。那么鄙人这里请教一下,众所周知美国不是这世界上唯一的民主国家,更加不是民主进化程度最高的国家。全世界也不能否认瑞士等国的民主人权民权比美国进化得多,为什么中国非要学习美国模式而不是更民主实体国家的模式呢?既然有优等生,为什么中国这个所谓的“差等生”要去学习中等生呢?

第二 令我疑惑的是原文作者将学习美式民主或泛民主社会制度的国家有意的进行了人为的区隔。如印度、菲律宾、南美诸国这些学习过泛民主制度的国家都被国际公认为失败国家,原文作者都将西方制度在这些国家的实践归于他们自身的问题。而在日本、韩国、台湾等国家或地区对美式民主的社会实践而获得的成功归结于美式民主的优越性。这是否客观呢?而且日韩台等国家或地区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上至今与美国差异巨大,所体现出来的无非是相关国家早期工业化时期发展时积攒下来的社会财富存量支撑起来的相比于中国完善的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而已。至于民主么,这个未必真的在这些地区真正实现了。

首先要明确的是民主是手段还是目的。鄙人认为民主是手段,而民主的目的是为实现社会资源公平、合理的分配。因此鄙人认为原文作者有点本末倒置了,只说明了手段的必要性,却未明确他所说的必要的手段能否达到必要的目的。

既然原文作者以美国为基础模型,认为中国应该学习借鉴美国式的社会制度,那么咱们就好好讨论一下美国的社会制度有什么可值得中国借鉴学习的。以越战为例,当美国政府决定大规模军事介入内战时,做为对决策当局进行政治监督机制的反对党以及法律机制监督的国会进行了有效的监督吗?我查阅了当时的国会的相关文件(以公开的),做为当时的反对党——共和党来说,只提出了美国大规模介入越南所承担的国际政治风险并未向民主党实质性的质疑介入越南局势所必须面临的军事风险,而且相关质疑只是几名共和党议员分别以个人名义提出来的,并未联名提出。这等象征性的质疑能对执政的民主党当局产生什么政治压力,又能起到什么民主监督效果呢?在这个环节上,做为反对党的共和党并未针对介入越南可能发生的一切风险在国会质询民主党当局,这算不算是反对党的失职呢?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三权分立中的立法权在对待越战问题上对行政当局的约束是无效的呢?

其次,在美国的行政体系内部,无论是国防部或者是参联会都有义务和权力向以总统为首的国家安全团队提供军事战略方面的专业建议或意见,然而历史证明了在对待越战的问题上,无论是五角大楼或者是参联会都未阻止美国决策当局的军事冒险。美国行政机构尤其是军事机构并未向总统的团队提供有效的、正确的信息而避免美国在越南遭受的完败。也就是说当时美国的行政体系内部的机制也未阻止美国进行一次错误的投资。

再次,当越战结束后,面对在越南无谓的损失了6万名美国军人以及1110亿美元(相当于现在的5000亿美元),相比于人员物质的损失更加不能接受的是美国社会普遍的心理上的损失,这些美国的司法机构难道不需要问责吗?做出大规模军事介入越南决策的民主党当局不需要被追究政治和司法责任吗?做为反对党的共和党不需要被追究监督不利的政治责任吗?做为有义务和权力的军事当局难道不需要被追究失职渎职的责任吗?

一场越战,不仅仅体现的是美国在越南军事上的完败也体现出来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在国家做出重大决策时的缺位。行政、司法、立法机构都未能阻止国家做出错误的决策。

如果有人说不能拿战时美国社会非正常状态下的国家行为来衡量美国社会制度,那么好咱们以正常社会来看看美国的社会制度优越性体现在哪里了。

《谁统治美国》这本书不是出自中国五毛的手笔,而是美国人撰写出来的。作者承认了美国确实存在上层社会,也承认了美国社会是金字塔结构,而且金字塔的塔尖部分一直是恒定不变的,这一现实也被美国诸多主流媒体报道的信息所证实了。在美国存在着30多个权贵家族,这些家族自1860年后就一直占据着美国社会的金字塔的顶层一直至今,当今大多数美国民众都不相信比尔盖茨是美国最富有的人,因为美国最富有的群体美国民众是不可能在报刊上或其他媒体上看到他们的,但是他们这些群体确实是存在的。一些人替美国社会制度吹嘘,华尔街每天消失若干富豪同时产生若干富豪,以此来证明美国的社会制度是完全开放的,有完全通畅的底层社会向上层社会发展的通道。但是我很奇怪既然有了这样的无障碍的通道做为保障,为何美国那些一直占据金字塔顶端的诸多家族没有一个破产呢?为何美国社会相当部分的社会财富归于如此稳定的一小部分群体中呢?如果美国社会向某些人描述的那样,绝对意义的富人群体应该越来越多或者在该群体总量不变的情况下频繁更替呀?这是这并未在美国发生,因此《谁统治美国》的作者认为,靠高等的智力输出劳动力输出只能让美国的知识阶层获得一个相对体面的中产阶层待遇,而绝不可能让他们站立于金字塔或食物链的顶端,因此相对于那些食肉者而言即便你通过教育体系获得了教授、医生、律师、职业经理人等头衔和地位,你依然是食草动物——被掠食者,你的价值并不由你的能力而决定而是由食物链顶端的食肉者制定的规则而决定。那么这样的规则是否公平?是否人道?是否符合人本主义的理念呢?不得不承认在当代社会,资本是有效组织社会生产力依据市场需求进行资源分配、管理、协调的不可或缺的核心,但是谁又能定义掌握资本的社会群体的获利份额获利方式是合理合法的呢?毕竟美国社会的分利规则是食肉者制定的,即便是底层社会通过斗争获得了一次分配分配份额,人家会使用借贷消费等工具使底层人士只能获得满足普遍生活消费的经济能力,而要具备可以威胁到金字塔顶端的群体性经济能力是万万做不到的。那么一个社会制度如果既达不到合理的利益分配又达不到社会上层和下层的流动,那么这个社会制度是很有理由被质疑的。

所以,中国不能复制美国的社会制度。因为美国的社会是高度商业化的社会,而中国现在在民间普遍消费能力上和现代物流上未达到高度商业化社会的标准,盲目学习美国的社会制度会造成如何未知的结果谁也说不好。至于美国的事务性管理手段,这才是中国可以学习和借鉴的,即便是要学习美国制度也是要从局部下手而不是直接移植美国的整体体质,这样可靠性高风险小。至于原文作者所说的“一定”二字么,大可商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